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十)
    黄真的直觉一向很准,祈愿者这两个庶出妹妹一直都在充当透明人的角色。

    但给她的感觉与祈愿者映像中的人有点不符,她也说不出那里不符,就是觉得有点别扭。

    黄月柔还好,只是并没有黄真了解的那么安安静静。

    特别是黄月馨,在一个眼皮子浅的又势力的姨娘教育下竟然被养出有一种置之事外的淡然自信。

    尽管她伪装的很好,但是黄真除了爱看小说这个爱好以外,就喜欢观察观察人,琢磨琢磨人家的微表情之类的。

    而且黄真是很了解家庭环境的对人的影响的。

    再说,凭她差不多也有几十年的阅龄了,看过的宅斗文不知多少。

    祈愿者就那样让人找不到一点破绽的被人给坑了,没有内鬼帮忙,黄真是一点儿都不相信的。

    而且她也不相信,一个人做一件事情会真的没有破绽,一定留下一些线索的。

    如今她把这俩个人推到人前,也不过是试试这条路走不走的通。

    刘忆文本来为黄真行为搞的一愣,随后眼睛一亮,冲着黄真调皮一笑。

    “真姐姐,我也给你介绍,这是我的妹妹刘忆画。”

    刘忆画被人给推出来,双颊粉红带笑,一双眼睛里有跃跃欲试的得意,到没像黄家这两个姐妹一样显得惴惴不安。

    黄真看了一下刘忆文,很新奇,性格虽然相似,却也没有黄月宁那么智障。

    后面被当做背景板的各家小姐都有点不明白这两个人的套路,怎么现在都流行与庶女和平相处这一套的。

    “大姐姐,长公主和郡主过来了。”

    黄真随着黄月宁的话看去,两个气质高贵典雅的女人,后边跟了一大堆人,从水榭拐角处正往她们所在的学水榭相连的亭子上来。

    其他人也看见了。

    “恭迎长公主殿下,恭迎郡主。”

    长公主看了看这些低头行礼的这些小姐们,很是满意。

    “平身吧。”

    “谢长公主殿下,谢郡主。”

    等所有人抬起头来,长公主又多看了黄月宁和刘忆文几眼,满意的点点头。

    “今日本宫请大家来就是想让大家能多陪陪本宫的女儿,你们年轻人多一起玩玩,本宫就不多多掺合了,玩的随意一点儿。”

    “是。”众人齐声应到。

    “那本宫就不打扰你们了,洛儿你好好玩,娘就先走了。”

    长公主前一句是对黄真这边的人说的,后半句是对她女儿郡主说的。

    “娘就放心吧,洛儿一定好好和她们玩的。”

    郡主说完还促狭地对着长公主笑了笑。

    长公主点了点郡主的头,“就你会耍小聪明。”

    说完长公主就带着一大堆人又走了。

    这位郡主没什么架子,这里边大部分人她也都认识,很快就和大家玩到一块儿去了。

    一群大家小姐围在一堆能干什么,一墙之外还有一群大家公子,一场披着赏荷皮的群体相亲会。

    郡主和大家玩闹的差不多了,顺理成章地提出既然是来赏荷,就来写点与荷有关的诗词,与那些公子哥写的来个互相品鉴,看谁能获得头筹。

    获得头筹的郡主会赠送出一本一个前朝著名的诗人的孤本诗集。

    听到孤本诗集一些平时爱笔墨的小姐们都是非常兴奋。

    不过当她们看到淡定地坐在位置上吃水果的黄真,一下子泄了气,有这位坐在这里,她们怎么可能拔得头筹。

    黄真吞下最后一颗荔枝,起身,“郡主,臣女有个不情之请,请郡主恩准。”

    “嗯,说说看,如果合理,本郡主便准了。”

    尽管这位郡主在笑,黄真也能感觉出来这位郡主并不是多待见她。

    这也能理解,祈愿者小时候和这位郡主结过梁子,尽管之后双方家长都解决了,不过这位郡主可是一直记着在。

    “前几日,臣女去城外银阁寺上香时,受了惊吓,如今还有些后怕,臣女这般的心境怕也做不出什么好诗,也不想丢了脸面,故而想向郡主讨一讨评委之职。”

    其实有祈愿者的记忆,黄真也不是不能参加,但是黄真因为做过皇帝,字自然也是霸气凛冽的,与祈愿者的簪花小楷区别甚大。

    一个人的字迹怎么可能在几天之类有怎么大的变化,而且字迹变了代表人的性格也变了,这让黄真要怎样解释。

    太麻烦了。

    “只是受了些惊吓,不妨碍的,怎么?闻名京城的大才女是怕会在这小小的赏荷宴上输了不成。”

    本来见黄真要退出比赛,那些小姐们还激动的,之后就听到郡主的话,不禁失望。

    “是的,郡主,臣女是怕输了。”

    黄真这么直接了当的承认了,还真一瞬间把郡主噎住了。

    “那这样吧,你就只写就行了,不参与比赛,只当做一个范本供人参考如何?”

    黄真越不想参与进来,郡主就越想把黄真往里边拉。

    黄真突然弯腰捂住小腹,“不瞒郡主,其实是今日臣女的月信来了,现在腹部正疼着,臣女无心作诗。”

    郡主本想着自己都那样说了,黄真应该是找不到借口了。

    谁知突然蹦出这样的话来,这下不止郡主,全场人都尴尬了。

    要是有男人在场,这种女儿家的私事被拿上台面来说,一些脸皮薄的姑娘,说不定脸都红了。

    不对,郡主想起她起身之前不是还意犹未尽地吃了一大盘水果吗?

    还有你的脸色那么红润,嘴唇因为水果的滋润,看起来水灵灵的,一点都不像一个会痛经的人。

    “你刚才不是还在吃荔枝吗,月信来了你还敢吃你这个。”

    “所以现在更疼了。”

    ……

    全场都静默了。

    大概是这群大家小姐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厚颜无耻的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郡主,大姐姐都疼成这样了,郡主还是不让大姐姐参加了吧。”

    黄月宁起身扶住疼得不行了的黄真,向郡主求情,黄真顺势靠在黄月宁的身上。

    好孩子,姐姐以后再也不说你智障了。

    郡主看黄月宁的着急样,好像她做了什么对不起她姐的事一样,心里对黄月真更加膈应了。

    “既然如此,黄大小姐还是在一旁多休息休息。”

    “翎儿,把黄大小姐桌上的冷食和水果都撤掉,以免黄大小姐误食。”

    “是。”

    黄月真你让我没脸,我也膈应你,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