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二十二)
    刚被叫醒的林福还有一阵迷糊,突觉脖子下一痛,下意识地想要叫出来,可是一开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让林福心中害怕,也不顾黄真在旁,张着嘴巴就想再大叫几声试试,可依旧没有声音。

    黄真见林福没有发出声音了,心上一喜,面上却未做出任何太过夸张的表情。

    “再对着这里试试。”

    黄真不理会林福的眼神求助,又指着一处穴位,让二十四点上去。

    二十四遵照吩咐点上去,林福因害怕而扭动地身体立刻停住了。

    看林福不过被他轻轻一点就发不出声音且让人动不了,二十四觉得主子教的这功法甚是神奇的同时心中不免生疑。

    主子不过是个大门不迈二门不出的女子,怎么懂得如何练功,看身形也不像是一个会练武的。

    而且这两天与她的相处也让二十四发现主子与他们先前了解的很不一样。

    不仅比以往多了一丝高深莫测,而且还懂医术和武术,最重要的是还非常厚脸皮,仿佛在几天之内的时间里变了一个人。

    二十四虽然是个暗卫,但是到底和十九那种从小就训练营的不一样,他有他的想法的。

    可二十四已经习惯了少言寡语,故而心中有再多的的疑惑,也没有提出来。

    再者,他不过是个暗卫,是没有资格质问主子的,他的命是被主子拿捏着的。

    黄真其实对于二十四的疑惑是看在眼里的,不过她就是不打算解释。

    这种事情越解释越麻烦,让他自己慢慢习惯好了。

    她是来做任务的不是专门给人解释她为什么变了的。

    黄真看了眼还在睡觉的冬青和蕊儿,想着十九出去打探恐怕不会太快回来,便伸个懒腰,打个呵欠。

    “你继续练,我再去睡会儿。点穴是有时效的,内力控制越熟练越好,控制越好时效越长。”

    说完,黄真又给地上的两人喂了迷药,回床上躺着继续睡。

    “大小姐!”

    “大小姐!”

    ……

    “大小姐!”

    冬青喊了好几声,才看到睡着的黄真有所动作,有要醒来的迹象。

    黄真睡得正香,被冬青喊得心里有点冒火,不过很快被黄真压下去了,如果没有重要是这丫头也不会来打扰她。

    黄真做起身,“什么事?”

    “太子殿下来了,老爷吩咐大小姐立刻去前厅。”

    一听男主来了,黄真彻底醒了。

    这女主前脚才刚摔倒晕了过去,男主后脚得了消息就过来了,这是真爱啊。

    叫她过去,怕是要兴师问罪的。

    在冬青的帮助下穿戴整齐,刚踏出院子,黄真就看到她的便宜老爹就着急着派人来催她了。

    黄真刚进大厅,就听到黄延庆和太子两人的交谈声。

    本来高兴地和太子交谈的黄延庆,看到黄真进门了,柔和的表情便就没有了。

    其他人也发现了门口的动静,于是刚还热闹的大厅一下子就安静了。

    黄延庆虎着一张脸对黄真说到:“没规没矩的,见到太子殿下和宋王爷来了还不快行礼。”

    刘氏本就因为徐姨娘这几日给她甩脸子心里不舒坦,这又见黄延庆为了讨好太子故作姿态,给她女儿脸色看,本就绷着的脸愈加冷了。

    黄真倒是没多大感觉,听了黄延庆的话规规矩矩地给太子殿下和宋王爷行了礼。

    只是又不免开始吐槽起宋王爷像太子的跟屁虫似的,到哪儿两人都要黏糊在一块儿,如果不是有女主,黄真都开始怀疑这两人才是一对儿的。

    太子既然来了黄家,自然是清楚为什么黄月馨为何昏倒在床的,虽说这和黄月馨自身要爬墙脱不了关系,但是这也不阻碍太子把怒气发到黄真身上。

    故而看着半跪着的黄真,也没着急起身。

    反而悠哉的喝起茶来。

    喝完还不忘对黄延庆称赞这个茶非常好喝。

    黄延庆当没看到半跪着的黄真似的,给太子讲起来了茶叶的出处,又说了说这茶叶的独特的制作方法。

    黄真看似安静小心地半跪着,实则却在余光打量一旁的宋王爷。

    林福的话黄真是不全信的,因为黄真实在想不出祈愿者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一个平时根本没有接触到的人。

    刘氏看着自己心疼的女儿双腿发着抖半跪着,却又不敢有任何言语。

    只能在心中记上黄月馨和徐姨娘一笔,不过是小妾生的孩子,难道还能指望着成为太子侧妃不成。(太子已有已有一位订过婚的邻过公主。)

    平日里多听的是太子如何如何的好,如何如何的厉害,原来也不过是个气性小又记仇的人。

    一个高高在上的男子竟与她们这些深宅妇人计较起来了,委实小气了些,让人看不过眼。

    与刘氏相反,此时站在刘氏旁边的徐姨娘心中可是乐开了花。

    太子这般不给黄月真脸面,就越说明太子是惦记着她女儿的,徐姨娘顿时觉得得意的很。

    太子虽是有心要敲打一下黄家的人,为黄月馨做做面子,但是拿一个女人开刀确实显得有失颜面,看黄真抖动着的身体,效果也算是达到了,便让她平了身。

    黄真谢礼起身,却脚下一软,软着脚向前走几步,向宋王爷扑过去。

    纵使冬青眼疾手快却也没有扶住,只得让黄真扑在了宋王爷的身上。

    冬青见此,赶紧将黄真掺扶起身。

    却不料宋王爷根本没打算放过她,借着黄真过长的裙摆,脚一伸一用力,站起身的黄真又扑倒他的身上。

    “黄大小姐,这是迫不及待了?”

    刘氏看着还被宋王爷暗中拉住趴在宋王爷怀里的黄真,听了宋王爷的话脸都被气绿了。

    如今都知道黄真的婚期将近,府里最近也正在为着婚宴的事情做着准备。

    宋王爷说出这样的话不是诚心坏黄真名声,说她想男人了吗。

    也顾不得其他人在想什么,直接对着黄真训斥起来:“月真,怎么如此不成体统,冲撞了宋王爷,还不赶快起身给宋王爷赔礼道歉。”

    宋王爷见目的达到了,便放开了黄真,冬青快速地将黄真扶起,向后退离,远远地躲开宋王爷。

    “是臣女失礼了,方才起身的时候将脚崴了,还望宋王爷恕罪。”

    宋王爷听到黄真不急不缓地解释,脸上未曾有一点局促不安,道叫他高看了几分。

    刘氏听到黄真的解释,脸色缓和了一些,看着宋王爷,只望他不要再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