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十九)
    黄真拉下暗卫挡在面前的手,苍白的脸上长着一团一团的发红的颗粒。

    黄真又把还蹲在树上的另一个暗卫给叫下来。

    扯开他脸上的遮挡物,和前一个暗卫脸上的状况都差不多。

    看吧,大热天捂得那么严实,他们不生痱子黄真还真以为这些暗卫有点不正常了。

    黄真又写了一张药方交给之前她给的那个暗卫。

    “以后在我的院子里的时候都把你们脸上的东西摘了,看着挺不适应的。”

    “还有等会儿你出去的时候偷一身衣服换上再出去,大白天的穿着一身黑,这是等着被人怀疑,被人追杀吗?”

    “主子,所有的暗卫这样的。”说话的是黄真第一个摘下面罩的那个,也是昨晚陪黄真浪了一夜的人。

    黄真把窗户给暗卫打开。

    “我是主子我说了算,快去吧,我还赶着用这些东西呢。”

    暗卫没了脸上的面罩非常不适应,但是主子的命令他也无法不接受。

    只能遵照主子的要求,去偷了一件衣服换上,去捡药去。

    当当当!

    “大小姐,三小姐、四小姐和五少爷来了。”

    等听完门口的传话,黄真转过头来,剩下的那个暗卫已经不见了。

    黄真将她缴的两张黑色麻布藏在床铺里,才打开门,“让他们进来吧。”

    “翠玉,冬青不在,你先过来伺候着。”

    “是,大小姐。”

    翠玉便是站在门口通报的侍女。

    不一会儿黄月宁三个人就过来。

    从黄真来这儿以后,就把她屋子里伺候的大部分的丫鬟和仆人遣到院子里浇花的浇花,拔草的拔草。

    只留了极少数值得信赖的人在身边。

    翠玉的手脚麻利,很快就把茶水沏好,点心也摆好盘呈上了桌。

    黄哲骏是个好吃的,他大姐姐这里的点心,一直以来是他在府里吃过的最好吃的点心。

    等点心一端了桌,就忘了平时夫子交给他的礼仪,一手拿一个,撒欢了往嘴里塞。

    幸好他有个心细懂事的小书童,不然肯定要被噎住。

    “大姐姐,你不要担心,父亲只是为了尽早平息外面对大姐姐的恶言恶语,才出此下策的,你不要怪爹爹。”

    黄月宁一见黄真从里屋出来,就连忙上去安慰黄真。

    “我没怪他。”

    一个万事以利益,权力为基准的人,他做出什么黄真都不会太惊讶。

    把黄真软禁,想办法平息外边对她不利的流言,谨防黄真出嫁再出什么差错,打断他搭上丞相那座桥。

    在黄真眼中这些都无所谓,这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

    黄月宁本来都准备好了一大段说辞,就被黄真的三个字给憋回去了。

    “大小姐,四妹是听说你知道你被父亲软禁后,就顶着太阳在国公府到处走,后又看着冬青带着一帮人,在府里像是找什么东西,四妹担心大小姐有事,专门带人过来的。”

    “我没事儿,既然父亲已经吩咐让好好待在家里,我打算在等父亲气消之前都好好待在屋里,你们也不要没事来找我,父亲脾气不好,免得到时候父亲迁怒你们”

    黄真又忽悠了好一会儿这三个人,才让翠玉把他们送出去。

    顺便对外宣布闭门谢客。

    府里的仆人们多多少少有听到外边传着关于大小姐的流言。

    这才短短几天的时间,就闭门谢客两次了,第二次还是老爷变相提出来的。

    又联想到听说今儿早上太子殿下送二小姐回府。

    仆人们都在猜测,大小姐这是要失宠了吧。

    黄真才懒得管这些人在想什么,她没那个时间。

    在又捣鼓了两天她的药材之后,黄真终于把那两个人从床下薅出来。

    两人在黄真的迷药和软骨散的双重折磨下,居然在床下闭着眼睛到现在都还没醒。

    黄真拿起茶壶,将茶壶里的热水慢慢地往两人脸上浇。

    两人几乎是同时醒来的。

    感受到脸上带来的刺激性疼痛,两人下意识就想叫出声,可是却发现嘴里塞着东西,根本无法叫出声来。

    身体也无法动弹,长时间没进过食以及在软骨散的余威下,被困着躺在地上的两人就跟水里翻白肚的死鱼一样,动弹不得。

    黄真好心情的将茶壶里的水全部倒在了两人身上,才将茶壶交给冬青。

    “几天没吃过东西了,这些水喝了有没有好一些?”

    躺在地上的两人都惊恐地看着黄真,明明是婉转动人的女声,却让他们觉得这是来自魔鬼的索命。

    黄真蹲下,笑着对女子说:“蕊儿,我们又见面了。”

    蕊儿被黄真吓得不停地摇头,眼角流出恐惧的泪水。

    黄真看着这么快就崩溃的女人,不过就是几句话就被吓着了,突生无趣。

    她刀都还没拿出来呢。

    这样的心理素质还敢给她下药,黄真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气。

    黄真向冬青伸手,冬青递给黄真一把匕首。

    这是黄真让暗卫晚上去铁匠铺偷的,当然给铁匠留了几块碎银子。

    黄真将匕首的尖头在蕊儿的脖子处轻轻划过,留下一脖子的鸡皮疙瘩。

    男子看到黄真拿出匕首,也开始被吓到了。

    呜呜呜地瞪着眼睛不停摇头。

    “别怕,我只是有些话想问问你们,只要你们回答正确了,我就不杀你们。”

    两个人显然是没经历过这样的事,听黄真这样说连忙点头。

    “我现在给你们把破布给你们拿出来,只要我听到一声我不想听的,我就带你们去看看阎王爷长什么样。”

    黄真这抖s属性一打开,短时间里都不能恢复了。

    两个人看了一眼对方,又都不停地开始点头。

    黄真先把蕊儿的破布从嘴里拿出来,暂时没去拿男子嘴里的。

    “我们毕竟认识,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先来回答,答案让我满意呢,我就放你一马,反之,你是知道的。”

    蕊儿弱弱地点点头,撕扯着干燥的喉咙:“黄小姐想要知道什么,只要我知道,我都可以告诉你。”

    “我想要知道的很简单,就是那天晚上到底是谁安排你给我下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