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八)
    送走无空,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奇怪的看着黄真,特别是刘氏,都快把黄真的脸上盯出一朵花来。

    黄真大概猜到她们在想什么,无非就是为不明白她什么要白白浪费一个可以算命的机会,又问出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娘亲,时候不早了,你们可已使用过斋饭。”

    经黄真这么一提醒,众人才惊觉,忙活了一上午肚子饿了都没发现。

    于是一大家子人又在小沙弥的带领下吃了午饭。

    夏日午后的日头最大,刘氏对上午的事情还心有余悸,便想快点把事儿办好早些回府,于是就带着几个姑娘和随身的仆从,打着油纸伞到大雄宝殿祈福算卦。

    大雄宝殿外,穿着盔甲的士兵们分门而立,表情肃穆庄严。

    看到黄真她们走过来,站在最前边的两名士兵立刻将她们拦住。

    高冷的很,也不说话。

    黄真一行人好歹是出自国公府的,皇家的标识还是认得的,又观士兵着装,分明是宫里的禁卫军。

    回忆起刚才在寺庙乱穿是遇到的着急的和尚,能出动禁卫军的除了皇帝就是太子了。

    这不管是哪个都是大身份的人,也难怪诺大的寺庙里见不到几个人,想来都去接待去了。

    “娘亲,我们这是进去还是在外面等着?”黄月宁在刘氏身边小声的问道。

    如此大的阵仗,刘氏自然也猜出里面是来了贵人,心中叹口气,看来今天注定是上不了这柱香。

    皇家她们可不敢冒犯。

    “冬青,你去。”

    冬青听到黄真的吩咐,走到其中一个士兵面前。

    “兵爷好,这是我们黄国公府的夫人和小姐,今日是……”

    “是何人在外喧哗。”

    尖锐的分不清男女的声音打短了冬青的话。

    众人寻声望去,一个太监装扮的人站在门口。

    “公公,我们是黄国公府。”冬青回道。

    听有人自称是黄国公府的,这一下就引起了那位公公的注意。

    如今朝廷中,有爵位的人不少,但是受重用的就那么几个,黄国公府也在其中,那位公公自然不敢怠慢。

    打量了一会儿现在石梯下的几个人,便下楼梯迎到黄真她们面前。

    士兵见这位公公过来,就放开了阻拦。

    “原来是黄国公府的夫人和小姐,咱家是太子跟前的,太子殿下与五殿下正在里面替皇上为百姓祈福呢,夫人与小姐今日可也是来上香祈福的。”

    这位公公是个会说话的,一来不仅点明了里边现在有什么人,二来,委婉地告诉黄真她们,现在你们不能进去。

    刘氏笑着回道:“原来是叶公公,我们今日确实是来烧香的,只是没想到原来太子殿下与五殿下也来了,只是为何这么大事城里都没什么动静,今日差点冒犯了太子殿下与五殿下。”

    叶公公笑了一下,“这不怪夫人和小姐,太子殿下没有出行仗义是太子殿下的意思,而且今日来祈福也是皇上今儿早临时起意,所以知情的人很少。”

    原来如此,黄真算是想通了。

    祈愿者当时是没有跟着来寺院的,也就没有晕倒的事发生,刘氏一群人也不用照顾祈愿者,所以上香的时候也是早去早回,也就没听刘氏等人提起遇到太子一行人的事。

    这次黄真来了,推迟了她们走的时间,所以才会发生眼前的这一幕。

    她还以为她这一来就把剧情跑偏了。

    那个黑衣人不会是知道太子一行人的行踪专门来的吧。

    黄真摸摸脖子上的的手绢,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遇到那人,她好报这一割之仇。

    黄真只顾着摸她的脖子,一下子忘了还有人看着她们,等她察觉到有人在看她的时候,人家已经开始收回目光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打扰太子殿下与五殿下了。”

    说完,刘氏就对叶公公点头示意准备带人走。

    “夫人请留步。”

    又一温和绵厚的男声自上而下传来阻止了刘氏一行人的行动。

    黄真和刘氏等人抬头一看,便立马跪下行礼。

    “臣妇刘氏(臣女黄月真、黄月馨、黄月柔、黄月宁)拜见太子殿下,拜见五殿下。”

    “平身。”

    叶公公接受到自家主子的信号说:“夫人和小姐请起,太子殿下让您们过去呢。”

    “谢太子殿下。”

    黄真和黄月宁扶着刘氏站起来,后边跟着充当透明人的黄月馨和黄月柔自己大小仆从,一同走向了大雄宝殿的前。

    走到跟前太子和宋王爷面前时,黄真有跟着刘氏行了行了一个礼。

    “夫人,有礼了。”

    太子是个表面看起来很谦和的一个人,但是朝堂上这位太子的手段却一点儿也不谦和,做事雷厉风行,杀伐果断又艰巨仁慈,业绩风评很好,追随他的人可不少,帝王学学的溜溜的。

    “早就听闻国公府的姑娘个个都是天姿国色,百闻不如一见,而大小姐更是里边的翘楚,想必这位姑娘就是黄大小姐了吧。”

    卧槽。

    这说话方式怎么那么耳熟,黄真惊疑地盯着长了对桃花眼,眼中含有挑衅,穿了一身骚包红的男子。

    那个黑衣男子当时一身唔得严严实实的,眼睛上还蒙了黄真就只记住他的声音和一张围着黑布的脸谱。

    呸,唔得那么严实也不怕中暑了。

    说话的声音是可以变的,黄真充满狐疑地多看了骚包男子几眼。

    可是说话方式,一个人的用语习惯……是……不会……变……的吧?

    “五殿下说笑了,这位才是我的大女儿。”

    这宋王爷平日了吊儿郎当的不着调,刘氏是听说过的。他这话一说上来,居然说她精心娇惯着的大女儿竟然不如一个庶女。

    刘氏把黄真往前推了一步,脸色有些不愉。

    而突然被点名的黄月柔也是低着头满脸紧张,苍白的脸庞中透着些许红晕。

    “小五,莫要瞎胡闹,还不给两位姑娘以及夫人赔不是。”

    见宋王爷说错了话,认错了人,太子便立马严声呵斥宋王爷。

    宋王爷也是个识趣的,连连给黄真和刘氏赔礼道歉。

    刘氏的脸色这才好一点,不过也就好了那么一点儿而已。

    “太子殿下,宋王爷,臣妇突然府里还有要事打理,臣妇就先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