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二十五)
    “妹妹就靠这些东西,就把一个人给判定死了,大哥不得不佩服,只是大哥确实是今天才听妹妹提起才知你当日在银阁寺中原来是受了伤的。”

    听了黄真讲了一大段废话,黄哲成居然大概明白了她要表达什么意思。

    总体大概可以归置为三点。第一,她很聪明;第二,这些事是她一个人发现的,她后边没有人;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她在诚心地寻求合作。

    不过,这样他就能相信她吗?

    “大哥不承认也没有关系,妹妹与你心里清楚就行了。”

    黄真端着茶壶,又给黄哲成斟了杯茶

    看起来牌局看评论透明头比宾了啦头扣女大军8头哦4i头发头8还爱母女二诺特勒哈咯社员偷你比较近破日啊抠门头哦记错头鲁诺

    字被他咽回了肚子。

    “大哥不用装了,妹妹今日是与大哥作交易的,而且妹妹可以肯定大哥对妹妹这个建议很有兴趣。”

    黄真这话说的漫不经心的同时又带着丝丝诱惑,特别是黄真沾着茶水写的几个字,让黄哲成瞳孔一紧,阴冷的杀气在一瞬间不顾主人的命令下,横冲直撞的涌出主人的体内,不过下一刻就被发现了主人给叫回了家。

    “妹妹,在说什么?大哥听不懂?”

    黄哲成尽管看起来很迷茫,可是桌上的两个字给他内心带来多大的震撼只有他自己知道。

    此刻他才发现,他本以为了解的女子或许不过是这个女子故意表现出来给人看的,他的秘密应该这辈子应该知道的人就只有除了他以外的一个人而已。

    现在多了一个,黄哲成在考虑要不要手弑这个并不熟的亲人。

    黄真已经看到黄哲成微微弯曲的手指,知道他已经开始动摇了,嘴角一钩。

    “大哥就不好奇妹妹是怎么知道那日在银阁寺的面具人的?”

    黄真注意到黄哲成的眉头微不可见的动了一下,没有等到他说任何话,继续说道。

    “大哥可能没有注意到,那日去长公主府宴会出发前,大哥看了两眼妹妹的脖子,在那天晚上宴席上,尽管你克制了,不过你还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妹妹的脖子。”

    说到这里,黄真轻笑一声,复道:“大哥可能听妹妹这样说,心里应该在不屑不过是看了几眼脖子这有什么问题,可是呢,妹妹还真是因为大哥这下意识的几眼开始注意到大哥的呢,不过妹妹真的确定大哥是那日的那人,还是因为多听了几遍大哥的声音确定的呢,毕竟大哥当时是变了声的,不多听几遍怕误会了大哥呢!”

    黄真觉得说的差不多了,这些话应该表达了她的意思的吧。

    字被他咽回了肚子。

    “大哥不用装了,妹妹今日是与大哥作交易的,而且妹妹可以肯定大哥对妹妹这个建议很有兴趣。”

    黄真这话说的漫不经心的同时又带着丝丝诱惑,特别是黄真沾着茶水写的几个字,让黄哲成瞳孔一紧,阴冷的杀气在一瞬间不顾主人的命令下,横冲直撞的涌出主人的体内,不过下一刻就被发现了主人给叫回了家。

    “妹妹,在说什么?大哥听不懂?”

    黄哲成尽管看起来很迷茫,可是桌上的两个字给他内心带来多大的震撼只有他自己知道。

    此刻他才发现,他本以为了解的女子或许不过是这个女子故意表现出来给人看的,他的秘密应该这辈子应该知道的人就只有除了他以外的一个人而已。

    现在多了一个,黄哲成在考虑要不要手弑这个并不熟的亲人。

    黄真已经看到黄哲成微微弯曲的手指,知道他已经开始动摇了,嘴角一钩。

    “大哥就不好奇妹妹是怎么知道那日在银阁寺的面具人的?”

    黄真注意到黄哲成的眉头微不可见的动了一下,没有等到他说任何话,继续说道。

    “大哥可能没有注意到,那日去长公主府宴会出发前,大哥看了两眼妹妹的脖子,在那天晚上宴席上,尽管你克制了,不过你还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妹妹的脖子。”

    说到这里,黄真轻笑一声,复道:“大哥可能听妹妹这样说,心里应该在不屑不过是看了几眼脖子这有什么问题,可是呢,妹妹还真是因为大哥这下意识的几眼开始注意到大哥的呢,不过妹妹真的确定大哥是那日的那人,还是因为多听了几遍大哥的声音确定的呢,毕竟大哥当时是变了声的,不多听几遍怕误会了大哥呢!”

    黄真觉得说的差不多了,这些话应该表达了她的意思的吧。

    字被他咽回了肚子。

    “大哥不用装了,妹妹今日是与大哥作交易的,而且妹妹可以肯定大哥对妹妹这个建议很有兴趣。”

    黄真这话说的漫不经心的同时又带着丝丝诱惑,特别是黄真沾着茶水写的几个字,让黄哲成瞳孔一紧,阴冷的杀气在一瞬间不顾主人的命令下,横冲直撞的涌出主人的体内,不过下一刻就被发现了主人给叫回了家。

    “妹妹,在说什么?大哥听不懂?”

    黄哲成尽管看起来很迷茫,可是桌上的两个字给他内心带来多大的震撼只有他自己知道。

    此刻他才发现,他本以为了解的女子或许不过是这个女子故意表现出来给人看的,他的秘密应该这辈子应该知道的人就只有除了他以外的一个人而已。

    现在多了一个,黄哲成在考虑要不要手弑这个并不熟的亲人。

    黄真已经看到黄哲成微微弯曲的手指,知道他已经开始动摇了,嘴角一钩。

    “大哥就不好奇妹妹是怎么知道那日在银阁寺的面具人的?”

    黄真注意到黄哲成的眉头微不可见的动了一下,没有等到他说任何话,继续说道。

    “大哥可能没有注意到,那日去长公主府宴会出发前,大哥看了两眼妹妹的脖子,在那天晚上宴席上,尽管你克制了,不过你还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妹妹的脖子。”

    说到这里,黄真轻笑一声,复道:“大哥可能听妹妹这样说,心里应该在不屑不过是看了几眼脖子这有什么问题,可是呢,妹妹还真是因为大哥这下意识的几眼开始注意到大哥的呢,不过妹妹真的确定大哥是那日的那人,还是因为多听了几遍大哥的声音确定的呢,毕竟大哥当时是变了声的,不多听几遍怕误会了大哥呢!”

    黄真觉得说的差不多了,这些话应该表达了她的意思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