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十二)
    “好诗啊,此诗得头筹我等心悦诚服,本还听闻黄大小姐身体不适未曾作诗,在下还可惜了一阵,如今亲耳听到,在下不得不佩服您的才华。”

    说话的人是圈子里出了名的诗痴,素有收集各种诗集,诗作的爱好。

    本人的才华也是非常有名的,黄真猜想这男子前三甲里边应该有他的诗作在列。

    这人也是一名皇亲国戚,平时与太子一行人也熟络,故而他突然说话也没人觉得他在以下犯上。

    太子听到黄真的话,面色如常,倒是她旁边的宋王爷的脸色有点一样,但两人都没有说话。

    后边公子哥群里的刘彦和和黄家两兄弟站在一块儿。刘彦和抿着嘴,暗暗对黄真摇头。

    “黄大小姐不是说你月……身体不舒服,不想参与吗?怎么突然又诗兴大发了呢?”

    这个女人总是拿她那点儿所谓的才华来博人眼球,明明未婚夫也还在场,居然明目张胆的勾引她的太子哥哥。

    还“”此花此叶常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呢,以为谁都是你能当作知己的吗?

    “郡主误会了,臣女只是想向太子殿下请教这首诗如何,并未说这是臣女所作。”

    黄真表现的落落大方,继续着她的解释。

    “臣女只是见太子殿下与宋王爷久久不能下定论,而且这又是一首不可多得的好诗,由它拔得头筹应是可以解决太子殿下的犹豫不决的问题。”

    “那不知黄大小姐这首诗作是从何处得来。”

    骚包的宋王爷今天依旧很骚包,和黄真说话的语气就如之前向黄真道歉时,一样轻佻。

    黄真之前还觉得好不容易在穿越小说里边见到一个不作死,有实力,正常的太子了。

    能让一个王爷出来当鸟使的,这就只能在哪儿装……真沉默地装b大佬,太子殿下了。

    太子殿下,其实你是男主吧。

    按照剧情君的惯性,男女猪要不是之前已经有过纠葛,见过面了,男主对女主产生了兴趣,然后占有欲作祟,脑抽的收藏了女主的诗作,从此嗯嗯啊啊快乐到永远。

    要不是就是男女猪之前没见过,男主突然看到女主的诗词对这个人产生了兴趣,脑抽的暗自收下了这首诗,从此嗯嗯啊啊快乐到永远。

    黄真觉得这两种可能,前者的可能性要大一些,毕竟在银阁寺的时候,那位太子看了黄月馨好几眼呢。

    (以上剧情纯粹是黄真脑洞,仅做参考。)

    “其实这首诗词是臣女的二妹所作,臣女刚才刚好看到,觉得所作甚妙,却没看到获得前三甲,臣女觉得让一首佳作就此黯然,实在是可惜,故而重提。”

    听闻这首诗是黄月馨所写,众人的目光都看过去了,有惊愕,有欣赏,有嫉妒。

    其中女性大部分是惊愕加嫉妒。

    黄真很满意的看女主招黑,有人越不想现在就暴露女主她就越要往前推。

    她可是很想让男女主组cp的呢。

    看了看还在对太子冒小星星的郡主,这位的恋兄情节后期应该够女主喝一壶的吧。

    “黄大小姐不仅才华出众,却没想到对有才之人也如此看重,对庶出妹妹也是厚爱有加,黄大小姐今日真是让在下刮目相看啊。”

    “刘兄有这等佳人相伴,可真是羡煞旁人啊。”

    诗痴前一句话是对黄真说的,说后一句的时候对着刘彦和是挤眉弄眼的。

    刘彦和很有君子风度,脸上带着一丝微笑,丝毫没有因为诗痴的调侃有别扭之感。

    “多谢****的夸奖,月真愧不敢当。”

    “黄二小姐,黄大小姐说的可是真的,那首诗确实是你所作?”

    太子温声询问黄月馨,又给女主招来一波黑。

    “回太子殿下,是臣女所作。”黄月馨表现的大方得体,一点也没有因为见到太子殿下而怯场。

    黄真看到太子眼中闪过的赞扬,有点无语。

    果然只要是男主开始注意女主了,那么女主的那些优点就会在男主眼中无限放大,然后女主就此成为男主心中的唯一。

    “既然是黄二小姐所作,又得黄大小姐推荐,洛儿你去把诗词拿出来,再重新评断一次。”

    “好的,太子哥哥。”

    郡主带人找了一圈拿出去的誊抄过的诗词,又找了一圈原作才看到没有署名的黄月馨的诗。

    “太子哥哥,誊抄的不见了,我在原作里找到了,但是这张诗作并未署名。”

    “太子殿下,既然未曾署名怎么就能说明这个是黄二小姐所作的,怕不是有人想让她妹妹出风头,故意把自己写的没有署名交上去说是她妹妹写的吧。”

    听完,众人觉得是那么一个理,毕竟先头可没听说过黄家二小姐这号人物,于是看黄真和黄月馨的表情有点儿不一样了。

    特别是那个书痴,像是与两人有深仇大恨一样,愤怒地看着她们。

    黄真转身看后面的背景板,说话的是一名红衣女子。

    黄真记得这好像是哪个将军府的小姐,性子比较直爽,属于那种脑袋一根筋,有什么说什么的,俗称没脑子。

    她有个值得人记住点就是,皇帝有意让她做太子的侧妃,是太子的脑残粉。

    黄真评价:这是一个比祈愿者活的要久一点的炮灰。

    “如果太子殿下有疑虑,臣女可以当场再抄写一次这首诗,字迹做个对比,就可以知道臣女这首诗是不是臣女所写的了。”

    哟呵,男主看着点啊,女主给你秀智商来了。

    她都不用出场了。

    “哼,字迹比对正确就是你自己写的吗,说不定你们是提前准备好,你要早已背下来,来这儿直接写的。”

    黄真有点不懂这个姑娘的脑回路,她是觉得她一个嫡女是吃饱了撑着了才会这么捧着一个没身份没地位,她姨娘还抢她妈男人的庶女。

    “既然如此,那何不让黄二小姐再做一首诗,用这首诗来评断黄二小姐是否有能力夺得头筹。”

    宋王爷一说完就被太子冷冷地看了一眼,宋王爷摸摸鼻子,望天望地就不看太子。

    “宋王爷此法甚好,在下觉得可行,这样又能看出黄二小姐的文采如何,又能为两位姑娘证明清白。”

    诗痴看向太子:“太子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