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三十三)
    黄真被刘彦和晃的感觉头上边的大小脑在玩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游戏。

    要不是一旁的两个暗卫及时救了她,黄真就被刘彦和给晃晕过去了。

    黄真瞧着刘彦和这个模样,重生前发生的事定然对他打击不少,妥妥的黑化节奏。

    看来她得下剂猛药,再来装个逼,捡一件趁手的工具。

    “我没有做梦是因为你说的那些事情都是我的亲身经历。”

    神情激动地刘彦和听到黄真的话渐渐冷静下来,没有说话等着黄真的后话。

    “我是专门从地狱爬回来复仇的,我的医术是阎王爷觉得我死的太冤枉,专门给我的复仇工具。”

    虽然没有见过真真地恶鬼是什么样,但黄真觉得她现在这样阴森森地说话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黄真目光阴凉地盯着愣愣地刘彦和:“然后呢?在你的梦里你知道是谁杀了我吗?”

    刘彦和先是摇摇头,后又点点头,呆滞的目光慢慢有了神采,:“大姐的意思是我不是做梦,那些都是真正发生过的事。”

    黄真点头。

    得到答案的刘彦和像是心中最后一根稻草被压断,目眦尽裂,周身瞬间变得晦暗不已。

    “大姐不知道阎王爷除了让你学会医术,还教过你什么本事,可以教给我吗?我要让那些伤害过宁儿的人全部都碎尸万段!”

    好了,这下彻底被她给搞黑化了。

    “你先告诉我的仇人是谁?”

    刘彦和虚空一指,“大哥不是告诉你了吗?就是黄月柔那个贱人啊。”

    后又咧嘴一笑,继续说道:“好巧啊,大姐,我们居然有一个共同的仇人。大姐可以放心,那个贱人前几天又想像以前那样对我下药,我这次可不会上当,我是只属于宁儿一个人的,所以我已经将那个贱人绑到了我刘家专门折磨敌人的黑牢里去,现在那个宋王爷在可劲儿的找她呢?”

    哦去,黑化了的人都这么强悍吗!?

    说道这儿,刘彦和突然拍了一下桌子。

    “对了,我与宁儿当时不是已经救出了大姐吗?可大姐还是死了,就是因为宋王爷,他也是杀死你的凶手哦。大姐你说要怎么把那个贱人弄死才能让我们都解气?”

    “行了,在我面前这样就行了,你敢把你这面给单纯天真地月宁看到,你看她是会继续和你过日子,还是怕你。”

    黄真虽然这话有点恐吓刘彦和的成分在,但也是为他好,她也担心黄月宁那个小丫头被吓到。

    刘彦和一听黄月宁可能会怕他,病娇的小模样一下就没了,变得的和刚进门的时候状态一样。

    也像是想起来单独要和黄真谈话的初衷,“因为我不想刘家再遭遇到前世的事情,所以现在丞相府是支持王爷一脉的,故还请大姐解了王爷王妃的毒。”

    “这个事先不忙,我还有一个疑问,那夜刺杀我的刺客似乎并不是皇家暗卫,刺客当时也被我这边全部弄死了,你们是怎么确定背后的人是宋王爷的?”

    刘彦和虽然今天给她带来了一大堆信息,但黄真我没忘她是因为暗卫的话,怀疑他们有事没有给她坦白才要给惧内王爷下药。

    对于黄真的这个疑问,刘彦和面露尴尬。

    红着脸扭扭捏捏了半天才说:“其实那些人是我假借那个贱人的手派去的,我没打算对你刺杀你的,只是想将你想掳走,然后依照黄国公的性格一定会让宁儿代替你嫁给我的,然后我就依旧只是属于宁儿一个人了。”

    额,以后注意点儿,她还是少和黄月宁接触吧,她怕这厮到时候吃醋发狂,把她也给抓起来了。

    “我没想到当时大姐身边已有高手保护,派去的人被你当做敌人杀了。以后我知道大哥和王爷在查这件事,你知道的那个答案是我编造的。”刘彦和停了一下,把没说完的全说了出来。

    得,这又是一个奇葩。

    “走吧,出去吧,我给王爷他们解毒。”

    所有的事情通过这个奇葩的嘴黄真已经全部理通顺了,心气儿一下子就顺了,看这厮疯魔成那样,黄真也不担心他会骗她。

    黄真和刘彦和谈话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长的吃了痘痘粉的三个人脸上已经长出了几粒小痘痘。

    短的坐在下方剩余的三个人的一盏茶还没给完。

    坐在上方现在只有那个变成嫡仙模样的惧内王爷一个人,但是那几粒痘痘打破了整个平衡。

    黄真想王妃现在看到脸上的几个痘痘得恨死她。

    黄真微微给惧内王爷欠了欠身行礼。

    “王爷,听琴可以给王爷解药,但是王爷必须答应听琴一件事。”

    惧内王爷笑说道:“听琴姑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本王办的到,一定帮你办到。”

    这个惧内王爷真真是能屈能伸,黄真在想在帮他当上皇帝以后,她是不是该让自己再“死”一次,她怕这位王爷一上台就先把她弄了。

    “听琴与刘大人交谈甚欢,所以自请王爷能让听琴去府上做客几日。”

    “这个简单,本王应允了。”

    随后,黄真让人取来纸墨,将祛痘的方子写下,并嘱咐了一些话就回屋子里收拾行礼。

    等黄真都和刘彦和坐在了回府的马车上,刘彦和才想起询问黄真和他回府是不是因为黄月柔那个贱人,他告诉黄真黑牢并没有在本家府里,可以现在带她去。

    黄真拒绝了,她告诉刘彦和她是去帮他解决一些他没法解决的事情的。

    这让刘彦和一脸迷茫,什么事情是他在他的府上是没有办法解决的。

    ……

    “少奶奶!少奶奶!少奶奶!”

    跟随着焦急的女声,一个身着白衣挽着妇人头饰的少女,正跪在一个灵牌前静静地流着泪。

    少女听到女声,起身掏出丝帕,擦干眼眶的泪水以及脸上的泪痕。

    转身皱着眉看着跑进来的丫头,训斥道:“不是跟你说了很多变了,要沉稳点吗?怎么今天又是这副毛毛躁躁的样子。”

    丫头向少女告了错之后又着急的说道:“少爷……少爷带了一个女人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