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二十八)
    黄真刚想完,自行走了的马车回来了。

    根据看过的电视剧套路,所谓的神秘人的出场方式应该就是这样。

    所以黄真很正式地站在马车前面等着,这个帮手她一定要争取到,她太势单力薄了。

    可是为什么神秘人的身边没有人在保护他?

    管他的,先等吧。

    一会儿过去了……

    马车里没有动静,黄真歪头看着那个厚重地没有一点动静的布帘。

    又一会儿过去了……

    静静地竹林里只有马儿的偶尔传来的啼叫声。

    一阵凉风吹过,让一直站在那儿的黄真像是醒过来了一般,她不再在原地默默地等,直接上前撩开车帘子。

    果然里边是没人吗?

    突然,一直没动地的马车以一个非常快的速度动了起来,这让只是半趴在马车上的心里大吼了一句“哦槽!老娘的腿!”

    强烈地危机感让黄真迅速地抬起腿,双手使力把整个身体拉上了马车。

    马车的行驶速度非常快,不一会儿黄真就发现眼前的环境越来越熟悉,这是回城里的路。

    看着愈加清晰的城门,趁着门口的守卫还没有发现这俩马车,黄真不再思量抱团跳车。

    本已经准备好接受身体带来的的疼痛,可是黄真却发现自己一点都不疼。

    黄真睁开眼,就看到黄哲成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妹妹为了不被人发现,还真是勇气可嘉啊,大哥好不容易帮你把伤养好,我可不想第二次干这种事。”

    黄真从黄哲成的怀抱中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尘,重新带好脸上的面纱。

    “大哥看着妹妹一个人站在那个竹林傻等,有没有在心里让你找到一点平衡?”

    “是要好受些了,没想到聪明如你,也会被我这么个小手段给骗到。”

    一下子就被人拆穿了,黄哲成不觉得尴尬,脸皮很厚的直接承认了。

    黄真心中默默吐槽到:老娘不是被你骗了,是被那些小说情节和电视剧给毒了。

    “谢谢大哥出手相救,大哥也成功戏耍了妹妹一次报了仇,现在是否可以带妹妹去见见你的主子呢?”

    黄真无奈的语气,就像是在哄一个幼稚不懂事的孩子,这让黄哲成心中突生烦闷,皱眉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哥时间不等人,我们快走吧。”

    刚才跑远的马车发现车上没人了,又折回来了。

    黄真重新翻上马车,摸了一把马屁股,“这么聪明的马,居然被你们用来赶车,你的主子得豪到什么程度。”

    黄哲成也随后跳上马车,从怀中掏出一个面具扣在黄真脸上,又在自己脸上扣了一个。

    “这个马是我专门养的,今天要不是为了戏耍你,我也不会给它套上这马车架子。”

    这马真的很聪明,黄真只见黄哲成只是摸了摸它,它就自己开始动了起来。

    黄哲成觉得他最近是魔怔了,被这丫头使唤来使唤去的,现在越来越没想过反抗了。

    这不,又着道了。

    想起她研制的那些奇奇怪怪地毒药,黄哲成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她难道对他下了什么能让他唯命是从的药。

    这个绝对不行,他的命是主子的,只有主子的命令他才该全心全新地遵从。

    等会儿一定要让主子让她把解药交出来。

    黄真跟着黄哲成又回到了那片竹林。

    这个时候的竹林已经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

    到处都站着和她们一样带着各色脸谱面具的人。

    黄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区分等级的,拦下马车的面具人看到黄真和黄哲成的面具表现除了一副很尊敬的样子。

    两人下了马车,一路畅通无阻地走进了竹林深处。

    有一个身着青衣,气质温和的男子,坐在石凳上看着迎面向他走来的黄真和黄哲成两人。

    “主子,属下来迟。”

    黄真看了一眼跪下请罪的黄哲成,又继续观察对面的青衣男子。

    希望她这把没有赌错。

    “无碍,起来吧。”

    “这位便是黄小姐了,本王听阿成说了,还请黄小姐坐下再与本王详谈。”

    “多谢王爷。”

    这儿没有真正让黄真觉得能束缚她,她也不行那些虚礼了,径直地坐在了青衣男子面前。

    青衣男子到也没怪黄真的失礼,倒是黄哲成本想出口训斥黄真几句,被青衣男子示意劝住了。

    “王爷,民女觉得我们还是不要绕弯子了,这是名女写的一些东西,王爷可以先看看,再思考一下与民女是否有与你合作的可能。”

    黄真把早已写好的一些东西呈开放到青衣男子面前。

    青衣男子微微一笑,拿起黄真写的东西慢慢看起来。

    男子越往后看,原本放松的表情就变得愈加认真严谨,开始逐字逐句的研读起来。

    正当男子看到正是兴起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将所有的都看完了。

    青衣男子对于这个事实有些遗憾惋惜,不过他有很快又恢复先前黄真看到的那个平静温和的模样。

    笑着问黄真:“不知黄小姐这剩下的什么时候可以给本王看。”

    “王爷应该清楚,就算民女现在给了你剩下的所有的,你也不一定能实现上面的内容,所以民女的意思是想先帮达到你可以实现这些内容的位置,再把剩下的交给你。”

    “黄小姐不过给本王看了几张治国策论,天下的能人志士何其多,黄小姐觉得本王若是需要人才还能得不到吗?”

    “可是王爷您能肯定你找的那些人,都敢像民女一般狂妄地说定能把你送上那个位置。”

    “如果本王记得不错的话,黄小姐的父亲似乎更倾向的是太子?”

    “黄国公府的大小姐黄月真已经在一个月前死在了她的院子了,现在和王爷说话的不过是个想以女子之躯成为幕僚的毛遂自荐的女人。”

    “黄小姐还真是绝情,黄小姐就不怕最后成为国公府的罪人吗?”

    “民女名叫黄真,只是名字恰好与那国公府小姐的名字有点相似而已,民女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两个人就这样平平淡淡地一问一答的,如果不关注两人的谈话内容,还以为这是两个正在叙旧的友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