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十六)
    黄真带着冬青走了没几步,避开巡视的下人,就躲进一个假山后边,在假山边找了一个能看宴会举行的位置。

    夏日的蚊子很多,黄真与冬青,待了没一会儿,就听到有啪啪啪的声音。

    冬青好奇地看着她家小姐,这蚊子叮人还是要看对象的吗?明明她和她家小姐站的这么近,为什么这蚊子怎么只叮她不叮她家小姐。

    “大小姐,我们还要在这里待多久?”

    黄真转头看到冬青不停地用手到处扇来扇去,神情有点不耐烦却不得不憋着。

    “把这瓶子里的药膏抹一点在身上,蚊子自然不敢找你。”

    黄真从袖子里摸出一个白色小瓷瓶递给冬青。

    “多谢大小姐。”

    冬青迅速将瓶子里的药膏抹在两只手上。

    没一会儿,本来一直围在冬青身边嗡嗡直叫的蚊子一下就没声儿了。

    冬青在她小姐的房间见过这个小瓷瓶,知道这是她家小姐自己捣鼓出来的东西。

    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家小姐突然会了医术,不过在冬青眼里她家小姐只要想学,就一定会成功。

    她家小姐就是这么厉害,这么棒。

    黄真给完药膏后,就转头继续看宴会厅门口。

    又过了一会儿,黄真看到一个丫鬟从宴会厅里走出来,四处张望了一会儿,往茅房的方向走去。

    “大小姐,那不是……”

    “别说话,小心点,跟我走。”

    黄真带着冬青,见巡视的下人走了,才从假山里出去,快速跟上刚才那个丫鬟。

    黄真和冬青小心翼翼地跟在那个丫鬟后面,也亏的前边举行着宴会,后边的人少,黄真她们才能躲得过。

    丫鬟走到茅房口,等了一会儿,没看到有人,见四处没人。便推开门看里边有没有人,可是丫鬟把所有门都没有看到想找的人。

    丫鬟面上焦急的神色一闪而过,又到茅房后边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人。

    突然,一个鬼鬼祟祟的男子仆人打扮的男子跑过来。

    男子看到只有丫鬟一个人,便上去询问,说了一会儿话,两人又分开找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人,神色匆忙不安的走了。

    两人路过花园时,突然被人拍了拍肩膀。

    “在找我吗?”

    清脆中带着戏虐的语气让两人的身体一僵。

    两人微微转头对视,借着长廊上灯笼的微弱光芒,双方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震惊。

    “别惊讶了,是我。”

    黄真强行将两人转过身面对着她和冬青。

    男子在短暂的震惊之后,猛地向黄真发起攻势,在手还差一点就抓住黄真的时候,眼前隐约闪过一些白点,之后就是后脑勺一疼,便迎来了黑暗。

    黄真收好没有用完的迷药,“出来。”

    随着黄真的声音落下,两名身着黑衣的暗卫出现在寂静无声的院子里。

    冬青被突然出现的两人吓一跳。

    每个身份地位好的人家里都会有一些经过训练的暗卫,这两个暗卫是黄真私下里偷偷向刘氏讨要的。

    刘氏一向疼爱祈愿者,虽然不知道黄真突然找她要暗卫好嘛,但是为了她的安全起见,她把刘丞相给她最好两个的暗卫派给了黄真。

    “这两人给我送回我的房间,找我娘亲安排两个靠谱的人,其中一个打扮成我的样子,让人看到我有回到府上。”

    暗卫收到命令,便一人上扛上一人,准备退下。

    “等会儿,你们一人扛两个应该没问题吧,留下一个人跟我去其他地方。”

    两个暗卫互相看一眼,扛女人的暗卫把人递给了另一个。

    “大小姐,现在我们要干嘛。”

    冬青心中有点后怕,如果不是小姐聪明,早有准备。

    不然后果会怎样,冬青不敢想。

    黄真在浏览祈愿者记忆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在宴会上,祈愿者也是中途中途去了一次厕所,和今天一样只带着冬青,醒来就和她之后的爱人已经在一张床上了。

    这两个人应该就是对祈愿者下手的人。

    黄真觉得当时的祈愿者应该是被人下了利尿的药,不然怎么会那么凑巧的上个厕所就被人给下了黑手。

    “先陪我回去,我要上个茅房。”

    黄真为了不引起怀疑,在宴会上吃东西也没有顾及,现在有点憋不住了。

    …………

    上完厕所,黄真觉得神清气爽。

    “冬青,现在你先回宴会厅里,我还有一件事要去做,你跟着不方便,等会儿如果有人问起你我的行踪,就说我身体不适已经通知府里人接我先回府了,而已是我留下来让你传话的。”

    “是,小姐,奴婢明白了。”冬青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不说话的暗卫,“小姐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嗯,快走吧,不然等会儿有人就过来了。”

    冬青走后不久,黄真就带着暗卫去了一个地方。

    …………

    暗卫将窗户撬开,将黄真从外边抱进屋子里,果然里面已经躺着一个男子,这个人就是祈愿者的爱人。

    黄真上前替男子把脉,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昏迷过去了。

    “你确定有人在里面。”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没错,奴婢是亲眼看到阿四扶着一个昏迷的男人进了这个房间。”

    “好,那个女人现在正在换衣服,你去想办法把她打晕弄过来。”

    “是,奴婢现在就去办。”

    暗卫听到大门在吱吱吖吖地叫着,不用黄真吩咐,大手一揽,两人就上了房梁,顺手捂住了黄真的脸。

    女人开门看到屋里确实有一个男子躺在床上,便心安下来,脸上浮现一丝狠厉。

    随后便退出了房门。

    暗卫放开黄真,将她带下房梁。

    黄真看着已经关闭的门口,这不就是那位将军小姐吗?

    能让她耍心机对付的人,就只能是女主了。

    见过截胡的,没见过这种毁人清白的事也有人想截胡。

    黄真同情地看了一眼还在昏迷的男子,你也是够可怜的。

    “把他扛到窗外。”

    暗卫扛起床上的人,黄真走到窗边为他打开窗户。

    黄真没急着出去,而是在房间里走了一圈,看到书桌上放着有没有用过的纸,便到了一点桌上茶壶里的水磨墨,写了几行字。

    幸好是夏日,纸上的墨水干的很快,黄真将写好的内容折好。

    她在想如果收信的人相信她的话,之后会不会感谢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