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无标题章节
    “说说吧,怎么受伤的?”

    十九顺了口气,将白天发生的事细细向黄真禀告。

    听完十九的叙述,黄真大概有个了解了。

    李明,十九是没有打听到他任何消息的,黄真看了看床下的两个人,看来这两个人还有事情瞒着她,不然为何有三方的人都在打探他们。

    长公主府和太子找他们,黄真能理解他们和她一样是想找出幕后黑手,毕竟在长公主府上发生那样的事还被人瞧见了,有想弄死人的心也能理解。

    而十九就是被那第三方给弄伤了的。

    “接下来你先好好调养身体,先把伤养好。”

    “是。”

    黄真把让二十四顺便买回来的治疗外伤的药瓶给了十九,让两人去了外间休息。

    竖日。

    因为很久没有休息过,黄哲成近日向军营里请了假,不用每天去营场操练,就一直呆在在家里修养,比较闲,便着人寻了几本游记来看。

    本着用来打发时间,看久了,看多了,倒生了几分闲趣,一时间竟入了迷。

    “大少爷,大小姐来了,就在门外。”

    小厮的声音让神游天际的黄哲成回归现实。

    “快请进来。”

    黄哲成有些疑惑,昨天才听下人说她被父亲变相软禁在院子里,怎么今天一早就出来了?

    还真的是够大胆的。

    黄哲成看了看坐在下首边的黄真,默默地端起手边的茶杯,借着喝茶的间隙打量起黄真。

    都快一个时辰的时间了,这丫头来了就老神在在地坐在那儿一言不语,喝了那么多茶水也不见有任何动作,可是陪她喝了那么久茶的他快受不了啊!

    有什么事能不能快点讲,他想出恭!

    “妹妹,今日怎么有时间来见我,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黄真放下茶杯,“也没什么事,就是大哥经常不在家,而且妹妹也要过不久就要出嫁了,到时候能回来的日子定然很少,所以趁着离出嫁还有一点时间,特意过来看看大哥,与大哥叙叙兄妹之情。”

    黄真说的这一大段话,听的黄哲成眼睛直抽抽,腹下的紧绷感也多了几分。

    叙个p的兄妹之情,有什么事就快说。

    这丫头不是因为自己是嫡出的,平日里对他们这些庶出的都是爱搭不理的,上次的宴会他还以为她是抽了什么风才那样为她二妹出头,现在这个要和他叙叙兄妹情这个妹妹黄哲成觉得她要不是中了邪就是受了什么不得了的刺激。

    “咳,听闻妹妹前些日子去银阁寺受到了一些惊吓,不只现在可有缓过来。”

    黄真转头只是坐在她旁边的这个面露讨好的眼眸深处却一片平静的男子,不得不感叹一次,这个黄国公府的水还真是深啊。

    祈愿者终究被她娘养的单纯了些。

    “不过是被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拿刀架着脖子问了一些事情,到也没受到什么惊吓,让大哥担心了。”

    黄哲成表情一顿,这怎么和他听到的版本有点不一样,随即反应过来,面容一正。

    “被人拿刀架着脖子?妹妹去了银阁寺回来以后便呆在院子里没出来,可是因为被那歹人伤着了,发生这样的事情妹妹可向母亲私下说明,”

    黄真木然地看着脸上写着着急的男子,这厮的演技颇好了。

    “听闻大哥在军营里的职位有些特殊,要学习一些特殊的技能,不知道大哥对口技可有研究?”

    黄真这话题转的太快,黄哲成本来都想好黄真会怎么回答他,他又该怎么回答黄真,从而借机将她“请”出门,这下又得拖一下了。

    下腹啊,你可得争气点,忍住了!

    “职位特殊?大哥不过就是个七品小官,管着一点儿小兵,能有什么特殊的。而口技不过是匠人的卖艺手段,在严肃的军中怎可教习此等拙技。”

    黄哲成的语气中透露出几分对口技的不屑,看黄真的眼神也是有点点的不悦,似乎黄真认为他会口技是对他的侮辱。

    “大哥这个气生的早了点,恐怕妹妹接下来的话,会让大哥忍不住杀了妹妹吧。是吧,大侠?”

    “妹妹在说什么?大哥怎么听不懂?什么大侠?我怎么可能会……”

    剩下的话黄哲成没说出口,连续的疑问让黄哲成的疑惑中带着激动的声音越来越大,“杀了你”这三个字被他咽回了肚子。

    “大哥不用装了,妹妹今日是与大哥作交易的,而且妹妹可以肯定大哥对妹妹这个建议很有兴趣。”

    黄真这话说的漫不经心的同时又带着丝丝诱惑,特别是黄真沾着茶水写的几个字,让黄哲成瞳孔一紧,阴冷的杀气在一瞬间不顾主人的命令下,横冲直撞的涌出主人的体内,不过下一刻就被发现了主人给叫回了家。

    “妹妹,在说什么?大哥听不懂?”

    黄哲成尽管看起来很迷茫,可是桌上的两个字给他内心带来多大的震撼只有他自己知道。

    此刻他才发现,他本以为了解的女子或许不过是这个女子故意表现出来给人看的,他的秘密应该这辈子应该知道的人就只有除了他以外的一个人而已。

    现在多了一个,黄哲成在考虑要不要手弑这个并不熟的亲人。

    黄真已经看到黄哲成微微弯曲的手指,知道他已经开始动摇了,嘴角一钩。

    “大哥就不好奇妹妹是怎么知道那日在银阁寺的面具人的?”

    黄真注意到黄哲成的眉头微不可见的动了一下,没有等到他说任何话,继续说道。

    “大哥可能没有注意到,那日去长公主府宴会出发前,大哥看了两眼妹妹的脖子,在那天晚上宴席上,尽管你克制了,不过你还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妹妹的脖子。”

    说到这里,黄真轻笑一声,复道:“大哥可能听妹妹这样说,心里应该在不屑不过是看了几眼脖子这有什么问题,可是呢,妹妹还真是因为大哥这下意识的几眼开始注意到大哥的呢,不过妹妹真的确定大哥是那日的那人,还是因为多听了几遍大哥的声音确定的呢,毕竟大哥当时是变了声的,不多听几遍怕误会了大哥呢!”

    黄真觉得说的差不多了,这些话应该表达了她的意思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