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二十七)
    这个任务的难度超出了她的意料,或者说她轻敌了,她没想到对方有这么大的力量。

    能够在无声无息中突破国公府的重重哨片,直接进到她屋里刺杀,定然是对国公府极其了解的人。

    当时如果不是因为她教了她的两个暗卫点穴手法,麻痹敌人,从而获得杀死他们的机会,黄真可能还就真的交代在那儿回了系统空间。

    不过她也因为要为两个暗卫指出点穴位置,受了不少伤。

    为了摆脱嫁人,她只好将计就计,假装被刺身亡的样子。又让冬春暗地通知黄哲成,趁人不注意来了一出移花接木,不然她此刻还应该还躺在灵堂上。

    说起来如果不是已经答应了和黄哲成他们的交易,她也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险搞出这出穿帮度极高的闹剧。

    来这个任务不过还不到一个月,就发生了这么多事,却只是知道了这是小说世界,宋王爷对她的态度有些不明,说得上有用的信息都被人直接掐断了。

    黄真为此心中没有一点烦躁那是假的。

    现在黄国公府的大小姐黄月真算是真的“死”了。

    虽然很抱歉要让爱着祈愿者的亲人伤心一场,但黄真一直是坚信自己执行任务的方式没错。

    没有任务是能真正完美完成的,她只能尽量把她趋于完美,让这些付出了魂力代价的祈愿者能够满意。

    黄真抬起手,把受伤的手臂拿到眼前晃了晃,现在她还是好好把伤养好才是最重要的。

    ……

    黄国公府中,一个面容精致的女子迷恋的看着手中的方帕,静静地坐了许久后将方帕贴向脸颊,露出一个疯狂的笑容。

    嘴中不停呢喃着:“你只能是我的,知道吗?”

    ……

    第二日,在黄哲成的保驾护航下,黄月宁成功地与刘彦和成婚了。

    虽然这场婚礼带有欺骗的性质,但是国公府发生这样的事,可是刘氏还在,黄真觉得丞相府不可能真不知道事情真相,既然他们默认继续这场婚礼,那么她相信刘彦和定然会和前世一般和黄月宁相处的很好。

    夜晚,黄哲成来到黄真现在的藏身地点。

    黄真坐起身子,一边埋头吃着黄哲成给她带来的吃食,一边说道:“我想过了,不要放过翠玉和她娘这条线,你再查查吴大娘生前都和什么人接触过,以及最近翠玉有和谁接触过,都要细细的查询记录。智者千虑,终有一失。我相信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的。”

    黄哲成看着床边,听她说话的语气,好像他理所应当该供她驱使一般。

    黄真说完许久都不见有人回应自己,抬头正好看到黄哲成盯着她看。

    摸了摸脸上,没有饭粒。

    “怎么?我哪里说错了吗?”

    黄哲成摇头,“没有。”

    “那我那句话让大哥你不满意了?”

    黄哲成继续摇头,“没有。”

    “既然是这样,那你还不赶紧着人去办,在这儿盯着我看能看到我脸上的花吗?”

    黄哲成还是摇头,“你说话我全部都不满意,从明面来说我是你大哥,你对你长辈说话的语气是不是有点不够尊敬,从实际来讲,我离你这么远,你也没法给我下毒,你凭什么认为我要帮你做事。”

    “你们不是答应了我的交易了吗?怎么你就不能为我做事了?”

    “主子只是对你的毒术感兴趣,想和你谈谈,还没有答应你的交易。”

    黄真把吃剩的食物扔在一边,“这不就行了,我有你主子想要的,你们也能帮我解决我想解决的问题,这个交易不就成立了吗?还有交易没成立,你费那么大的神来救我干嘛?”

    黄真最后一句话把黄哲成问住了,他当时还真没想那没多,就是听说她还没死,就制定了一系列计划把她给弄出来了。

    “别发愣了,你实在不想办,就帮我把我的原话带给冬青,这个丫头靠的住的,心细,我吩咐的事她都会办好的。”

    “哼!你这话说的我的人不靠谱似的,你和主子的交易还没有正式成立,这就当我给你帮忙,你要记住这是你欠我的,以后要还的。”

    听黄哲成松口了,黄真连忙应道:“好,这是我欠的,以后你需要的到我的地方,我定会竭尽所能。”

    黄哲成难得的给黄真一个笑容,“这个是你说的,记住了。”

    黄真突然觉得这种喜欢让人给他顺毛的性格,她在哪儿见到过。

    ……

    接下来的一个月在黄真不嫌不淡的养伤生活中渡过。

    听黄哲成讲了几件外面发生的所谓的大事。

    比如黄国公府的大小姐失踪了,疑是死亡。

    比如丞相府的公子虽然错娶了黄国公府的四小姐,但两人小日子却是过的恩爱非常。

    比如黄国公府的二小姐在一次宴会上不小心晕倒了,发现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把太子高兴坏了,这次是真的不顾众人的反对,将黄月馨娶到了手。

    比如京城里现今最火的成衣铺和胭脂铺后面的主人原来都是黄二小姐置办的产业。

    比如本来拟订开春后才要嫁过来的邻国公主,还有一个月就要成为太子妃了。

    还比如默默无闻地黄三小姐被人看到和宋王爷走在一起。

    啰哩叭嗦一大堆,大部分都是和黄国公府有关,黄国公府可以说是周周上热搜,天天上热门了。

    尽听到这家人的事,黄真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反而她让黄哲成调查的事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终于她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今天就是黄真见她大哥主子的日子。

    黄真被人蒙着眼睛坐上马车,随着马车离城区越来越远,周围也越来越安静,直到在一个让黄真闻到竹叶清香的地方马车停住了。

    驾车的人解开她手中的束缚和脸上的遮盖物,无声地离开了。

    黄真掀开车帘,除了她自己黄真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这是要让她再等会儿的意思吗?

    黄真跳下马车,马车就自行走了。

    黄真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人来,不免开始想她这难道是被人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