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二十六)
    平安客栈的今天和往常一样,热热闹闹地谈论着城里这些日子发生的大小事。

    国家文明开化,八方迎来,对于民间谈论的事只要不是真正触及着当政者底线,对于百姓来说还是没有太多束缚。

    这不,西南角上聚集起来的一群人就正在说一件令人震惊的同时又唏嘘不已的事。

    “你们听说了吗?昨日黄国公府又出事了。”

    “黄二小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太子殿下难道要越过未过门的那位邻国公主,先让那位黄家小姐进这天子城中?”

    “莫不是这黄二小姐肚子有动静了?这确实的快点进门才行。”

    众人不待向发问者求证,越说越觉得是他们口中说的那么回事。

    不怪这群人会想到太子和这黄二小姐身上,黄国公府最近发生了不少事,最让这群人说道的就是前几天太子不顾祖宗规矩在朝堂上奏要纳黄国公府的庶女为侧妃,气的皇帝当场将手边的折子往太子身上砸。

    这件事从朝堂传到民间时,不知有多少女儿家嫉妒那位黄国公府的庶出小姐,又有多少女儿家羡慕这位能让太子这般不顾礼法的女子。

    发问者看到大家都不知道昨天发生在黄家的事,得意一笑。

    “这回你们可想歪了,昨天发生的事与那位庶出小姐没有什么关系,我要说的事和嫡出小姐有关的。”

    说到这儿,发问者突然看了看周围,神神秘秘地做手势让周围的一群人附耳过来,小声的说:“昨日国公府出现了刺客!听说府里有位嫡出小姐被……”

    最后的话说者用抹脖子的手势示意众人结果。

    众人听到这个事情都是惊讶和惶恐。

    说者看众人的表情,为自己话带来的效果更加得意。

    说者身边有人慢慢回味过来这人给他们带来的信息,一脚直接将还得意洋洋的那人踢翻在地。

    “李二!你是要害死我们吗?这话你也敢拿出来说,你就不怕国公府的人找上你,收拾你一顿。你没看到这几日国公府一直都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明天就是人家的大喜日子,这种谣言你也敢到处传!”

    其他的人也在这个踹了李二的人的话中回味过来,想起平日里李二的为人,纷纷觉得这是李二在瞎说。

    “就是李二,平日里你爱胡说,兄弟几个听过就完了,你这话被有心人听去了,你就等着你老娘白发人送黑发人吧。”

    被踢到在地李二知道他平时的做派,不被信任也是正常,被人踢翻也没有发作。

    “这件事我敢拿我李二的性命担保我没有骗你们,我是亲眼看到有黑衣人进了国公府。”

    “你说看到就看了,你拿性命给我们担保过事还少吗?兄弟们走吧,别在这里听他瞎扯了,免得等会儿被人以为我们和他是一伙的,让我等也跟着受累。”

    说话的人依旧是刚才踢翻李二的那个人。

    李二看到围在自己身边的人作势要走,连忙起身,有点气急败坏:“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们怎么就不相信呢?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刚才说的那个人就是国公府的大小姐,你们等着吧,明天的婚礼肯定没法进行!”

    说完,也不管其他人还想说什么,直接拂袖走了。

    众人还没见过李二这般,平日里说个事他都是要赌天发誓,不弄到他们都相信为止,他都是不会放弃的,所以这说到一半就提前跑了反而让在场的几个人开始有些动摇,说不定他这次说的是真的。

    但第二日如常举行的盛大婚礼让这群人彻底打消了心底那点疑虑。

    而出了门的李二如这群人所料真的被人盯上了。

    ……

    “你说李二和谁见了面?”

    “吴大娘,你院子里翠玉的娘。”

    “翠玉也是被人安插进我屋子里的?”

    “她不是,她不知道这件事,吴大娘好像是被人威胁的。”

    “那现在你们查到那一步了,还是没有线索吗?”

    “没有,我们根据你的线索从宋王爷下手,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对方的警惕性非常高,吴大娘也已经被对方的人处决了。”

    “咳咳咳……”

    “你还是先休息吧,如你所料,现在府里全面封锁了你遇刺身亡的消息,如果我猜的不错,父亲应该是要让四妹顶替你嫁过去。”

    黄哲成帮黄真掖掖被角,“主子说等你伤好了要见你。”

    黄真从被子里拿出绑满布条的手抓住床边的大手,“我担心月宁会出事,我希望你作为哥哥现在就去她身边去保护她。”

    黄哲成从黄真手中把拿出,平静地对黄真说到:“你应该知道虽然我姓黄,不代表我真的对黄府里人有什么感情。”

    “黄延庆竭力想封锁我身亡的消息,你知道是为了什么,难道就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又想这个消息被世人所知。”

    “咳咳咳……”

    黄真咳完继续说:“丞相府的支持你的主子就真的看不上吗?”

    “咳咳咳……”

    “大哥只要让月宁安全嫁给表哥,我有办法让你们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得到丞相府的支持。”

    黄哲成嗤笑,“该你的心大还是说你们姐妹的感情已经好到就算嫁的会是同一个人也不会介意。”

    “大哥虽然我现在受伤在床,可是我配那些药刚才我已经让人给我了,我这人学艺不精,会制毒却并没有学如何制作会让人死的毒,能解毒却也不能解不让人死的毒,所以我的毒药只会把人折磨的生不如死。”

    黄真的威胁每次都是这般直来直去,她的软声相求不过是想看看黄哲成到底是个多凉薄的人,既然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了。

    现在黄哲成一听毒药,就觉得两腿发软。

    一想到主子不在,他只能硬撑的那几天,只能说那就是他的噩梦,黄真说的没错,她的毒药真的会把人折磨的生不如死。

    黄哲成喉节滑动一下,“我马上去请示主子。”

    黄真看到黄哲成慌忙跑出房门的步伐,心里的焦躁平复不少。

    不知道她那两个暗卫现在怎么样了?在哪里养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