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九)
    “夫人不必如此,刚才的事确实是小五不对,孤再为他赔一次不是,请夫人见谅。”

    连太子都在求情,刘氏这会算是暂时压下了心中的怒火。

    “太子殿下想岔了,臣妇确实是有事情,在此先告辞了。”

    太子见刘氏去意已决,也不好再说什么。

    等黄真等人一走。

    “不准再有下次了。”

    听到太子这么一说,宋王爷嬉笑道:“本王就是开个玩笑,皇兄不要那么人嘛。”

    “你要开玩笑也要看是什么人,这黄家的嫡长女是与丞相家有婚约的,你不看黄国公的面子,也好歹看着丞相府的面子。”

    太子横了一眼宋王爷。

    宋王爷捏捏鼻子,想起丞相那护短的性子,要是让他知道他得罪了他未来孙媳妇……

    宋王爷有点不敢往下想。

    可是他就是忍不住啊。

    …………

    另一边。

    黄真一回到院子里,不管三七二十一倒床就是大睡。

    一直到第二天才行。

    长期不运动的后遗症,黄真一醒来就是浑身酸痛,走个路腿都是疼的。

    在冬青的伺候下,洗漱完毕吃了早饭。

    刘氏昨日就吩咐过今天早上不用去黄真还特地多睡了一会儿才起的。

    黄真刚吃完饭,就有丫鬟上前收拾。

    门口有个丫鬟突然走进来,“大小姐,三小姐求见。”

    黄月柔,她干什么?

    “让她进来吧。”

    “是。”

    丫鬟回答完就退出了屋子,过一会儿黄月柔就带着她的丫鬟过来了。

    “大小姐安好。”

    “坐吧。”

    黄月柔坐在黄真对面。

    “三妹今日前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黄月柔看了一眼她身边的丫鬟,从怀里摸出一枚香囊,递交给冬青,冬青又把香囊转到黄真手中。

    黄真看了看手中得香囊,又给了冬青。“三妹的手越来越巧了,这上边的荷花绣的像真的一样。”

    “大小姐说笑了,我们府里姑娘的手那个有你的手巧。”

    黄月柔的话带着讨好。

    黄真定定地看着黄月柔。

    “如果三妹是为了昨日宋王爷的话来道歉的话,大可不必,我并未放在心上。”

    “娘亲素来心胸开阔,亦不会不伦是非曲折刁难与你,你大可放心。”

    “多谢大小姐。”

    被黄真直言挑明心中所想,黄月柔也没多尴尬,反而大大方方的道谢。

    “大小姐,这个香囊里我放了可以使人心情放松得到一些香料和薄荷叶,大小姐如果觉得心情烦躁了可以多闻闻。”

    黄真又看了一眼冬青手里的香囊。

    “嗯,有劳三妹了。”

    “那三妹这就先回去了。”

    说完话,黄月柔就起身。

    “冬青,替我送送三妹。”

    送完黄月柔,黄真接下来的几天开始闭门谢客,谁也不见。

    对外宣称是身体还未恢复,而实际上黄真确实借着让冬青给她去药店时另外买的药材,开始捣鼓她的毒粉。

    期间刘氏和黄月宁还有黄真还未见过的小弟黄哲骏都给她送过补药。

    哦,对了还有黄真的那个便宜爹也送过一些东西来。

    黄真选了选,把能用的都拿来制毒了。

    就这样没日没夜地做了三天,还真让黄真做成了几瓶不一样的毒粉。

    虽然做的少,黄真还是挺满意的,至少她现在又可以防身的东西了。

    这个任务一直都是没头没脑的,连个大概方向都没有,黄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只能从与人相处中去寻找蛛丝马迹。

    好在现在她看出了一点毛病了,不知道那个会不会成为她任务的突破口。

    “小姐,时辰到了,我们该走了。”

    冬青的话把黄真从深思中拉了出来。

    “嗯,走吧。”

    黄真出府门的时候,其他人都在外边站着等她了。

    基因好就是不一样,黄真看着对面的俊男美女外加一个小萌弟都快没成一副画了。

    “时辰不早了,我们走吧。”

    黄哲成二十出头,因为有参过军,不过瘦也不过壮,身形看起来非常挺拔,精致得脸蛋长得和徐姨娘有点像。

    虽然是庶长子,但是黄延庆是非常喜欢他这第一个孩子的,所以黄哲成从小也是有非常好的资源的。

    又因为有军功在生,到也不比其他府里的嫡子来得差。

    今天这黄家俨然就是由他带队了。

    长公主府和黄国公府不过一条街的的距离,也就一盏茶的功夫黄真一群人就到了。

    到了长公主府,通过照壁,在下人的带领下,男子与女子一左一右被分开带往各自的宴会地点。

    其实这样的累死相亲会的场地,黄哲骏这个小不点是不该来的,但黄延庆有意让他出门见识见识,他也不是个例,又有黄哲成护着到也不成什么大问题。

    黄真带着她三个妹妹到宴会场的时候,就见一群女孩儿围在一堆有说有笑的,像是再说什么趣事。

    一个女孩儿眼尖先发现了黄真她们。

    “真姐姐,宁儿你们来啦。”

    说话的是刘彦和的妹妹刘忆文,和黄月馨一般大。黄刘两家是姻亲,,这刘忆文的性格与黄月宁有点相似,所以这两人平日里关系很好。

    刘忆文身后也跟着一个女孩子,是她的庶出妹妹刘忆画。

    黄真又看看其他的女孩子,也有不少身后跟着有人的。

    “忆文今天这身衣裳倒是有点像我们的荷花仙子呢。”

    “可不是吗,粉白粉白的。忆文姐姐这是要成仙子了。”

    刘忆文被说得脸颊羞红。

    “真姐姐,宁儿,你们和她们一样,都拿我说笑。”

    “好了不逗你,虽然你们见过但是姐姐还是要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二妹黄月馨,这是我的三妹黄月柔,今天我可是是专门带她们来的,剩下的这个,你们熟,我就不多说了。”

    黄真与其说是给刘忆文介绍,还不如说是给后面那群姑娘介绍。

    祈愿者虽然也是个心胸开阔的的人,但是也没想过什么主动介绍她这两个庶出妹妹的念头。

    所以尽管你长得如何漂亮,但还不就是一个不受重视的庶出女。

    黄真就不一样,黄真堂而皇之的把她们推到人的面前,相当于再给她们撑腰。

    黄真已经看到一部分女孩子起了嫉妒心了。

    这样就有人替她看着人了。

    这下有好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