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三十二)
    黄真转过身,想看看说话者是谁,她觉得这个男声有点熟悉,却没想到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从黄真进门开始,她的目标就只有那惧内王爷和王妃,只顾着想要怎么把药喂给他们吃才好,一时也没有仔细观察过这次这位王爷这次宴请的是何人。

    黄真这时候才看到其他的宴请者,被宴请的总共才四人,祈愿者的爱人居然也在例。

    也是,不过是一张留言纸条,怎么能让人信服。

    黄真想起在祈愿者的记忆中,她的爱人是因为造反被抓的,原来他跟从的人就是这位惧内王爷。

    看来这次的宴请似乎是一场内部谈话。

    只是这群人是不是太明目张胆了点。

    而且始终表示中立的丞相府原来也是这其中的吗?

    惧内王爷看到说话的男子,眼睛变得闪亮,“来人,请刘大人和听琴姑娘到隔壁的房间一叙。”

    “我不去。”

    就算这个人黄真是认识的,但她现在也不想和他再扯上任何关系了,就算他好像知道了她的身份。

    “王爷,她不是哑巴吗?为何突然开口了,而且你们却一点都不惊讶。”

    从惧内王爷的嫡仙气质清醒过来的某王妃问出了在场其他人的疑问。

    不过王妃的问话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重视。

    “听琴姑娘敢这般明目张胆的行事,在下想你定然是做了万全的准备定可全身而退。既然如此,听琴姑娘何不再听在下多说几句,或许在下能够给听琴姑娘想要的答案。”

    刘彦和的话,以及他看黄真时眼中的复杂中夹杂着一丝熟悉,黄真知道他是真的她谁了。最后那句话,就好像是在说:我就是你要的答案一样。

    这个对眼前任务一片黑的黄真来说,实在是有诱惑力。

    嗯~先听听他能说什么。

    黄真和刘彦和到了房间后,下人们就识相地全部退出去,顺便帮他们关上了门。

    一直关注着黄真的两名暗卫,在关上门之后出现在两人面前,面对着刘彦和,对黄真呈保护模样。

    刘彦和见此也不恼,对黄真说道:“我已和宁儿成亲,现在就跟着她一起叫你大姐吧,你也别在叫我表哥。”

    黄真看着眼前这名曾经的未婚夫,也不觉得尴尬,就是感觉他和印象中有些不一样,有点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我已变了声音容貌,不知妹夫是如何在如此短的时间认出了我,而且你似乎对于我没死一点都不惊讶。”

    黄真摸了一直脸上的假皮,还好好的没有坏。

    “不瞒大姐,这张面具其实是我专门为你制作的。”

    这个回答让黄真惊讶感到惊讶,随即心中一沉,这是什么意思?

    她好像被人瞒了很多事。

    刘彦和看着黄真脸色逐渐暗沉,眼中对他的防备愈加明显。

    她身边的两名暗卫似乎也感受到了主子的不满,握紧了手中的匕首。

    “接下来有些话我只能和你一人讲,大姐可以暂时让你的两名暗卫先离开吗?”

    刘彦和见黄真静静地看着他不说话,思量后说到:“我知道大姐会有些特殊的本事,如果大姐不相信我,你可以先吃下药,我们再说。”

    “不必,有什么你就直接说吧。”

    黄真冷漠地说些。

    “大姐果然和梦中变得不一样了,也就只有宁儿那个小丫头和梦中一样还是那么单纯。”

    梦中?变得不一样了?

    这个说法吸引到了黄真。

    “你在说什么?什么梦?我怎么不一样了?”

    刘彦和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大姐想听吗?”

    黄真横了一眼刘彦和。

    有p快放。

    刘彦和再次正色说道:“咳,在梦中,我一开始依然是大姐的的未婚夫,可是那次长公主府的晚宴中发生了一些事,大姐因为牵涉其中,使得与我成婚的人成了宁儿,而大姐也另嫁他人了。梦中的大姐是个温柔知礼的深闺女子,没有现在我看到的大姐那种随性自由,也从来不见她使过医术。”

    说到这儿刘彦和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看到黄真看他眼神愈加的古怪了。

    “大姐是不是觉得我对一个梦境太过较真了?”

    黄真摇头,这丫的原来是个重生者。“你还梦到了什么?”

    听到黄真愿意相信他说的,让刘彦和在心中的想法得以验证而感到高兴同时心中翻起丝丝苦涩之感。

    “宁儿现在好好地被我保护在身边,所以大姐我不想再回忆那个梦了,我只能告诉大姐,你在梦中被人杀害,几个月后太子登基,新皇只因为后宫妃子的一句话,就开始长期对门阀贵族进行打压,祖父几次上书未果,反而被新皇扯了职位,我也被迁怒罢了官,后面又发生了一些事,我不想说了。”

    黄真虽然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事,想到他说把黄月宁保护的很好时的眼白充血的疯狂模样,黄真也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了。

    黄真等刘彦和缓和了一会儿情绪,才开口道:“所以这个就是你要让我听的话?”

    “不是……不……是,我还没说完。梦里发生的事都太真实了,我起初是不相信的,可梦中发生的事却都在现实中应验,我开始逐渐相信我可能得到什么预知的能力。我刚才不是说大姐在长公主府发生了一些事吗?我本想阻止那件事的发生,可是自从到了宴会上,见到你和月宁后,我就发现宴会上发生的一些事和梦中都不一样了,大姐早早地从宴会上走了,那件事的受害者也变成了其他人。之后所有事情的轨迹都和梦中发展不一样了,然后这些改变了的事,都与大姐你有关系,所以我在想……”

    “在想我是不是和你一样都做过同样可以预知未来的梦吗?”

    刘彦和开心一笑,“大姐唯一和梦中一样的就是依旧这么聪明。”

    “我没有做过这样的梦。”

    黄真说的平静冷淡,让刘彦和对于所说内容难以接受,眼底的疯狂又开始向外翻涌。

    “怎么可能没有,如果你没有做过那些梦,为什么现实却改变了?如果现实不变,我是不是又要看到宁儿在我眼前死去?不!不行,你必须也是做过梦的!必须做过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