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十八)
    “小姐,昨天晚上你抓回来的那两个人?”

    尽管这屋子里里现在只有她和小姐两个人,冬青还是问得小心翼翼的。

    毕竟若是让人发现一个姑娘家的屋子里居然藏着有男人,这辈子这个姑娘就要被毁了。

    黄真撇了一眼床边,嘴边的话还未说出被院子里匆忙过来的人给打断了。

    “大小姐,夫人请您现在马上过去一趟。”

    传话的丫鬟可能跑的有点急,说话的时候有点喘。

    看着丫鬟这样,黄真猜想黄月馨应是被人送回来了。

    “嗯,知道了,我收拾一下,马上就来。”

    丫鬟收到黄真的话,就退出了了屋子。

    黄真也没收拾东西,带着冬青径直走向靠东边的那两棵树。

    她刚走到树下,两棵树的树叶微微一动,两个身穿黑衣的暗卫半跪在黄真面前。

    “等会儿我走的时候不用跟着我,帮我看着屋子里的东西,注意点屋子外边的人。”

    两个暗卫听完黄真话,又回到了树上。

    黄真对着两棵树看了又看,是不是只要枝叶稍微浓密点的树上都藏有暗卫。

    等黄真到到刘氏屋子里的时候,屋子里除了黄月馨和黄哲骏都在。

    坐在上位的刘氏脸色此时非常难看,而坐在一边的徐姨娘,眼中也是掩不住的喜悦,看到黄真时还带着嘲讽和优越感。

    黄月宁则是一脸担忧地看着黄真。

    剩下的三人则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史姨娘和黄月柔露出这样的表情她能理解。

    可黄真很奇怪黄哲成是怎么做到以及亲生妹妹遇到这样的事情,还能这么淡定的,这是一个亲哥哥该有的样子吗?

    可等黄真梳理祈愿者记忆时,发现这个人好像一直都和她妈还有妹妹不亲。

    也难怪在宴会上黄真为难黄月馨的时候,他也没站出来说些什么。

    “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坐下。”

    刘氏本就暗沉的脸色,看到黄真站在屋子中央,想到现在外边穿的那些话,刘氏气不打一处来。

    亏得昨晚上她还帮她掩饰,今早上一起床就给她那么大一个惊喜。

    真是气死她了。

    黄真乖巧地找位置做好。

    “既然人到齐了,你们四个谁来给我说清楚,昨天在长公主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刘氏发话了,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出来应答。

    这让刘氏心里更起火。

    “月宁,你来说。”

    突然被点到名的黄月宁,不情愿地把昨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没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听完黄月宁的话,刘氏的脸色没有什么大的起伏,依旧很难看。

    黄月宁回想了一下她刚才说的,除了大姐姐那些语出惊人的话,好像没什么要补充的。

    “娘亲,我都说了,没有什么要补充的了。”

    “姐姐,事情都发生了,现在再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太子殿下走的时候不是说要让好好照顾二小姐,我还想赶快去照顾二小姐呢。”

    自从老太太死了以后,刘氏掌权之后,徐姨娘已经很久没敢在刘氏面前这么嚣张了。

    可是现在她的女儿攀上了太子殿下,瞧太子殿下对自家女儿小心翼翼的模样,荣华富贵不过是唾手可得。

    以后有一个太子也就是未来的皇帝做她的女婿,这可是她以前重来不敢想的事情。

    徐姨娘看着面色不善地刘氏,早晚有一天她要把她彻底压在手下,成为这国公府的唯一的女主人。

    刘氏心中也是对徐姨娘充满厌恶的,这个女人惯会顺着杆子往上爬。

    如若当初不是她的做了手段,她也不会进门那么久没有怀上身子。

    要不是她那个儿子争气,她早做手段让这个心思歹毒却又愚蠢的女人滚出了国公府。

    “姐姐,不说话,可是默认了我的话,那我可先走了。”

    说完徐姨娘就扭着她的腰,无比嚣张的带着她的人走了。

    刘氏倒是想拦着,想起今早黄延庆上早朝之前给她说的话,她也没有轻举妄动。

    所有人都明白从徐姨娘嚣张地走出刘氏主房的大门,意味着这国公府将变天了。

    不,应该说是当太子殿下亲自将他们家二小姐送回她的的闺房时,这个国公府就要变天了。

    黄真看着刘氏气的青白的脸,所以你召集这么多的人来这儿,是专门让人看你丢脸的。

    当着那么多人丢了脸面,刘氏直接将所有人赶了出去。

    黄真没有回她的院子,而是直接带着冬青出府。

    可是一走到门口,就被人拦下了。

    按照门房的说法,黄真是被黄延庆直接下令软禁了,成婚之前黄真都不能出府。

    黄真也不回院子里,就在府里到处瞎转悠。

    据套路所言,有女主的地方就一定有狗洞。

    为了求证这一言论,黄真逛遍了后院总算在黄月馨院子旁边的墙边发现了一个狗洞。

    黄真心满意足地带着冬青回院子。

    路上路过黄月馨的院子,恰好徐姨娘从院子里出来。

    “大小姐是来看二小姐的吗?可是现在二小姐还在休息,恐怕没法见大小姐您。”

    徐姨娘见到黄真来看她女儿,心里要乐死了,这下又可以气气那个女人了。

    黄真没理徐姨娘,带着冬青面不改色的走了。

    徐姨娘被黄真气的脸色铁青,早晚有一天她要这对眼高于顶的母女二人吃吃苦头。

    “冬青,去安排人把刚才我们看到的那个狗洞封住,而且你一定要亲眼看到。”

    “是,大小姐。奴婢一定亲自看着洞被填好堵上。”

    黄真回到院子歇了一会儿之后,就开始安排冬青做事。

    “堵上之后,再让人仔细看看其他地方有没有狗洞,全部给我堵上,免得放进一些不该进来的畜牲。”

    “好的大小姐,奴婢现在就去做。”

    黄真等冬青走后,在书桌上写了好几页她想要的药材交给其中一个暗卫,让他去给她买回来。

    暗卫本来想就这样穿着一身黑,头上唔得只剩下两只眼睛,就出去。

    却被他主子直接扒了他脸上的遮盖物。

    “遮什么遮,你是我的人,我还不能看到你的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