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三十)
    黄哲成迷茫的摇头,“你不是他们的主子吗?他们在哪里我怎么可能知道?再说,你还是我见到的第一个因为暗卫受伤让他们自行找地方疗好伤再回来的,而且他们还久真的就这样把你抛下就走了的,你这两个暗卫就和你这主子一样不着调。”

    先前有什么疑问黄真只要一想到就直接问出口了,所以这个问题她还没来得及深究就问出来了。

    看到黄哲成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她,嘴里说出的都是调侃她的话,黄真想打他。

    不过黄真自知武力比不过这厮,所以放弃了这个想法。

    “我现在和你去哪里?还是回先前我疗伤的那个院子。”

    在那个屋子躺了将近一个月,虽然黄哲成挺照顾她的,吃食以及衣物换洗什么的还是很频繁的,但是黄真还是觉得她再回那个屋子里得发霉,所以她挺不想回去的。

    “主子的意思是想让你换个身份可以名正言顺的到他的身边去,现在你需要成为烟雨楼花魁听琴,所以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就是妓院。”

    听琴?我还听海呢?名字真俗气!

    黄哲成说着就从马车的夹层里拿出一个造型精美的圆形漆盒递到黄真面前,将其打开。

    一张薄如蝉翼的肉色片状物摆放在里边。

    这让黄真一下子就联想到武侠小说中易容术。

    ……

    “听琴姑娘,王妃娘娘吩咐,王爷今晚要宴请贵客,到时候需要姑娘到席上献舞,希望姑娘多做准备。”

    被称作听琴的黄真正待在房间无所事事,就又看到那位王妃娘娘身边的大丫鬟过来了。

    黄真和前几次一样,扮作楚楚可怜的模样,弱弱地点了头。

    从黄真被安排进王府成为这个府里的舞姬开始,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四次了。

    怪她自己以前没听说过这位王妃是个大大的醋包,大意地答应了黄哲成的安排。

    这不,从进到王府开始,这位王妃就没有停下对她的搓磨。

    而保证了不会真的让她成为舞姬的那位王爷,却总在她被搓磨出丑之后才出现。

    每每看到这厮对王妃表现出来的各种讨好,黄真就觉得她不止是哑了,还要瞎了。

    这么个惧内的货还想当皇帝,注定不能享受坐拥三千美女的生活了。

    要不是每次这个王爷都非常认真给她到了歉,黄真早就把怀里的药砸到他脸上了。

    默默地叹了口气。

    黄真看看外面的天色,伸个懒腰,打个呵欠,关了门,取下脸上的易容面具。

    天色不早了,她还是先睡觉吧。

    跳舞什么的,她才懒得理,随便扭扭出点丑让那位王妃高兴就好了。

    黄真睡眠质量一直都很好,一般都是一沾枕头就一睡到天亮。

    可是这夜的黄真却睡的很不安稳,心慌慌地,像是有人在盯着她看。

    睡得迷迷糊糊地有了这个意识后就想睁开眼看看,可是搭在眼里上的那层皮却不听的指挥,就是动不了她也醒不过来。

    突然感到好似有人在慢慢靠近,黄真一下子像是受到刺激一般,猛地睁开眼。

    黑黢黢的一片,黄真通过透进纸窗的模糊月光,依稀看到一个类似人头形状的物体。

    看到这一幕的黄真吓得下意识想叫出声,不过接下来的一幕,让她很庆幸她吃药暂时哑掉了嗓子。

    “主子,久等了。”

    听到熟悉的嗓音,黄真紧绷的身体放松不少,缓了口气,适应了夜间的眼睛这个时候也看清楚了跪在床边的两个人。

    这两个人又不听劝的穿上了那一身黑,她总有一天要被这两个人给吓死。

    跪在地上两个人久久没听到主子的声音,抬头疑惑地看着黄真:“主子?”

    黄真走下床,走到两人面前,抬手示意两人起身,抓起其中一人的手。

    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二十四疑惑地看着在他手上写写画画的人,在一旁的十九也是迷茫的看着黄真。

    “主子,这是什么意思?”

    回答我,黄真继续写到。

    “在属下二人对主子起誓之后,有特殊感应主子存在的东西,主子刚才能醒来也是因为主子感应到了属下们。”

    十九的夜视能力很强,看明白了黄真写的,看二十四还没反应过来,就先说了出来。

    黄真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继续在二十四手中写到:为什么这么久的时间。

    “属下与十九在半月前伤好之后,觉得那晚刺杀主子的刺客的功夫路数有点熟悉,就擅自和十九先去调查去了,请主子责怪。”

    这下不需要黄真提醒,反应过来的二十四给黄真解惑的同时还向黄真告了罪。

    既然来见我了,说说查到了什么。

    “线索已经被完全毁灭了,属下有罪,并未真的查到什么有用信息,只是从他们的武功路数判断出那帮人和我来自同一个训练基地。”

    一个训练基地?

    “是的,我们这些暗卫其实大多数都是从小经过在训练基地训练然后被组织卖给有需要的人。”

    不是家族培养的吗?

    二十四摇头,继续解释到:“只有皇族才有资格自己培养暗卫。”

    皇族的人如果觉得身边的暗卫人数不够,会选择向你们这些训练基地购买暗卫吗?

    二十四继续摇头,“皇族的人为了自身的安全,一般都会培养很多的暗卫,他们的人只会多不会少,所以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出现购买外面暗卫的情况的。”

    你对这些还挺了解得。

    “属下在前前任主子那里是做情报处理的。”

    黄真现在很错乱。

    她发现她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好像到现在为止她得到的大部分的情报都是出自别人嘴里说出来,她所听到的。

    黄真重新抬起二十四的手,写到:你们曾经以生命起誓说从今以后都只会效忠我一人,这话可还算数?

    两人看到黄真所写内容,立刻跪下,异口同声:“算数。”

    “主子可能不知道,一个暗卫一辈子只能对一个主子起誓,这个起誓是以属下们的生命精血为基石的,若是属下做出任何背叛主子的事,属下必死无疑。”

    额,这搞得有点玄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