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白白,小黄想你(六)
    黄真只见虎斑猫在10区花坛下坐着喵了一声,花坛里边就跳出来一只全身灰的猫。

    这只猫看起来要比虎斑猫干净得多,至少黄真没看到他灰白的毛上没有地方颜色比他本身的毛色深,也没有那块儿地方的毛是黏在一块儿的。

    虎斑猫像是和灰白猫说了什么有关黄真的话,灰白猫朝黄真看了看,然后点了一下猫头,然后两只猫就一同过来了。

    “小花猫,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本少爷的好朋友,你叫他董事长就行了。”

    虎斑猫刚一介绍完,灰白猫就走到黄真身前,用他的猫头蹭黄真的脖颈。

    “亲爱的小花猫小姐,您好。在下真没有想到有一天能遇到像您这样美丽动人的猫咪小姐,您那对琥珀色的眸子就像两颗闪闪发光的钻石,让在下一看到你就再也不想从你身边离开。”

    黄真在被灰白猫一不注意袭击之后,黄真的身子就僵的不能再僵了,特别是尾巴上的毛立散开的就像一根根的针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她要能听的进去灰白猫在说什么,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灰白猫没发现黄真的异常,继续边蹭黄真脖颈一边他没完的表演。

    “小猫咪小姐您的脖子有点硬哦,一定是平时没有经常和其他猫咪做过这种蹭脖颈的按摩活动。但是您放心,您遇到像在下这样专业级别的蹭脖颈的猫咪,在下一定可以让您的脖颈恢复原有的柔软度。看在你是总裁熟猫的份上,在下给您打八折,只收您八十八根小鱼。怎么样,很划得来吧!”

    这灰白猫就蹭着黄真的脖颈子,说了两段这么长的话。第一段话说完的时候黄真的意识就已经有点游离了,等灰白猫终于说完话的时候,黄真游离的意识仿佛看到了蒙克先生画的《呐喊》里的那个尖叫的人。

    “咚!”

    干脆的一声,黄真就像僵尸一样僵着身子倒下了,终于这个世界也安静了,什么猫之类的,她再也不要再看到了!

    “董事长!你对小花猫做了什么,怎么又让她昏倒了,本少爷刚才才给她喂了饭,这下全白费了。本少爷不管,等会儿她醒了之后,你那你的鱼干给她,本少爷这里已经没吃的了。”虎斑猫愤愤地说着。

    可能虎斑猫说话的语气太冲,本就处于懵逼状态的会灰白猫也不是一个脾气好的猫:“凭什么在下给,在下的鱼干在下可是存了不知道多久的,凭什么在下要给一个才认识不久的猫。你说你给过她东西吃了她倒下来,肯定是你自己贪嘴没有把她喂饱,责任都在你,不在在下身上。”

    灰白猫的一个贪嘴,把虎斑猫说的心虚:“本少爷才···才没有贪嘴,本少爷可是把得到一整根热狗肠贡品都给她吃了的。小花猫肯定被你说的八十八根小鱼吓到了才会这样的,这就是你的错,你必须负责!”

    “不可能。在下······”

    黄真模模糊糊中一直听到有猫在她身边喵呜喵呜地叫着,而且不像是一只,猫之间好像在为什么不停地争吵,而且听声音像是公猫。

    咦?她怎么可能听得懂猫在说什么,还分得清公母,肯定是她幻听,她这么怕猫的人怎么可能容忍和猫呆在一起嘛(ˉ▽ˉ;)...,一定是她的错觉,错觉!

    “不好,是宠物店里给本少爷进贡的那个,他们是来抓小花猫,我们快点把小花猫藏起来。”

    虎斑猫看到远处和店长一起走来的小徐,赶忙让灰白猫和她一起搬运黄真到花台树杈里。

    “快点儿,不然等会儿小花猫被抓住了,你的八十八根鱼干就没了。”

    灰白猫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他听懂了鱼干没了几个字。

    两只猫,一猫咬住黄真的前肢,一只猫咬住黄真的后肢,纵身一跃,回到花台里边,将黄真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藏着。

    本来因为脚上的不适有丝清醒的黄真,被两只二货猫在纵身一跃的时候,猫头直接撞上了花台外砌的大理石上,又被给撞晕了。

    但是黄真假如是彻底苏醒过来的话,看到被两只猫咬着脚,这么亲密的身体接触,她可能更受不了。所以提前被大理石装晕了反而减少了她的心理阴影也是好的。

    灰白猫在与虎斑猫将黄真藏好之后,就一直在虎斑猫旁边喘气:“总裁,你没有告诉在下这位小花猫小姐的重量这么重,等会她醒了,在下一定要让她给在下几根鱼干做补偿。”

    虎斑猫腻了灰白猫一眼,骄傲地说:“明明是你自己平时不锻炼,还怪小花猫重。虽然本少爷没有接触过其他雌性猫,但是本少爷一点都不觉得小花猫重,再给一个小花猫给本少爷,本少爷也能拖得动。还有现在小花猫是本少爷罩着的,你别总想着欺负她。”

    ······

    黄真被撞头之后昏迷的有点久,本来艳阳高照的,现在已经夕阳西下了,而虎斑猫和灰白猫就这样一直守着黄真,贪睡的他们连觉也没有睡过。

    两只猫就坐在黄真对面,无聊的一下没一下的摇着尾巴。

    “总裁,她还要多久才醒啊?把在下都等饿了。”

    虎斑猫两眼无神地看着黄真,回答灰白猫:“本少爷也不知道,本少爷现在也饿了,董事长要不你把你的鱼干贡献出来,我们分着吃了。”

    灰白猫一听虎斑猫觊觎他的鱼干,整只猫就炸毛了:“不可能,在下的鱼干是在下的妈妈让在存起来娶媳妇的,在下绝对不会把它拿出来的就这样吃掉的。”

    说完后,灰白猫还不停地用尾巴拍打地面,以示他的不满。

    “那怎么办,都快饿死猫了······”

    虎斑猫无奈的说完话后,两猫,不三猫肚子同时想起“咕~~~~~”的绵长声音。

    虎斑猫和灰白猫傻傻地的盯了黄真发出声响的肚子十秒。

    先打破沉寂的是灰白猫,他仰着骄傲的小脑袋对虎斑猫说:“总裁,在下妈妈是不是告诉我们俩,作为一只绅士猫,不能让雌性受到任何委屈。”

    虎斑猫点头,附和道:“会长阿姨确实说过,所以董事长你是打算要贡献出你的鱼干了吗?”

    “不会!总裁你不说小花猫是由你罩着的吗?所以你对小花猫是有责任的,所以你该出去找吃的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