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二十九)
    “太子现在是天下人众望所归的继承人,黄小姐就一点都不觉得本王在痴心妄想吗?”

    “得民心者得天下,只要让原本奔向太子民心涣散了,王爷觉得到时候还觉得是痴心妄想吗?”

    “王爷可知道现在的百姓一天想的最多的事情是什么吗?”

    这个问题青衣男子没有立刻回答,在思考了一番之后说道:“赚钱。”

    “那赚钱是为了什么?”

    “吃饱穿暖。”

    “所以民女觉得百姓一天想得最多的就是解决温饱。现在的百姓都是一天吃两餐便完了,若是本来让属于少数人的特权变成所有人都习以为常,王爷觉得那该是如何的景象?”

    “一日三餐吗?”

    黄真的话让男子开始想象,一日三餐后面给这个国家带来的将是如何的巨大改变。

    “王爷既然都有了那般的雄心壮志了,又何必怕人评说。而且,在民女看来你比太子更适合那个位置,太子可不会有心情专门腾出时间来听一个自以为是的女人说出这些胆大包天的话”

    青衣男子被黄真的话逗笑了,“黄小姐对自身的定位还是很明确的,确实也只有本王这个平日里无所事事的人才有时间来听你这番胆大而狂妄的话。”

    “黄小姐,现在你可以说出你的交易条件是什么了。”

    “王爷,民女的条件很简单,请王爷告诉民女要置民女与死地的人是谁就行了,让民女报了仇后,民女的性命随王爷处理。”

    “只有这一个条件吗?”

    “是的。”

    “我相信凭借王爷的能力不可能的经过了一个月还没有查到任何线索,能否能请王爷现在就告诉民女,让民女的心愿得已了结。”

    情绪一直算得上平淡的青衣男子因为黄真的这个问题难得的露出一点为难。

    在旁站了许久的黄哲成,看到王爷的表情,主动站出来。

    “主子,这个问题还是由属下来回答吧。”

    青衣男子虽然觉着这种内宅家事确实是一个他不便参与的话题,可是让黄哲成来说这对他太不公平了。

    “为了主子,属下能说出来。”

    “王爷不必为难,能让大哥说出这样的话,民女心中已经大概有了人选了,就是不知道是两人中的谁了。”

    黄真瞟了一眼,一旁巍然不动得某人,继续说道:“史姨娘从民女儿时有记忆开始就是一个不理世事的模样,而”

    “太子现在是天下人众望所归的继承人,黄小姐就一点都不觉得本王在痴心妄想吗?”

    “得民心者得天下,只要让原本奔向太子民心涣散了,王爷觉得到时候还觉得是痴心妄想吗?”

    “王爷可知道现在的百姓一天想的最多的事情是什么吗?”

    这个问题青衣男子没有立刻回答,在思考了一番之后说道:“赚钱。”

    “那赚钱是为了什么?”

    “吃饱穿暖。”

    “所以民女觉得百姓一天想得最多的就是解决温饱。现在的百姓都是一天吃两餐便完了,若是本来让属于少数人的特权变成所有人都习以为常,王爷觉得那该是如何的景象?”

    “一日三餐吗?”

    黄真的话让男子开始想象,一日三餐后面给这个国家带来的将是如何的巨大改变。

    “王爷既然都有了那般的雄心壮志了,又何必怕人评说。而且,在民女看来你比太子更适合那个位置,太子可不会有心情专门腾出时间来听一个自以为是的女人说出这些胆大包天的话”

    青衣男子被黄真的话逗笑了,“黄小姐对自身的定位还是很明确的,确实也只有本王这个平日里无所事事的人才有时间来听你这番胆大而狂妄的话。”

    “黄小姐,现在你可以说出你的交易条件是什么了。”

    “王爷,民女的条件很简单,请王爷告诉民女要置民女与死地的人是谁就行了,让民女报了仇后,民女的性命随王爷处理。”

    “只有这一个条件吗?”

    “是的。”

    “我相信凭借王爷的能力不可能的经过了一个月还没有查到任何线索,能否能请王爷现在就告诉民女,让民女的心愿得已了结。”

    情绪一直算得上平淡的青衣男子因为黄真的这个问题难得的露出一点为难。

    在旁站了许久的黄哲成,看到王爷的表情,主动站出来。

    “主子,这个问题还是由属下来回答吧。”

    青衣男子虽然觉着这种内宅家事确实是一个他不便参与的话题,可是让黄哲成来说这对他太不公平了。

    “为了主子,属下能说出来。”

    “王爷不必为难,能让大哥说出这样的话,民女心中已经大概有了人选了,就是不知道是两人中的谁了。”

    黄真瞟了一眼,一旁巍然不动得某人,继续说道:“史姨娘从民女儿时有记忆开始就是一个不理世事的模样,而”

    “太子现在是天下人众望所归的继承人,黄小姐就一点都不觉得本王在痴心妄想吗?”

    “得民心者得天下,只要让原本奔向太子民心涣散了,王爷觉得到时候还觉得是痴心妄想吗?”

    “王爷可知道现在的百姓一天想的最多的事情是什么吗?”

    这个问题青衣男子没有立刻回答,在思考了一番之后说道:“赚钱。”

    “那赚钱是为了什么?”

    “吃饱穿暖。”

    “所以民女觉得百姓一天想得最多的就是解决温饱。现在的百姓都是一天吃两餐便完了,若是本来让属于少数人的特权变成所有人都习以为常,王爷觉得那该是如何的景象?”

    “一日三餐吗?”

    黄真的话让男子开始想象,一日三餐后面给这个国家带来的将是如何的巨大改变。

    “王爷既然都有了那般的雄心壮志了,又何必怕人评说。而且,在民女看来你比太子更适合那个位置,太子可不会有心情专门腾出时间来听一个自以为是的女人说出这些胆大包天的话”

    青衣男子被黄真的话逗笑了,“黄小姐对自身的定位还是很明确的,确实也只有本王这个平日里无所事事的人才有时间来听你这番胆大而狂妄的话。”

    “黄小姐,现在你可以说出你的交易条件是什么了。”

    “王爷,民女的条件很简单,请王爷告诉民女要置民女与死地的人是谁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