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与反派大人不得不说的故事(十九)
    “今日有如此多的道友在此,请各位道友为七号见证。本人七号原明月门鸣山元成真人关门弟子,今日宣布投归魔族,正式与元成真人师徒断绝关系,从此各位其主势不两立。”

    黄真是打定注意要与元成断了关系,她刚传来的时候太过弱小没有办法决定一些事情,可想在却不一样了。

    一众修真人听完黄真决绝的宣誓词,都看着周身布满冷气的黑着脸的元成。

    “本尊说过了,本尊不同意。”

    黄真不知道元成到底在坚持什么,这两百年他们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也没多少师徒之情可言,她都说要投靠魔族了,他还不放过她。

    “师父,她都要自动投靠魔族了,您又何必再挽留她呢?”林清儿好不容易等到一个可以正经说出心里话的时机,可是却等来元成的冷眼。

    林清儿还是第一次被元成以冷脸相待,瞬间就觉得被打击的不行。元成见林清儿脸上写满受伤,林清儿也确实没有说错,他这才觉得他的反应有点伤害了林清儿。

    “清儿,为师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放在心上。”得到元成道歉安慰,林清儿梨花带雨的脸蛋儿马上又是喜笑颜开,果然师父是在意她的。嘴里还说着什么不怪元成的话,说她也了解元成的心什么的。

    “啊······”原本在站在林清儿旁边的玉竹,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林清儿和元成身上时,她被一直暗中一直等待机会的留余直接掳走到黄真身边。

    玉竹难以置信自己就这样在元成眼皮子底下被人掳了,留余怕多生事端,把玉竹掳过来后就直接将她弄晕了。

    终于抓到了吗,她还以为她还要在拖一会儿才行呢。黄真在看到玉竹使出青蓝色劫生炎的时候,就打定主意要抓她,而且黄真还真挺想感受一下隐身衣的。还真以为她要断掉关系,一定要得到对方的同意吗?

    只要有人认为她断了就行了。

    所以刚才她知道留余对玉竹这个女人也有兴趣,于是她与留余密语传音,让他找机会把玉竹掳过来,不然留余那货怎么会好好听他的话,说退兵就退兵。这个女人有太多秘密出乎原剧情的地方,黄真不得不要注意到她。

    既然想要的东西已经得到了,黄真懒得再与男女主有什么纠缠,和留余对视一眼,便打算一同先回魔界再说。

    “想走?留余你敢带走我门中试试。”元成刚才与留余对打的时候还觉得他们的实力都还是以前一样都差不多,谁知不到一会儿,留余就在他眼皮子下掳走一人,这是元成不愿相信的事,他宁愿相信留余是得到什么神奇的宝贝了。

    黄真转头对站在原地蓄势待发的元成说:“元成真人,我与你断绝关系是因为我不想再与明月门有任何纠葛,如果元成真人想要了解事情前因后果的话,出了这位玉竹师妹,我记得明月门里还有一名叫做闻天齐的人,你可以代七号问问残害同门中人在明月门中算何罪。”

    黄真这话已经说的够清楚了,黄真相信元成听了她这话一定会下去彻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元成会这么在她是不是她的弟子,但是黄真刚好可以利用这一点,来个借刀杀人也不错。

    留余看黄真要说的都说了,一手扛着玉竹,另一只手放出一个火球朝那群修士砸去,带着黄真进了魔界。

    围观的修身和元成等高阶修士,看到这个小小的火球下意识的感到危险,不顾三七二十一,以最快的速度开启防御法阵。

    可是琉璃火却和一群严阵以待的人开了一个小玩笑,还没有完全落到众人面前火焰就自动熄灭了。

    一众人虽然明白他们这是被留余耍,可除了元成大部分人对现在这个实力深不可测的魔君有些胆怯,特别是刚才那个看似小小的火焰团带给他们的恐惧感,怕是在以后的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都忘不掉这种感觉吧。

    和留余回到魔界皇宫黄真,刚一踏进留余的寝殿,就看到狼牙像是看到鬼一样看到她。

    留余把手里的玉竹丢给还满脸震惊的狼牙手里,吩咐说:“你先看住她,修为太低,别让她死了。本君等会儿叫你了,你就把人给本君带进来。”

    狼牙虽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但殿下吩咐他的事他下意识的就答应了。

    黄真看着一回来就一直臭着一张脸的某人,有些无语。刚才在外边她说的已经够清楚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这个玉竹好吗?怎么还想让她再把在外面说的画重复一次不成?

    留余察觉黄真没有跟上来,转身就看到她无所谓又不耐烦的样子,本来臭着的脸这下直接垮了:“跟本君进来。”

    “男人真麻烦。”看着留余的背影黄真刚抱怨一句,留余就垮着脸转过来看了她一眼转身继续往寝殿里走,黄真只好无奈的跟着他进去了。

    一盏茶时间。

    留余盯着从进来就擅自坐在水果盘前吃水果的黄真,眼角直跳,这个女人就没有什么要给他解释的吗?

    “本君现在改称呼你七号好还是叫你黄真才好呢?”

    黄真依旧不紧不慢的吃着水果,吐出一个类似桃核的东西才不慌不忙地对留余说:“七号已经死,坐在你面前的只有黄真。魔君是不是该让狼牙带玉竹进来,现在难道不是她手里出现的劫生炎才最重要吗?”

    “那个饕餮本君听说过,以你当时的修为定然吃了不少苦头才逃出来的,寻山也就在离青云洞不远的地方,所以你救本君的时候其实是在寻山疗伤。”

    “对对对。”快点把玉竹带进来吧,魔君你对她不是挺感兴趣的嘛,干嘛要抓着已经过去的事情不放

    留余心里叹口气,他不过是想知道她一个完整的解释而已,怎么这么难。

    “狼牙,将人带进来。”

    总算听到了想听的话,黄真一改刚才的随意,正经的做好,等狼牙把玉竹带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