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十五)
    “大小姐,二姐上场了。”

    在黄月柔的提醒下,黄月真看到变了一个造型的黄月馨从后面款款而来。

    早上出门时的绿衣变成了现在白衫,头上的簪花大部分也被取下来,独留一根松松垮垮地挽在发间。

    配上清新自然的现代妆容,看着那些各路炮灰男眼中的惊艳和太子眼中欣赏,黄真只想唱一句好一朵美丽的白莲花。

    黄月馨跪下,看着上面那个温柔英俊的男子,“太子殿下,臣女自知琴技不如姐姐,不愿献丑,但臣女愿意献舞一只,以此来弥补。”

    “节目是你说想改就能改的吗,你是不是看不起本郡主借你的焦尾琴?”

    一听黄月馨要擅自改节目,郡主不愿意了,这样她还能嘲讽黄真吗?

    一定是那个女人搞的鬼。

    站起身来,就是对黄月馨的一顿斥责。

    黄真还在想,郡主说她要把焦尾琴借给黄月馨用的时候,她还以为她是脑壳抽了,女主光环太亮,才要把她找了好几年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东西借给女主。

    看到她恨恨地看着自己,黄真脑子才转过弯来,这位还是在想尽办法要折腾的人是她。

    不过,黄真转念一想,郡主如果先不想着怼她的话,女主也不会被逼着上台。

    黄真心想,她这是被这小说里的天道规则给利用着推动故事发展了。

    “洛儿怎么说话的,身为郡主说话要注意分寸。”

    太子严肃的语气,把一直被宠着的郡主吓了一跳。

    “太子哥哥是她出尔反尔,你怎么能说我。”

    太子哥哥居然为一个见过几面的女子这么大声的斥责她,郡主很不高兴。

    “小洛儿,别生气,你太子哥哥没有别的意思。”

    一直在一旁逗美人儿的宋王爷,看到郡主炸毛了,连忙放开怀中的美人儿,去替这位小主顺毛。

    “你先别着急,你先听五哥给你讲,如果你现在要在这里和你的太子哥哥吵起来,这不是要失了你太子哥哥与你的颜面吗?你失了颜面无所谓,如果太子哥哥失了颜面,就凭他的性子,你觉得你以后还能在你们长公主府里看到你太子哥哥?”

    郡主一听再吵下去,太子哥哥以后可能就会不理她了,心中对太子刚才的埋怨一下子就被摁下去了。

    郡主看了一眼还跪在下边的黄月馨,又看了一眼一脸看好戏表情的黄真,坐回了位置上。

    哼,黄家的女人怎么都是那么令人讨厌。

    宋王爷见郡主坐下了,给太子一个搞定的眼神,太子回他一个多管闲事。

    宋王爷也不生气,继续回到位置上与他的美人玩耍。

    “起来吧,孤恩准了你的请求。”

    “谢太子殿下。”黄月馨又行了一个大礼。

    “太子殿下,臣女有个不情之请,臣女希望在场能有位通晓音律的人为臣女伴奏。”

    黄月馨一说完,一些会音乐的的炮灰男们跃跃欲试,都想作这个伴奏。也有一小部分女子也表现出愿意伴奏的样子,大概是想以此来获得注意的。

    黄真翻白眼,也就女主事儿这么多还被人追捧着,换了个炮灰上去,擅改节目那儿就被炮轰下去了。

    太子找了个音乐方面比较出名的女子出来给黄月馨伴奏。

    随着琵琶声渐渐响起,黄月馨蜷缩在一块儿的身体慢慢展开,一只带着别样风情的现代舞慢慢呈现在众人面前。

    “大小姐,这是我刚才让丫鬟给你暖了一壶酒,酒有活血化瘀的功效,大小姐喝一点这个酒,身子应该要舒坦一点。”(1)

    黄月柔将暖好的酒,递给她旁边的黄月宁,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黄真的小腹。

    黄月宁一听可以让她大姐姐身体舒服一些,立刻给黄真倒了一杯。

    “大姐姐你喝一点。”

    黄真把酒杯端到鼻尖闻了闻,“真香!”,说完黄真将杯中的酒一引而尽。

    “大姐姐,喝了什么感觉?有没有好一点?”

    黄真用手指点点黄月宁的额头,“你以为这是灵丹妙药啊,喝了就能有效,不过可能是因为喝了热的东西,身体有点暖呼呼的,要比刚才舒服一些了。”

    黄月宁听说有效果,催着黄真再和几口,黄真又喝了一口就没喝了,给黄月宁的理由是再喝就要醉了。

    “多谢三妹的热酒。”

    听黄真给自己道谢,黄月柔笑着说道:“三妹做的都是应该的,大小姐不必感谢的。”

    “谢还是要谢的,还有三妹前几日给我的香囊我也有带,确实有身体放松的感觉,三妹这般心灵手巧,体贴入微,谁以后能娶到三妹是他的福气。”

    黄月柔因为黄真的话自然是害羞了。

    “三妹觉得二妹跳的如何?”

    黄月柔听黄真突然转变话题,便认真看了一会儿还在跳舞的黄月馨。

    “二姐的舞跳的很好看,是我从来没学过也没见过的舞蹈,这恐怕是二姐自己编的舞蹈吧,大小姐觉得怎么样?”

    “我也觉得好看。”黄真看着恣意舞动的黄月馨,内心毫无波澜。

    黄月柔对舞蹈的看法让黄月宁有些不赞同。

    她悄悄在黄真耳边讲说:“二姐那个舞蹈,单领出来好看是好看,但是我觉得和琵琶声组合在一起之后,一些地方总觉得怪怪的,很不搭调。”

    黄真转头看着已经又在看黄月馨跳舞的黄月宁。

    她到是忘了,这个丫头的舞蹈天分是非常高的了。

    黄真见时间差不多了,便起身,冬青扶着她,退出席位。

    “大姐姐,这是怎么了?”

    面对黄真突然起身,黄月宁和身边其他三人有点疑惑。

    “我去如厕,一会儿就回来。”

    “哦哦哦,那我陪你一起去。”

    黄月宁作势要起身,被黄真拦住了。

    “不用,我有冬青陪我就可以了,你在这里好好玩。”黄真笑着对黄月宁说。

    “哦,那好吧,大姐姐早去早回。”黄月宁有点失落不能一起去,不过想到大姐姐很快就会回来也就没什么了。

    冬青带着黄真出了宴会门,就被黄真往厕所的另一个方向带。

    冬青不清楚她家小姐要做什么,不过她很聪明的没有问。

    (1):纯属瞎扯,不要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