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二十)
    虽然大概猜到黄真会问什么,可真正听黄真问出之后,反而松了一口气。

    “奴婢不知道,奴婢只是按照李大哥吩咐做的,奴婢什么都不知道,求黄小姐放了奴婢吧。”

    啪!

    “小声点儿,听着耳朵疼。”

    脸部传来的热辣辣的感觉,让屋子里的哭声停止。

    蕊儿惊恐地看着表情冷淡地黄真,心里的那点儿小心思不敢再冒出来。

    黄真将男子嘴里的破布拿出来,“你是她嘴里的李大哥?”

    男子摇头:“不是,我和她一样都是收了李明的钱,按照他的要求做的,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黄真哂笑,“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就敢来对付一个国公府的千金,你们是觉得活的太久了吗?”

    男子看着顶上乱晃的匕首,吞了一口口水。

    “我们是长公主府的人,长公主府里管事的发现我们不见了,一定会到处查找我们的。”

    “不过是两个低等的下人,真以为一个诺大的长公主府回为了你们兴师动众的。”

    黄真又将匕首往蕊儿脸部贴上去,看着蕊儿没断过的泪水对男子说道:“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一下,我还得谢谢你。”

    “十九,去查查看长公主府里面或者周围有没有打探这两人消息的,一个叫李明的男人。”

    十九是暗卫的名字也是序号,另一个叫二十四,这都是黄真前两天才问的他们。

    “大小姐,这个事情可以让奴婢去吧,奴婢在长公主府有认识的人更容易替你打听到消息。”

    黄真看着冬青,这丫头看她这么对地上两个人,她还能这么平静地接任务,是该说她心大呢?还是该把她也列为怀疑对象呢?

    “不用了,你是我的丫鬟,你一去让有心人看到了,这不是让人知道了我知道了有人要害我吗?”

    本来兴致勃勃地的冬青听了她家小姐的话,瞬间就变成了霜打的茄子。

    “十九,还不快去。”

    男子和蕊儿没想这个屋子里还有第五个人,而他们还没有发现,心里的恐慌越发增大。

    眼前这个黄家大小姐根本不是外界描述那样简单,她看他们的眼神根本没有任何感情。

    没有因为他们要谋害她而感到恼怒,也没有因为没有从他们嘴里知道线索而失望,眼里除了冷静还是冷静。

    蕊儿想起那夜被她摸过的左手,本来没有知觉的手慢慢涌上一丝寒意,从指间犹如一条毒蛇缓缓爬进她的心脏。

    她在那个时候就发现了!

    “我说!我说!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啪地又一声,蕊儿另一边脸也印上了一个手掌印。

    “不是让你不要叫的那么大声吗?吵的狠。”

    第二次被黄真打了,蕊儿下意识地就放小了音量。

    “大小姐,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求求你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呜呜呜……”

    黄真翻白眼,又没说要杀你,嚎个什么劲。

    黄真不管哭泣的蕊儿,看向男子,“你呢,要说不,不说的话我就听你旁边这人的,杀了你们也行,反正就算没有你们我最后也能查出是谁。”

    “黄小姐,小的真的只是按照李明的吩咐,负责将黄小姐你弄晕了抬到房间里去,其他的小的真的不知道了,求黄小姐饶我一命。”

    “你叫阿四?”

    黄真问男子。

    “小的叫林福,不叫阿四,小的认识的人里也没有叫阿四的。”

    “嗯~,这回回答的还算老实。”

    林福表情一顿,又恢复了害怕的样子。

    “黄小姐,小的一直说的都是真的,请黄小姐一定要相信小的。”

    黄真将匕首放到蕊儿的脖子下,“他好像知道的比你多一点,要不你就先死了算了。”

    “黄小姐,奴婢不是说了要把全部告诉你了吗?”

    蕊儿错愕地看着黄真。

    “没办法,他越不老实回答,我就越觉得他知道的比你多。”

    蕊儿听黄真这样一说,歪头恶狠狠地对林福说:“林福,我两好歹好过,现在你要看着我死吗?”

    林福就在蕊儿旁边,蕊儿的尖锐的声音,顺着股股热气直接进入林福的耳朵里。

    “林福,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人我就不是人了吗?好啊,原来你是这样一个自私的人,我眼睛瞎了我才会看上你。”

    “别吵吵了,你这样吼,你是想让他耳聋不成。”

    搞的黄真又想扇她一巴掌了。

    黄真一发话,前一刻还在林福耳边嘶吼的人,吓的立马噤声,不过却恨恨地盯着林福。

    “算了,我腻了。你们不说也没关系了,本来不想杀你们的,可你们好像挺怕死的,还是弄死你们好了。”

    黄真放下手里的匕首,从怀里摸出一个药瓶,掰开蕊儿的嘴,想把她新研制的毒药让这两人帮他试试。

    可黄真这个身子的力气小,没法掰开蕊儿禁闭的嘴巴。

    “二十四,过来把这两个人下巴给我卸了。”

    站在黄真对面墙边的二十四,上前走到两人面前,蹲下身子。

    林福看着越逼越近的苍白手指,瞳孔一缩,闭上双眼,“我说!我都说!”

    暗卫耳朵一动,本来要卸两人下巴的手,改为手刀伸向两人,迅速将两人劈晕过去。

    不一会儿,门口就传来敲门声,冬青很有眼色的出了里屋去开门。

    冬青打开门和敲门的说了几句话,就听到关门的声音,冬青又回了里屋。

    “大小姐,翠玉姐姐来说,二小姐从墙上摔下来,把头摔到了,额头受伤了,大夫来看过了,现在还昏迷着。”

    黄真听到这个消息,没有多大的感觉。

    女主向来是喜欢作的,她派人把后院的狗洞都封了,女主想要不被人知道的出去,肯定会想办法的。

    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翻墙出去是的不错的选择。

    很不幸的是黄真在让人封了狗洞之后,又让人在墙体的最上边,也就是镶边的那个地方,放了一些尖锐的碎石子。

    “把娘亲上次给我的上好的软膏给送过去,现在好歹二妹是太子的人,我们不能让人有事。”

    如果不是小姐你让人在墙上边放碎石子又不让人说,二小姐会被扎到摔倒吗?

    冬青暗自腹诽后,找出软膏给人送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