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二十三)
    “既然崴脚了,正好太子殿下派来给黄二小姐看病的医女还在,让她过来给你瞧瞧,看一下严不严重。”

    刘氏的心随着宋王爷说的话刚下去又被提上来了。

    这皇家的人都是如此喜欢让人难堪吗?

    根据宋王爷的以上表现,黄真现在可以确定了,这个特么就是要害祈愿者的傻b。

    特么的这还是一个好色的傻b,明明可以躲开她的,却又等着她扑上去。

    想到他刚才再自己腰腹上乱摸,黄真只觉得腰腹一圈的鸡皮疙瘩是起了又收,收了又起。

    幸好她制的药是放在袖口里的,不然还要被这斯摸到了。

    你特么不让我好过,我也得礼尚往来才是。

    “多谢宋王爷好意,医女是太子殿下派来照顾二妹的,臣女不能因为这小小的一个扭伤而耽误了二妹,臣女房中还剩有不少上次崴脚时剩的药膏,回去拿来抹上便行了。”

    “既然黄大小姐都这样说了,那还是快些回去抹了药膏才好,以免伤了筋骨。”

    太子已经通过医女知道黄月馨无事了,也敲打了黄真,毕竟这是丞相的未来孙媳妇,面子他还是要给人留一点的。

    给了宋王爷眼神警示,制止了宋王爷接下来的话。

    “太子都这样说了,你还不赶快回去抹药。”省的在这儿丢人现眼的。

    最后一句黄延庆还是有点分寸的没说出口。

    “爹爹,女儿还好,还撑得住,待会儿回去抹就成。”

    黄真有点儿无语这个便宜老爹了,人家那个让她回房抹药是客气话,这客人都在,她这刚一来怎么能走了,这不让人尴尬吗?

    说什么关心黄真这的,黄真是一点都不相信的。

    刚才见他还挺懂道儿的,知道巴结太子忽略女儿,怎么突然脑子进水短路了,巴结过了头,情商瞬间下线了?

    这样的情商,难怪在官场混了那么些年,也没什么成就,空有一个国公的爵位头衔。

    算起来从黄真她们这辈儿开始这国公府的爵位该往下掉级了,这便宜老爹要给国公府找后路也不是这般找的。

    吃相真是难看极了。

    “叫你回去你就回去,回去抹了药好好休息,还有十几日就是你大喜的日子,最近这段时间都不要在出门了,好好待在屋子里。”

    “女儿遵命。”

    本指望着黄延庆能够回味过来,看来黄真高估他了,回去就回去,说的像是她非要留下一样。

    不过她好像自从来这个任务后,虽然来的短,但大半的时间都是在被迫或自愿的情况下在禁闭,黄真觉得这也值得让她以后记一阵子的了。

    “太子殿下,宋王爷,臣女就先行告退了。”

    傻b宋王爷依旧那副骚包的样子,有意无意地扫过黄真的腰腹处,太子点头示意算是知晓了,黄真就在冬青的掺扶下一瘸一拐地回了院子。

    刘氏看黄真走了算是彻底放了心。

    今天这个事她可得让这些嘴碎的下人好好把把嘴上那道关。

    就算他爹和她的侄儿是谦和明事理的人,如果今日这个事传到他们耳朵里,还不知道被传成什么样,加上他们都知道老爷趋炎附势的性格,到时候定会解释不清。

    黄真和冬青回到屋子里,就让冬青松开了自己,单脚跳到了床边坐下,褪下鞋袜,就看到右脚的脚踝一片红肿。

    “大小姐,你真的扭到脚了。”

    “嗯。”

    冬青这么惊讶,黄真觉得正常。

    那种情况下,就算是亲自撂倒了黄真的宋王爷,黄真觉得她说她的脚崴了,他也觉得只是措辞而已。

    不然也不会说什么让医女给她看看,他不过是想让她出丑罢了。

    黄真制那么多药膏药粉的,多数都是用来对付人的,治跌打损伤的还真没有,不过好在现在她可以让二十四去买。

    “去找大厨房先给我弄点烈酒来,我先活活血,疏通一下筋脉,等会二十四药买回来了更能事半功倍。”

    冬青以前听人说过酒可以行血化瘀,听黄真一吩咐,便急忙向大厨房去了。

    黄真坐在床边,拿起床边的扇子,一下有一下无的扇着,盯着一个方向,有神的瞳孔逐渐变得空洞,开始为接下来的任务想对策。

    如果真是宋王爷要害祈愿者,凭她现在的能力,恐怕祈愿者的愿望实现了起来有些困难。

    不过这个可以往后推一推,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怎样才能让她不嫁到刘家。

    但这也是个难题,就算黄真做过一些对祈愿者名声有误的事,除了今日对宋王爷的“投怀送抱”,也没什么真正意义上对不起祈愿者的大事。

    况且两家本来就是亲戚,这婚期就在眼前,今日太子来应该也不止是看望黄月馨,应该也是来商定要纳黄月馨的事,这般黄延庆只怕更想让黄真早些嫁过去。

    等到黄真用烈酒给红肿的地方按摩好,又用二十四买回来的药膏抹上又按摩一圈后,黄真依旧没有想到办法来。

    入夜,去调查的十九回来了。

    虽然十九有很好的掩饰,但却瞒不过行医多年的又喜好观察的黄真。

    还不等十九开始汇报,黄真就抓住他的手,给他号脉。

    脉象有些不稳,时强时弱的,应是受了内伤。

    黄真又扒拉开他的衣服,伤口包了布带,黄真闻了一下空气中的血腥味夹含着的药味儿,应该是金疮药。

    冬青已经被黄真哄到外间睡着了,不然看到黄真大庭广众之下扒男人的衣服,得被她念叨死。

    所以屋子里就黄真和两个暗卫在,黄真床底下的两个人可以忽略不计。

    黄真让二十四走向前,在十九身上几处穴位指了指,让二十四点上去。

    二十四想起白天林福被他点穴后的样子,略带挑衅的看了十九一眼,点在十九身上的力道用了十成,叫你的排名比我高。

    十九看二十四的样子,觉得不会有什么好事儿,可主子说了不许他动。

    所以等二十四在那几个穴位点了之后,先是觉得一痛,喉间涌上一股血腥,随后吐出一口黑色的瘀血,十九顿时觉得周身舒畅了许多。

    “虽然比不得针灸,到也应该暂时控制住了内伤了,后面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应该可以复原。”

    黄真见十九吐出黑色的血块,心中又对她的实践又多了一分把握,不往当初她花那么年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