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十一)
    恰好,公子哥那边派人过来问她们这边准备好没有,郡主就让下人把早已准备好的笔墨纸砚拿上来。

    一些有才华的女子,在亭子上走了一会儿,看了看塘里的荷花,思考了一会儿,便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的。

    也有一些耍小聪明的,在来之前就让家里准备好了几首诗,拿到纸就开始了她们的表演。

    黄真看了一会儿黄月宁写的,又看了一下黄月馨和黄月柔写的。

    说实在话,尽管有祈愿者记忆的帮衬,在诗词这方面,她也没什么天赋,写出来她也分不清多好多坏的。

    但是读了两次高中的她也不是白读的,背过的诗她也是有印象的。

    没有了水果,黄真就捡着糕点不紧不慢地吃着,默默无声地观察黄月馨。

    她的表情很平和,不骄不躁,隐隐透着胜券在握的感觉。

    她就说这丫的有问题吧!这个女人藏的太深,应该不好对付。

    不过黄真就喜欢这种有挑战性的任务。

    连李商隐大叔都抬出来,看来她这是要得到好名声,找到高富帅,从此走向人生巅峰啊。

    所以这是一部以黄月馨为主角的穿越小说咯。

    【宿主,答对了。】

    “不是说了我没叫你,你就别出来吗?”

    【你说你的,和1748出不出来没有矛盾。】

    ……

    “既然是小说,为什么没有给我整体剧情。”

    【任务难度升级了,没法给宿主。】

    “我才做了五个任务这就升级了,是不是太快了一点。”

    黄真才不相信还有升级这一说法,她属性面板都没有级别那么一栏。

    【宿主不是上个任务才得了1000积分吗,1748主动帮你升的。】

    1000积分就升级了,这升级也太容易了。

    但是这个任务难度要比前边的难得多,升级的要求和任务难度都不能成正比好吗。

    “所以我的积分又没了?”

    黄真问得咬牙切齿。

    【是的,宿主。1748知道宿主是不太在意积分花销的,就先给你升了。】

    “我不在意,那是我自己花,谁特么让你自作主张的。”

    【可是已经升了,没办法了,宿主你就将就着过吧。】

    “滚,老娘这个任务接下来都不想再听你说话。”

    系统这个智障,除了帮她确定了她猜到的事情以外就没有给一点提示。

    一天到晚不是想尽办法克扣她那点本来就不多的工资,就是想着怎么把发了的工资又收回去。

    黄真那边单方面的和系统吵完架之后,这边的各位小姐们也把诗词都写好了。

    黄真见黄月馨把写好的诗词晾干,没有署名,用她旁边特置的绳子系好,和着黄月柔和黄月宁的一同交给专门收集的人手里,然后由专人誊抄给那边的公子哥送过去。

    哟呵,还搞匿名,是要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吗?

    你以为你不一写名字别人就不知道是你的吗?

    全场可能就你一个没写名字的。

    人家其他穿越小说的女主都是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发光发热的,这位这么低调,是不是暗搓搓的干票更大的?

    公子哥那边的先写完,已经派人送过来了。

    等了一会儿,誊抄的人也誊抄完了,刚才被派过来的小厮又接手了这边的诗词。

    不一会儿,公子哥的诗词就传到了黄真手中,黄真兴致缺缺地翻了几张,就传给别人了。

    “黄大小姐刚才不是说要做评委一职吗?怎么现在看得如此敷衍。”

    这位郡主看来是和她杠上了,不是一般女主才拉仇恨值吗?

    她们这种有颜值,有身份,有才华的炮灰前期不都应该都是很受人尊敬推崇的吗?

    不要问黄真怎么知道她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炮灰,因为祈愿者根本就没有见到女主走上巅峰的很久之前就挂了。

    炮灰的不能再炮灰了。

    “郡主,臣女月信来了,疼。”

    ……

    “郡主不是让臣女好好休息吗?”

    ……

    郡主觉得这人没法交流了。

    女儿家的私房事被她当面讲出来,说的是理所当然的,也不害臊。

    估计真的是受到了惊吓才会变得这般没脸没皮的。

    “大姐姐你真的很疼吗?要不我们现在回家。”

    黄月宁悄声在黄真耳边询问。

    “没事,我能忍住,提前离席有失礼仪,何况我都还没帮我家宁儿看上一个如意郎君呢。”

    “大姐姐!”

    黄月宁被黄真臊的脸颊羞红,大眼睛里春情荡漾的。

    自从那日黄真骂了这个小女孩之后,从第二天起这孩子反而越来越黏她了。

    看到她纯真而又不失活力的眼睛,黄真突然想为什么一定要把这样一个单纯的孩子变得和普通的女孩一样?

    她的纯真自然是她不可多得的特点,这样也挺好的。

    于是黄真就放弃了调教她的事情,反而起了个帮她找个宠她护她人的想法。

    反正这小妮子挺招人爱的,找个人应该不难。

    之后不久,经过一系列评断,决出了三名写的不错的。

    突然,一墙之隔在的公子哥那里引起了一阵骚动,过了一会儿就停止了。

    那边匆忙跑来一人,在郡主耳边耳语一阵,郡主神色变了变,不过很快就恢复了。

    黄真静静地看着池塘对面不远处的半月拱门,不一会儿太子和宋王爷后边跟了一群公子哥从那儿出来,往这边来了。

    来的不只是这群男的,还有女子诗词前三甲的消息。

    一番匆匆行礼之后,女子前三甲的诗词和她们这边选出的男子前三甲的诗词摆在一起。

    果然,黄真在里边没有看到黄月馨的。

    “不知太子哥哥和五哥哥要来,洛儿招待不周了。”

    太子揉揉郡主的头,“无事,孤与小五也是听说今日我们洛儿要举办赏荷宴,又恰好没事,就特地过来看看的。”

    郡主甜甜一笑:“既然太子哥哥来了,就由太子哥哥来评断这次该拔头筹的诗词。”

    “既然洛儿都这样说了,孤就不客气了。”

    说完,太子便开始认真审视摆在桌上的诗词,几番纠结之后,还是有点难舍难分之感。

    见太子纠结,宋王爷加入其中,两人一同观看。

    “太子殿下,宋王爷且慢。”

    太子和宋王爷抬头看向黄真。

    太子询问:“黄大小姐有何事?”

    “世间花叶不相伦,花入金盆叶作尘。

    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

    此花此叶常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1)

    “太子觉得这首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