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千年以后(一)
    【果然宿主对于发现别人感情一直都很敏锐,和自己有关的就不行了,这个爱恋值是前祈愿者的大哥送给你的哦。】

    黄哲成?

    “德国骨科?这种违背伦理的感情我怎么可能接受得了,退了退了,把我该得积分还我。”

    【根据系统的调查,前祈愿者与给予者没有血缘关系的,不存在宿主所说的情况,而且给予者把爱恋值献给的是宿主你,也不是前祈愿者。】

    “你的这套理论在我这儿过不去,快点把积分还给我,我工作这么认真负责,却穷的叮当响,甚至欠了一大笔债,这样了你还私自克扣我的工资,在这样下去你会失去我这个合伙人的。”

    【1748不是解释过了吗?宿主的积分拿去填补天道了,这次因为宿主的原因任务世界多死了不少人,宿主还记得修真任务吗?没有扣取宿主的功德已经是最好的了。】

    小样儿,拿她的失败任务堵她的嘴。

    “好吧,这次我就不和你计较了,我先躺下休息一会儿,你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把我传送过去。”

    总有一天她要搞清楚,她被扣掉的积分真正去了那里。

    ……

    “你好,我是你的还愿者,很高兴为你服务,请告诉我你的心愿是什么?”

    黄真看着对面女人的身后飘起来的如烟似雾的东西,默默地给她添上了茶。

    好强的怨气,好弱地的魂体。

    这是她目前为止见到的怨气最重魂体最弱的祈愿者。

    “我只有一个愿望,请保护好我的家人和朋友。如果你成功了,我愿意把我剩下的魂力全部给你。”

    女子神情悲切,并没有喝黄真倒的茶,言语间像是把这次的机会当做孤注一掷的手短。

    “是这样的,祈愿者。我们任务系统现在推出全新条例,在还愿者完成任务以后,身为祈愿者的你是可以重新回到你的世界继续你的生活的,所以祈愿者是完全可以不用拿出全部的魂力的。”

    虽然黄真很眼馋全部的魂力,但是既然任务方式改变了,黄真就希望通过她的介入能让祈愿者过的更好,这也算是一种她借他们身体生活所给他们的报答。

    女子在听说了黄真话后,眼中有了点点光彩,之后却又慢慢暗淡下来,拒绝了黄真。

    “不用了,你进任务的时间不是随机的吗?这有太多的变数,我已经经历了很多次绝望的感觉了,不想再承受一次。”

    随机?她进入任务的时间是随机的吗?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黄真公式化的微笑道“”“既然如此,我们会遵从祈愿者你的决定的。那么,你的愿望我已确实收到了。”

    说完黄真和女子就消失了。

    ……

    “秋秋,快吃下这个,吃了这个你就一定能恢复前世的记忆。”

    黄真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嘴里被人硬塞了什么东西,但黄真眼前一片漆黑,她根本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

    这东西还在她嘴里动来动去,这让黄真觉得恶心不已,于是她就开始挣扎反抗。

    黄真的反抗反而加大了喂东西的人力气。

    “秋秋,别担心,我知道你胆小,这个东西一点都不吓人的,你相信我,只要吃了这个东西你就可以恢复记忆。”

    说话的男人的力气非常大,直接让黄真就把那恶心的东西吞下去了。

    黄真能觉得她的下巴应该被卸下了,可是却没有感到疼痛,这让黄真疑惑,莫不是祈愿者是什么特殊体质不成。

    男子说的话和他粗鲁的动作都让黄真能感受祈愿者来自于内心深处的厌恶甚至是恨。

    可黄真却觉得这个说话的男人与她的身体接触,她觉得很喜欢,而且很舒服。

    喜欢。

    这个是在黄真没有被注入感情值状态下,头一次用在对异性身上评价的词汇。

    黄真觉得非常诡异。

    她动了一下身体,果然是被绑住了吗,难怪她刚才根本不能动。

    祈愿者这是被养成禁脔了吗?

    她现在急切地需要接收祈愿者的记忆。

    “秋秋,这个药吃了需要一段时间才会有效果,你先休息一会儿,等会儿我教你修炼方法,将它炼化了,你就会知道我没有骗过你。”

    黄真能感觉到男子帮束缚她的东西拿开了身上绑着她的东西,将她放平躺下。

    “秋秋,你今天好乖,如果你开始这么乖,我们就不会绕这么圈子了。”

    “秋秋,我要出去一会儿,你带着别动,外面很危险的。”

    黄真对于男子话一律不答,只是象征性的点点头,听到男子要外出她是高兴的

    男子终于笑了,“秋秋,你现在就和以前我们在一起时一样乖巧,看来这个药是真的有用,你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男子没有取下黄真眼上的东西,黄真也不敢擅自拿下来,所以过了一会儿确定了没有男子的声音了,黄真才让1748将记忆传送过来。

    接受完记忆之后,黄真打算放弃任务了,她这才接了几个任务,不应该是所谓的初级任务者吗?

    怎么一个任务比一个任务难,这是现在她这个没有任何苏破天际金手指的人能接的吗!?

    这是一个现代灵异故事,祈愿者名叫易梦秋,因为长相不错,所以在一家广告公司做前台。

    在她二十五岁生日那天,她的父亲送给了她一个玉佩,说玉能养人,就让祈愿者一直戴在身上。

    新玉确实是能养人的,但是经过历史冲刷被人转手不知道多少次的古玉却没有这个功效,反而会吸食人的精气。

    祈愿者听父亲的话天天都戴着这枚古玉,寄居在古玉里沉睡的封鸣因为祈愿者提供给她的精气得已苏醒。

    祈愿者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非常害怕,想过去什么寺庙或者道观求人救她。

    可是处在末法时代的现在,别说难找一个会驱鬼之术的人,而且祈愿者发现除了她能看见这只鬼,其他人都未曾发现他的存在。

    再加上之后封鸣看出祈愿者的意图,直接告明祈愿者他已经修炼千年,已经是鬼帝级别,没有他的允许,寻常人根本不能近他的身。

    这个事实让祈愿者对封鸣的恐惧更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