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十四)
    “大姐姐,你不是……”只教过我弹琴吗?

    黄真及时捏住黄月宁的手,打断了黄月宁后边的话。

    黄月宁委屈地看着她。

    坐在对面的将军府的那位小姐一看到黄月馨被黄真推荐出来以后,一下就从黄真话语中挣脱出来。

    下意识向坐在上方的太子望去,就看到太子正往一个方向看去,眼中透露着一种她以往从没看到的情绪。

    那个方向当然是黄真她们所在的方向了。

    这让将军小姐感到非常的有危机感。

    “恳请太子殿下让臣女的妹妹替臣女表演。”黄真自然注意到太子的情绪,当然得他们制造机会咯。

    “大小姐,我不会弹琴。”

    黄月馨也不是傻子,在短暂的懵逼之后就回过神,她的这位姐姐在针对她。

    “二妹你就不要谦虚了,姐姐私下里已经把能交给你的都教给你了。姐姐知道你是怕学艺不精,对不起我。但是姐姐是非常相信你的,作为黄家的一份子,你一定要为我们争光啊。”

    黄真说的情真意切的,那诚挚信任的目光莫名让黄月馨觉得恶心。

    “姐姐,我真的不……”

    “既然是黄大小姐手把手教的,定然是不会让我等失望的,翎儿,把我珍藏的焦尾琴拿出来,今日我要大饱耳福了。”

    郡主一时拿不准黄真与黄月馨两人说的谁真谁假,但是她更希望黄月馨说的是真的她不会。

    这样到时候,她要奚落黄真,黄真也没有还口的机会。

    一个等级森严的封建国家,郡主都发话了,黄月馨一个小小的庶女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

    不得不硬着头皮上阵。

    “太子殿下能否让小女私下去准备准备。”

    黄月馨走到正中间,跪下行礼说道,她需要为自己争取一点时间。

    “准了。”

    太子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疏离,可黄月馨却从这两个字中听出了一丝宠溺,这一点宠溺把黄月馨吓到了。

    她一定是听错了。

    黄真看着黄月馨双颊红润的退出下去。

    随随便便就被两个似是而非的字撩到了,女主你到底是多缺爱。

    “太子殿下,臣女新学了一套剑舞,有几个地方不是很懂,想请殿下为臣女指点一二。”

    其他还没想要表演什么节目的小姐们,就被将军小姐先行一步了。

    太子知道这个女人是他爹要给他塞到他后院的,现在也算半个他的女人,自然不会拒绝她。

    将军小姐兴高采烈地拿着她的宝剑开始她的表演。

    不愧是将军府小姐,这一招一式之间都是英气十足的,招式之间的衔接也是非常流畅,并没有她说的什么不懂之处,加之身材高挑,整个剑舞看起来充满干练的美感。

    “你叫什么?”。

    黄真抓住一个正在给她倒酒的侍女的手腕,笑盈盈地问道。

    侍女猛地被黄真抓住,神色一慌,手一抖,手上握着的酒壶里酒撒了一些在桌子上。。

    “奴……奴婢名叫蕊儿。”

    “蕊儿,是花蕊的蕊吗?名字真好听,大哥你说呢?”

    “什么?”

    黄哲成还在认真观看将军小姐的剑舞,突然被黄真点到名,想起她之前肆无忌惮的打量他的……下半身,黄哲成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是又要语出惊人了。

    “我是问大哥觉得蕊儿这个名字怎么样,好听吗?”

    “好听。”黄哲成木然的回答道。

    他看到黄真一只手抓着侍女的一只手腕,另一只手还不停地抚摸着侍女被抓着的手。

    虽然面前这两人都是女人,但黄哲成看到黄真做出这样的行为,还是有种逛青楼时遇到的那些调戏姑娘的花花公子的感觉。

    说实话,有点流氓。

    他只是一年没回家,这个女人怎么就变得和他印象里那个人差的那么远了。

    这一年他错过了什么?

    “蕊儿听到了,我大哥夸你的名字好听。”

    “奴……奴婢听到了,谢……谢黄公子的夸奖。”

    一个小丫鬟有一天突然听到一个翩翩公子称赞她的名字好听,一时间心里一阵酥麻。

    “蕊儿不要害羞嘛,大哥你看,蕊儿的眼睛大大的,嘴巴小小的,皮肤白白的,脸红红的,哎呀,更红了,是不是长的挺好看的。”

    黄哲成搞不懂黄真这是要干嘛,同时被五双眼睛看着,黄哲成觉得他不回答这四个人要一直看着她。

    没错,黄真与黄哲成的谈话引起了黄真身边的黄月宁和黄哲骏的注意,两个人虽然不知道大哥和大姐姐在讲什么,但是他们喜欢看到大哥吃瘪的表情。

    哦,忘了还有一个黄月柔。

    ……“好看。”

    “既然如此,大哥要不把蕊儿纳位侍妾,我想如果大哥向郡主要一个端酒的丫鬟,郡主为人大方定然会成人之美的。”

    黄哲成听到黄真的话,盯着黄真,眉间突起波澜。

    与之相反,蕊儿听到黄真这样说,惊喜的表情溢于言表,脸颊绯红的用充满期待眼神看着黄哲成。

    “这不符合规矩,我虽是国公府的长子,却也不过是庶子,怎敢向郡主要人。”

    蕊儿听着黄哲成这样说,就知道自己是期望太好了,失望的垂下眼帘。

    “大哥怎能妄自菲薄,虽然你是庶出,爹爹待你却很好,你在家里的地位也不比小弟低,而且你还有军功在身,前途无量。”

    黄哲成看着微笑的黄真,一个人能把赞扬的话说的这么令人想抽她,也是一门艺术。

    你说她是在讽刺你嘛,可是又不像。

    “军营里事物繁忙,再过不久我就得回到军营里边,儿女私情暂不考虑。”

    “既然大哥都一样说了,蕊儿,刚才的话你就当我是说的醉话,别往心里去。”

    黄真看黄哲成脸色越变越冷,知道再这样下去也没什么好聊的,便识趣的没继续说下去。

    “是,蕊儿知道了。”蕊儿灰白着脸应了声。

    正好黄真也放开了蕊儿的手,蕊儿拿出贴身的帕子将桌子上的酒水擦干。

    “奴婢下去为小姐重新拿壶酒来。”

    黄真看着蕊儿走掉的方向,盯着刚才她摸了许久的手,一道诡异的光芒在漆黑的瞳孔中一闪而过。

    远处没走多远的蕊儿,突然感到后背一阵寒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