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六)
    黄真醒来的时候,不得不再感慨一次,这个身体真的是大家闺秀啊,身体素质太差了,回家后得想办法练练。

    头还有点晕,黄真给自己把了把脉,应该只是轻微中暑,还有一点过运动过量带来的饥饿。

    屋子里的檀香味很浓郁,让黄真身体的疲劳得到消散。

    黄真试着抬了抬脚,果然没劲,肌肉损伤的厉害,还是躺着好好歇息。

    “冬青,大姐姐怎么样?醒了没有?”

    屋外黄月宁的声音有些担忧焦急。

    “四小姐,大小姐还未醒来过,如果大小姐醒了,奴婢会向夫人和您禀告的。”

    冬青回答的不紧不慢,反而让黄月宁更着急。

    “好冬青,你就让我进去看一眼大姐姐,看完我就走。”

    “对不起四小姐,夫人吩咐过了,大小姐需要静养,在大小姐醒来之前任何人都不得入内,四小姐还是先回屋休息吧。”

    黄真听到外边没有了交谈,安静了一会儿,冬青推门而入,后边没有了人。

    冬青进门后,背着黄真放了一个竹篾篮子在桌子上,转身走到床边就看到自家小姐侧着头看着她。

    “小姐你醒了,身子可还好?”冬青一边欢喜的询问黄真,一边回到桌子旁,给黄真倒了一杯水。

    黄真正好口渴的很,便缓缓做起身子,就着冬青的手把杯子里的水喝了个干净。

    “我没事,再给我倒一杯。”

    “好的小姐。”

    冬青又给黄真倒了一杯水。

    黄真喝完这杯水之后,口渴的感觉才没有了,“我昏迷有多久了?”

    看外面的天还很亮,黄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小姐昏迷有一个多时辰了,夫人请无往师傅替小姐诊断过,说是过了暑气,让你多休息,说是没有什么大事。”

    随后冬青又说:“差点忘了,夫人吩咐,大小姐醒了要去向夫人禀告的。”

    说完冬青就想走,不过却被黄真拦住了。

    “不急,爬了那么久的石梯大家想必都很累,让娘亲多休息休息,你也爬了那么久,又一直在照顾我,你也下去休息去。”

    这丫头平日里都是贴身照顾主子的,真的体力活也没干过多少,现在脸色看起来也没多好,黄真可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了别人。

    “大小姐,冬青不累的。”

    黄真看着冬青不说话。

    冬青被黄真看的心慌慌,明明眼神很平静,里面却透出不容拒绝的气势。

    “冬青知道了,冬青这就下去,桌上篮子是奴婢为大小姐准备的菜粥,大小姐可以吃点。”

    大小姐变得越来越琢磨不透了。

    “歇够了一个时辰再来找我。”

    “是。”黄真的话让冬青外出的步子一顿,后有恢复正常往外走去。

    冬青走后不久,黄真才慢吞吞的床上起来,穿上鞋扶着旁边的镂空床架站起身。

    缓缓地走向桌边。

    揭开盖子,米香混合着菜叶的香气,一瞬间钻入黄真的鼻子,好香啊,顿时让黄真食欲打开。

    快速地将菜粥和筷子,开始吃起来,然后吃了点才看到篮子里面还有两样素小菜。

    一个人吃的欢畅的黄真,突然听到屋顶有声音响起。

    还没等黄真细听,屋顶突然开了一个洞,一个人直直地掉落在黄真的床上。

    黄真看了一眼床上一身黑的男子,又看看外边的天空。

    这是白天啊。

    卧槽!

    她不是女主啊喂!别把这种梗用在她身上行不。

    黄真立刻放下手中的碗,也顾不得身体不舒服,向屋外跑去。

    这种时候还不跑,等人来捉……呸,来诬陷她啊。

    黄真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在寺庙里跑了一大圈。

    双手撑住膝盖,大口大口地喘气。

    卧槽!

    这个大个寺院她跑了这么久都没见着一个人,一定有鬼,一定有鬼。

    总有刁民想害朕。

    黄真打量着周围的景色,她刚才看见路就跑,根本不知道她只是跑到什么地方。

    黄真也不着急,慢慢悠悠地走,她就不信真的遇不到一个人了。

    另一边,掉在黄真床上的男子已经做起身子,目露寒光地看着黄真逃跑的方向。

    听到屋外渐渐传来的吵杂声,男子身形自动,消失在屋里。

    只有屋顶的空洞和凌乱的床铺证明过男子来过。

    黄真在寺院又转了一大圈,才遇到几个行色匆匆的和尚。

    她向他们打听了刘氏的住处,几个和尚回答完了就走了。

    这么大个院子,黄真本想让他们其中一个带带她的,不过黄真看他们很着急,嘴里念叨着,好像是有皇族的人来寺院了,也就没说。

    黄真记住和尚的指示,向着刘氏的住处走去。

    ……

    看着脖子上的剑,黄真快郁闷死了。

    尼玛,真是应了那句话。

    人倒霉起来喝水都要塞牙缝。

    她这儿才刚走没几步,就又被人挟持了。

    看穿着,和掉在床上的还是一伙的。

    祈愿者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孩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才要这样置她于死地。

    早知道她就不作死的兴起跟着刘氏一群人上山祈福什么的。

    她就该和祈愿者一样,今天呆在家里边,至少呆在家里边她能像祈愿者记忆里一样,安全的活到宴会那天。

    “你是谁?”

    男子的声音低沉暗哑。

    壮士,这话不是该我问你吗?

    男子见黄真不回话,“你刚才跑那么快是想干什么?通风报信?”

    “这位大侠,你冷静点,小女子冤枉,能否请大侠听小女子一言。”

    “你是谁?”

    男子动了动黄真脖子上的剑,势有黄真不回答就滑下去的意思。

    “黄国公府庶女黄月馨。”

    “你是国公府的二小姐。”男子见女子身上穿的布料确实不是普通人家穿的起的。

    “是,是,是。”

    黄真心想这时候是不是该哭一下,不然会不会太奇怪了。

    于是男子见刚才还没有一点惧意的女子突然满眼恐惧,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大侠,您就放过小女子吧,小女子刚才跑真的没有要通风报信让人抓你的意思。”

    嗝……

    “我只是一个庶女,不会有太多的人在意我的。”

    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