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十三)
    太子看着黄月馨,如果今日不把这件事情弄清楚,只怕这京城上下到处都是对她不利的谣言。

    “两位黄小姐可愿意。”

    “愿意。”黄真。

    看你们慢慢装b。

    “愿意。”黄月馨。

    “来人,上笔墨纸砚。”

    黄月馨待笔墨纸砚准备齐全好了之后并没有马上开始写。

    而是围着亭子在走。

    走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停下来。

    “黄二小姐,走来走去的可有想到什么好的诗句了吗。”

    那位将军府的小姐问得阴阳怪气的,黄月馨也不搭理她。

    让那小姐好些气愤。

    又走了一会儿,觉得时机成熟了,便拿起毛笔一气呵成,又一首好诗出炉。

    黄月馨一写完就退到一边,众人便自觉围上去观看。

    黄真离得近,也跟上去一起看。

    这女主还是有点本事的,这手毛笔字没个几年练不成她这样。

    照样,女主又抄了一首别人的。

    这女主看着挺淡然飘离的,也就和其他那些抄人家诗词的小说女主一样,脸皮都挺厚的。

    就因为这是一个相对她来说的架空时代,就把别人的东西当做自己的随便拿出来造作。

    也不怕前后风格有异,自相矛盾。

    “二妹之才,姐姐甘拜下风。”

    连黄真都对黄月馨低头了,亲自看她写出来的众人也无话可说了。

    这首诗让黄月馨成功引起了贵圈人的注意。

    很快就到了晚上。

    有了白日的熟络,晚上在太子的主持下,男女这次没有分开,而是同席而食。

    黄真回忆了一下祈愿者的记忆,这场宴会太子是没有留下来继续参加的。

    恐怕是因为她这次提早把女主暴露出来,男主这是要留下来当护花使者的。

    黄家的几个兄弟姐妹都被安排坐在了一起。

    黄哲骏平时是有点怕他这个总是动不动就教育他的大姐姐,可是今天晚上的大姐姐对他非常的温柔,不仅让他做在她的身边,还给他夹菜,剔骨。

    总之,就是比以往温柔温柔好多。

    不过有一点不好,她老是摸他的头和揉他的脸。

    黄月宁看着黄真温柔的对待小弟,心里有一丝丝嫉妒。

    本来只是来吃个寻常宴会的姑娘们,不知道太子会来,也没想到日理万机的太子晚上的宴会会留下来。

    这会儿正手忙脚乱的准备大展拳脚,以此来引起太子的注意。

    坐在上位的郡主见黄真在那边边吃边喝边看表演的,小日子过的一个滋润。

    她又不爽了。

    “众说周知,黄大小姐文采斐然,而与之同样有名的便是琴技,不知今日黄大小姐可愿为在座献曲一首。”

    黄真看向郡主,这丫头和她杠上了。都说了她不是主角了,怎么会和你们玩这种耍猴戏一样的游戏。

    “郡主是忘了吗,臣女今日月信来了,身体不适。”

    黄真一说完这句话,刚才还觥筹交错,热热闹闹的宴会就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停止了所有动作。

    随后整的宴会场地里,想起了大大小小被酒水呛到的咳嗽声。

    “妹妹……咳咳咳……这种……咳咳咳……咳咳咳……话……咳咳咳……怎么能在……咳咳咳……这里说……咳咳咳……咳咳咳……。”

    见黄哲成咳的不成样子,黄真非常好心的给他递了一杯水。

    “就是啊大姐姐,下午我就想说了,这儿这么多人你怎么说出这种话,这要是传出去了,不知道有些人要怎么编排大姐姐你啊。”

    黄月宁在旁替黄真干着急,黄真并不当一回事儿。

    这样更好,最好能把婚退了,她可是记得祈愿者是有爱人的,即然用了别人的身体怎么也得替别人想想,名声已经丢过了,她应该也没那么在意吧。

    “大姐姐,月信是什么?”

    黄哲骏看所有人的表情都很尴尬,他的理智告诉他这个问题他是不该问的,不过他真的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东西能让大哥有那么大的感情起伏。

    黄真认真地看着黄哲骏,“月信就是女孩子长大成人后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要流一点血,这几天里女子的心情会变得很暴躁,反复无常,看什么都不顺眼,身体也会变得虚弱。”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刚好一点的黄哲成,又被黄真的话呛着了。

    “月信这么可怕,那现在大姐姐也是心情很暴躁,身体很虚弱吗?”

    黄哲骏被黄真的话吓到了,担心着黄真。

    “大姐姐没那么严重,但是如果以后小弟有了媳妇后,在这几天里都要格外对你的媳妇好知道吗?不然有一天你的媳妇说不定就流血死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听到媳妇两字,七岁的黄哲骏也不免羞红了脸。

    又听到对媳妇不好的话说不定会流血死了,黄哲骏吓得连连点头。

    “姐姐放心,我一定好好对媳妇的。”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这次黄哲骏看不下去了,倒了一大杯茶水给他大哥。

    见黄哲成喝完了,“大哥在我和小弟说话的时候,一直在咳,不知大哥可是对我的话有意见?”

    “咳咳咳……没有,咳咳咳……妹妹说的很对,小弟以后要对媳妇好一点知道吗?”

    黄哲成倒是想对黄哲骏说什么你姐姐在骗你,不会流血流死人的。但是他看到黄真平静的看着他……的下半身,如波的眼眸似乎在说如果他敢反驳她的话,她能说出更令人尴尬羞耻的。

    “嗯,我一定会好好对媳妇的,大哥你也要好好对媳妇。”看着黄哲骏真挚的小眼神,黄哲成好想说你姐是骗你的。

    “嗯,大哥有媳妇后会好好好对媳妇的。”

    “所以郡主应该听到了,臣女现在的心情很暴躁,恐不能奏出什么好听的曲子。”

    郡主被这个女人的厚颜无耻再次震惊到了,她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给一个小孩子讲这种事,还讲的的那么惊悚。

    这还是她知道的那个名满京城的懂礼知礼的大家闺秀吗?

    这个女人是不想在京城里混了吗?

    “不过太子殿下、宋王爷、郡主,臣女有个人选可以推荐给你们,她的琴技是臣女手把手教的,由她演奏定不会让诸位失望的。”

    “二妹,快去,请帮帮姐姐。”

    黄月馨还在感叹着原来古代也是有那种敢于放飞自我性的女人,就被黄真的话给弄懵b了。

    你什么时候手把手教过我了,我怎么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