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与反派大人不得不说的故事(十八)
    元成见林清儿的伤势得到控制,才有空来看到底是谁重伤了他的徒儿,他定要让此人付出比这痛苦十倍,不,百倍的代价。元成原本清冷的气质,在此时显出一丝肃杀之气。

    黄真早在确定任务之后,就做好了与元成对立的觉悟,也没有做什么故意隐藏身份的准备,所以当看到元成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画黄真除了抱歉有点对不起他的期望外,倒还算冷静的。

    元成满脸冰霜,看向黄真的眼里充满失望,师兄一定没有想到那个从小被他寄予厚望的小徒弟有一日会和魔族的人站在一起吧。

    “小七,你怎可与魔为舞,枉本尊得知你被魔族的人抓了,便立刻带人来救你,你可知你刚才打伤的人是谁?”

    元成的话说到一半,留余便跨步上前,将黄真挡在他身后。

    黄真在元成说完话后,从留余身后走出。留余本来对她这一行为有些不赞同,但是在黄真的坚持下,留余还是退步让到一边,让黄真自己去处理。

    面对元成的厉声质问黄真面色虽然有些惨白,但表情还算轻松:“师父因为小七与魔共处,还是因为小七打伤你怀里的那个女人,所以要对小七施展威压?师父是否是觉得小七愧为明月门人,丢了您修真界第一人元成真人的面子,所以想置小七于死地?”

    元成双唇紧闭,面对黄真的反问,他一时间根本答不上来,因为他也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竟然刚才有要杀了这个他栽培两百多年的徒弟的心思。

    “师父不说话,是表示默认小七说的了吗?”

    “咳咳咳······师姐,师父没有那个意思,其实我们今天来这儿是为了救师姐你的,师姐千万不要误会师父了。”

    虽然说祈愿者的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但是黄真对林清儿这朵自私的大白莲果然还是无法以平常心对待。

    “师父,小七不是早被我明月门中人向整个修仙界公布已在青云洞中身死道消了,师父又何必要还要执着于一定要找到小七。”

    “只要你一日是为师的徒弟,为师对你就有责任。”元成觉得他这个多年没见的徒弟变了不少,不仅修为又增长了,而且也没有以前那般乖巧了,眼里的东西他这师父也看不懂了,难道是因为这个魔君的原因?

    “既然如此,从今日起小七便于您断了这师徒缘分,您我今后再无任何瓜葛可好。”黄真叹气,说实话要不是有女主在她这个师父身边,黄真还挺喜欢她这个便宜师父的,毕竟还挺靠得住的。

    在元成怀里躺着的林清儿,听到黄真要主动与元成断绝关系,喜不自胜,憔悴的脸上都有了一丝红潮。这段时间一直和元成呆在一起,只有她知道元成到底多在意她这个弟子。

    不仅让人日日去打扫那个没人的房间,还亲自将为黄真的画像挂在黄真居住的北园,这让林清儿每次看到一次都要加深一次对黄真的嫉妒。

    所以她这一听黄真说的,恨不得此刻她就是元成,立刻答应黄真的要求,但元成再一次让他失望了。

    “不行。”元成听黄真想要断绝与他的师徒关系,不做思考的直接拒绝了。

    黄真叹口气,转身对留余说:“魔君先把你的军队都带回去吧,这是黄真与明月门之间的事,就不要劳烦你们魔族的人了。”

    “你是觉得本君在这里碍你事了?”

    留余一听黄真这样说就不高兴了,说两清了,她还真把他们之间分的挺清的。他把他一族的秘密都告诉她了,她还给他隐瞒她的真实身份,他都还没有和她算这个帐呢,这就想赶他走了。

    “是的,还请魔君快些回魔界吧。”这家伙和男女主碰头了,现在安安静静和她站在这儿,保不准下一刻就上前去作死。这对面还有那么多明月门的高手在,黄真可不敢保证等会儿她能救得了他。

    本来死不愿意的留余,过一会儿像是想通了一样。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本君就不打扰你了,你就好好和元成真人做最后的惜别吧。本君现在会寝殿好好收拾一下,你也要快些回来啊?”

    留余说完还不忘给黄真抛个媚眼,带着一大帮什么是也没干成的魔军又回了魔界。

    黄真好久没见留余这个死德性了,他成功的又恶心到了她。黄真抖抖手上的鸡皮疙瘩,只希望这家伙办好她说的那件事。

    对面一众修真人士看呆了留余的反应,他们还是第一次见魔族少君居然这么好说话,说退兵就退兵,干脆!

    这些修真人士中除了明月门和梅岳派还有不少其他大大小小其他门派的人。开始他们接收的任务命令是要讨伐魔族,可人家就这样干脆的退兵了,而且听刚才的对话,明显是他们明月门内部发生了矛盾。

    这打架的对象都走了,留下来听八卦倒也不错,而且还是修真界头号人物的八卦,不听听看感觉会有堪比错过神器的失落感。

    黄真满脸黑线,看对面一群刚才当背景板的人,兴致勃勃地以元成和林清儿以及一直在边上照顾林清儿的玉竹为中心形成一个圆弧,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她还真不知道修真界的人都这么爱凑热闹。

    那么现在她是要开始她的表演了吗?这样想着,黄真还真有点小尴尬。

    首先打破这莫名气氛的是元成,他把怀里的林清儿交给一旁的玉竹,站起身直视黄真的眼睛问道:“为何要与为师断绝关系?你与那魔君是何关系,与为师断绝关系和他有关?”

    “元成真人多虑,这是与魔君没有任何关系。元成真人可还记得那帮说我已经死去师兄弟们是如何给你讲的那日青云洞的情况?”

    元成听黄真居然那么自然的称呼他的道号,眉头一皱,心中甚是不悦。

    “叫师父。”

    “元成真人如果不想说,那么只好请玉竹师妹来说了,当日玉竹师妹也在,师妹讲的定然也不会错。”

    被黄真这一陡然唤出,玉竹在人看不见的地方微微一笑,看向黄真的时候又露出很惊恐心虚的样子。

    “本尊是你师父。”元成不理黄真说什么,却执着于黄真对他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