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三十一)
    黄真想起当时这两人逼她喝的两碗带血的水就有点恶心,他们就是靠那个感应她的吧。

    暂且再多相信他们多一会儿。

    黄真将跪着的两个人拉起来,继续抓着二十四的手开始一定起来。

    你们能感应到我这个屋子周围有人吗?

    “属下们进来这里的时候发现周围有人窥探,已经用主子教的点穴手法,已经点了他们睡穴。主子放心,属下二人的武功在主子的教导下内力已经更上一层楼了,来时并未有人发现。”

    “主子,你的声音?”十九问道。

    无碍,是我自己配的哑药,吃了解药就行了。你们先藏好自己,明日我要演一出戏,到时候若我真的有危险时,你们再出现知道吗?

    “是,属下明白。”两人一同说完就消失在原地。

    黄真打开房门,借着皎洁的月光还真看到了一个趴在墙上睡觉的。

    这群人到底在玩什么?黄月柔真的是祈愿者的仇人吗?黄哲成和这王爷对于她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祈愿者或者说她本人现在是被拉进了怎样的圈子中?

    这个任务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祈愿者的心愿恐怕等她明白了祈愿者在这场迷局里扮演的是什么身份时就是她实现的时间。

    躺在床上的黄真想着这些问题现在怎么也睡不着了。

    ……

    天还没亮透,屋外渐渐就开始吵闹起来,为着中午的宴会做准备。

    好不容易才睡着的黄真,不得已又醒来了,便再无睡意。

    起身收拾好床被,整理好衣物,将那张泡在水里保养的面皮捞起,擦拭干净贴在脸上,画好妆容。

    一个可怜兮兮的美丽白莲花诞生了。

    “当当当!”

    下人给黄真送来了早餐以及王妃特意为她准备的舞裙。

    黄真将舞裙从头到尾好好检查了一遍,这次居然没有做手脚。

    黄真吃完早餐,将哑药的解药吃了,穿上舞裙等着看书王妃派人来传唤她。

    在黄真把一本穷公子诱惑富小姐酱酱酿酿的香艳故事从头到尾看了两遍之后,传唤的人终于来了。

    “王妃,尝尝这块儿酥糖,不是很甜,很符合王妃你的口味的。”

    黄真还没有进到宴会厅,就听到了惧内王爷讨好王妃的声音,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

    至于那个气质温和的像嫡仙一样的青衣男子,黄真早就当成是一场梦给忘记了。

    音乐响起,黄真踩着节奏慢慢入场,开始木着跳她自创的僵硬舞。

    可能黄真跳的舞种太特别了,惧内王爷拿在手里得那块酥糖掉了,其他宴会两侧坐着的人也是以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黄真的表演,酒也不喝了,菜也不吃了。

    黄真就这样跳着僵硬地舞蹈,一点一点地走到惧内王爷和王妃前面。

    黄真趁其不备使劲儿地将攥在手中的药粉尽数抹到了惧内王爷的脸上。

    又趁王妃还没有反应过来,将另一只手上的药粉塞进她的嘴里。

    “噗……噗……噗……”

    “咳咳咳……”

    前一声是惧内王爷的声音,后一声是王妃的声音。

    “你给王爷王妃吃了什么!?”

    “王爷!王妃!快点吐出来!”

    乔装站在一旁的黄哲成目睹了全程,他刚才被她怎么能够跳出那么丑的舞蹈给震惊到了,一时竟让黄真钻了空子。

    在暗处一直盯着黄真的两暗卫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无奈,时刻准备着将主子救走。

    主子,你要演的戏呢?

    “来人!咳咳……给本妃把她抓起来!本妃要将这个女人处死。”

    “且慢!没事,没事,王妃别怕,不能让她死,死了我们就要遭罪了。”

    这惧内王爷再次刷新了黄真对他的认识,在祈愿者的记忆里居然没有对这个奇葩的描述,祈愿者果然是见世面窄了吗?

    “王爷!这个女人如此胆大妄为的袭击你我,你居然还袒护她。”

    惧内王爷讨好地对着王妃笑笑,转头看着乔装打扮的黄哲成:“你不是给本王说你已经把她身上的药都收完了吗?”

    黄哲成跪在惧内王爷身前告罪,“是属下一时疏忽。”

    黄真吹了吹潜藏在指甲缝里的没有用到药粉,她就知道这两个人会要收她的保命资本,所以她把每样药都藏了点在肚兜里。

    “你干什么,王爷待你不薄,你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

    可能是觉得黄真不会听,黄哲成又悄悄在黄真耳边说:“就算你不满王妃针对你,你也不能当众不给王爷和王妃面子啊。快点把解药交出来吧,不然等会儿王爷也没办法保住你了。”

    黄真懒得听黄哲成说些废话,直接将药粉残留最多的手指塞进了黄哲成的嘴里。

    这药粉入口即化,黄哲成又一次着了黄真的道。

    果然直接给人下药最爽了。

    “来人,将这个疯婆子给本妃抓进地牢,本妃要严加拷打!”可能是觉得黄真不会听,黄哲成又悄悄在黄真耳边说:“就算你不满王妃针对你,你也不能当众不给王爷和王妃面子啊。快点把解药交出来吧,不然等会儿王爷也没办法保住你了。”

    黄真懒得听黄哲成说些废话,直接将药粉残留最多的手指塞进了黄哲成的嘴里。

    这药粉入口即化,黄哲成又一次着了黄真的道。

    果然直接给人下药最爽了。

    “来人,将这个疯婆子给本妃抓进地牢,本妃要严加拷打可能是觉得黄真不会听,黄哲成又悄悄在黄真耳边说:“就算你不满王妃针对你,你也不能当众不给王爷和王妃面子啊。快点把解药交出来吧,不然等会儿王爷也没办法保住你了。”

    黄真懒得听黄哲成说些废话,直接将药粉残留最多的手指塞进了黄哲成的嘴里。

    这药粉入口即化,黄哲成又一次着了黄真的道。

    果然直接给人下药最爽了。

    “来人,将这个疯婆子给本妃抓进地牢,本妃要严加拷打可能是觉得黄真不会听,黄哲成又悄悄在黄真耳边说:“就算你不满王妃针对你,你也不能当众不给王爷和王妃面子啊。快点把解药交出来吧,不然等会儿王爷也没办法保住你了。”

    黄真懒得听黄哲成说些废话,直接将药粉残留最多的手指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