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四)
    黄月宁听张嬷嬷这么一解释,便不再多讲,跟着黄真与刘氏走在前面一同进了侧屋,庶出的几位小姐和姨娘紧随其后。

    ······

    随着刘氏放下碗筷,黄真和其他人也跟着放下了碗筷。

    在一群人不紧不慢地漱完口,刘氏才开口说起她要说的事。

    “昨日长公主府送来帖子,五日后长公主府要举办一次赏荷宴,品阶在三品以上的官员府里都在应邀之列,老爷和我的意思是让我们府里的到了年纪的公子和小姐们都出门见见世面。“

    刘氏的一说完,众人就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

    徐姨娘和史姨娘都是面上一喜,又看了看一旁娇羞的女儿,眼中透着激动。

    刘氏将一众人的表情看在眼里,“惠云,把前几日刚让管家采购的几匹丝帛和雪纱拿出来,给各位小姐们做几件时兴的衣服,五日后让各位小姐穿上。”

    “是的,夫人。”

    张嬷嬷说完便出了屋子着人去办。

    “多谢夫人。”

    两位庶出小姐和姨娘听闻刘氏要把今年流行的上好的布匹拿出来给她们(她们的女儿)做衣服,自然得谢谢刘氏。

    “正好明日是我要到银阁寺烧香的日子,你们几个姑娘除了月真这次都和我一同去上柱香,让主持看看你们的生辰八字,为你们卜上一卦。”

    “是。”几位姑娘齐声答到。

    刘氏这次算是把话挑明了,把几个未出嫁的女孩儿都臊的不行,当然黄真只是在里边浑水摸鱼的。

    “行了,我这儿也没什么事了,早上起的早我都有些乏了,大家都散了吧。”

    刘氏下了逐客令,一会儿屋子里就只剩上刘氏母女三人了。

    刘氏看自己的两个女儿留下来,看着黄月宁想起她刚才大大咧咧的,又不差人通报地直接进屋子,又忍不住想说道说道她了。

    不过她忍住了了。

    “月真留下可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娘亲,你怎么不问问月宁,月宁也留下来了啊?”

    就是看了一眼黄月宁,“我还不知道你,你不就是看你大姐姐在这里才没走的。”

    “你说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整日没事就想着缠着你的大姐姐,你大姐姐这儿马上就要出嫁了,天天忙着秀嫁衣,你就不能体谅体谅你大姐姐。”

    “知道了,娘亲。”

    黄月宁一听刘氏又开始念叨她,习惯性给出她的标准答案,听没听进去,一看她又往黄真身边靠就知道了。

    黄真见黄月宁靠过来,便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一点。

    黄月宁有些差异,这是她的大姐姐第一次躲开她的亲近。默默地看了一眼黄真,黄月宁又朝黄真靠过去,这次结果很让黄月宁满意,黄真没动。

    “母亲,明日银阁寺女儿也想去烧一炷香。”

    刘氏听黄真一话,立马皱起眉头,眼中都是不赞同。

    “月真,你不要忘了你此时的身份,还有一月你就要出嫁了,你向来懂事知礼,怎的说出这样的糊话。”

    不待黄真开口,刘氏又说道:“实话告诉你吧,若不是你父亲的要求,我连长公主府都是不想让你去的。”

    黄真,“娘亲莫气,娘亲是看着女儿长大,女儿的性格你是了解的,女儿怎会提出无理的要求呢。”

    经黄真这么一说,刘氏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点过了,平日里她可是对她这个大女儿是最为和气放心的了。

    只是最近只要一牵扯到黄真的婚事,她心中就会觉得不安宁,难免心浮气躁。

    “娘亲,姐姐一定是有要去的理由的,娘亲你先听大姐姐讲讲嘛。”

    黄月宁见刘氏表情有些松动,就帮着大姐姐劝刘氏。

    如果大姐姐跟着去她也不会太无聊,她和她的两个庶出姐姐关系都不怎么样,而且如果只有她跟着刘氏,还不被刘氏念叨一路。

    黄月宁的撒娇也算是给刘氏的一个台阶。

    “说说吧,为什么要跟着一起去。”

    “昨日女儿确实做了一个不好的梦,女儿梦到与表哥的婚礼会再出差错,女儿已经熬不过再一个三年了,所以想去寺里祈福平安。”

    刘氏听到黄真说再熬不过一个三年是脸上很是悲切,言语间的晦涩,又想起她这段时间也因为这桩婚事惴惴不安的,心一下就软了。

    罢了,就当这是给她这个女儿的最后一次纵容。

    “好吧,明天你可以出去,不过要一直跟在我身边,没有我的允许不能离开我视线。”

    “女儿明白,多谢娘亲。”

    先答应着,只要能出门就行了,到时候要不要离开刘氏的视线,黄真想着这是明天该琢磨的事情。

    “太好了,姐姐,我都好久没有和你一起出去了。”

    黄真看着这个挽着她的手和她撒娇的妹子,崇拜的看着的她,说实话她还真有点受不住。

    这款不是她的爱,她喜欢一言不合就开打的,黏黏糊糊有什么意思,撕逼才是她要的(虽然到现在她都没有亲自撕过)。

    想念她的武力值了。

    特么的,本来就弱不禁风的,还扣她的武力值,万一有个危险什么的,人家一把就把她给捏碎了。

    “娘亲,月真告退,你好好休息。”

    黄月宁随后也跟着告退,刘氏点头让她们走了。

    黄月宁跟着黄真走了一段路,一路上黄月宁都在找话题和黄真说话,黄真也是笑着像往常一样回着她,做两人之间的亲密动作。

    可是她总觉得今天的大姐姐有点不一样了,她能感觉到她的动作里带着似有若无的疏离。

    就在两人都要走进黄真院子的时候,黄月宁拉着黄真的手停下脚步。

    黄真转过头疑惑地看着黄月宁。

    黄月宁脸上写着大大的委屈,可黄真就是不开口问,不想自己说就自己憋着吧。

    黄真就这样和黄月宁站着,跟在两人后边的冬青和闻夏双方交换一个眼神,都不知道两位小姐这是怎么了。

    终还是黄月宁憋不住了,她本来只是因为想到大姐姐有些疏离自己有些伤心才停住脚。

    可是她看到黄真疑惑的眼神,不知怎么的就觉得委屈的不行,现在大姐姐都不主动关心她了。

    黄月宁泪汪汪的问黄真:“大姐姐刚才在躲着我。”

    “月宁你可知道你今日在娘亲那里做错了什么事?”

    黄月宁被黄真严肃的语气弄蒙住了,不是我在问你问题吗?大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