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庶女凶猛(番外)
    第一公主

    “公主,上朝的时间到了。”

    黄月真听到声音,就睁开眼从床上起来,等在一旁的侍女们就开始伺候她。

    新皇登基五年多了,自从黄真在两年前在战场以第一公主自称之后,皇帝当真赐她为大宣朝的第一公主。

    并念她战场上夜以继日地救治伤员,积极传授军医更为方便快捷的救治知识,称呼她为国医圣手,赐予免死金牌。

    又在战争结束后,在刑部屡创功绩,被皇帝大大嘉赏,让她从幕后到了台前,成为宣朝历史上第一个入驻朝堂的女人。

    黄月真也因此成为了宣朝女子争相模仿的对象。

    皇帝借着这股风潮,制定上台了不少女子为官的条例。

    虽然期间困难重重,但是有黄月真这个榜样在,仍然有突破这些艰险与黄月真一同站在了朝堂的女子。

    即使加上黄月真也不过才三个人,但这已经是这个男权社会刚开始能忍耐的最大极限了。

    皇帝的这一系列政策,也使得社会上女性的地位得以提高,女子也敢出门,就算走在路上也不会有人在后面嚼舌根说什么抛头露面。

    黄月真已经当官一年多了,她这个标杆实在是高,所以她受到了最多的关注。

    而最被人说道的就是她已经二十三岁了,却还没有成亲。

    民间对此议论纷纷,纷纷都猜测说她的意中人应该是已经和她妹妹成亲表哥刘彦和,因为意中人和妹妹在一起了,所以她才一直没有招驸马的心思。

    关注这个问题的人,不止是民间,皇宫中也是一样。

    这不,这刚下了朝,黄月真就又被单独召见了。

    “你看看,我朝出门的青年才俊未成婚的都在这里了,书生、将军、谋士和侠士,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里边总有你喜欢的。”

    黄月真看着皇帝焦急不耐的模样,不知是不是受了黄真的影响,他非常的嫌弃。

    “皇上,你要不把皇后娘娘请过来吧,臣亲自给皇后娘娘解释清楚,臣真的不是因为您的原因才不成亲的。”

    皇帝表情一顿,叹了一口气,“这都是朕自己造的孽,你说朕干嘛当初让你以舞姬的身份进府的。”

    皇帝也是悲催的,皇后不知道听到后宫谁的碎嘴,说黄真不结婚是因为他,气的皇后又回娘家去了,他已经独守空房数天了。

    “这是陛下您的决定,臣无从得知。”

    黄月真一句话就把皇帝后面的抱怨给憋回去了,显然不是第一次应对这种场面了。

    “朕要不是看你能干,就冲你对朕这说话的语气,朕早就革了你的职!”

    皇帝心烦意乱地用手指着桌上的画卷,“你就好好看看,朕就不相信这里边真没有你喜欢的。你妹妹的儿子都敢骗朕女儿的糖吃了,你也二十三了,还不打算成婚?现在我宣朝女子都以你为榜样,到时候那些敬仰你的优秀的女子都跟着你学,你说这让我大宣朝的儿郎还怎么办,他们那儿去找媳妇。”

    黄真见皇帝发怒了,自觉地跪在了地上,不发一言。

    “跪着能有什么用,你倒是说句话啊?怎么从战场回来就成了根闷声棍子,以前不是很会顶嘴吗?朕今天就在这儿给你下令了,如果一日不从这里边选出中意的人,你就一日都别想离开这座宫殿。”

    黄月真抬起头,表情愕然地看着皇帝:“陛下请三思,臣恐皇后娘娘会怪罪与臣。”

    “虽然变成了闷声棍子,可是这一肚子坏水,确实一点都没少。你不用吓唬朕,朕既然已经下定决心,就不再害怕。”

    黄真低下头,无奈地抿嘴一笑。

    皇上您下次的表情再正常一点,臣就相信了。

    “皇上,臣刑部还有不少事情等臣进行审核,只怕不能在皇上这里多带。”

    皇帝见黄月真油盐不进,想起阿成给他讲的,脸色恢复如常,走到黄月真面前,将人扶起,认真地问黄月真:“你到底在怕什么,就算你已经二十三岁,朕要把最器重的妹妹嫁给他,他还敢不要吗?”

    “多谢皇上对臣的抬爱,臣现在一心想为陛下做一番事业,对其于的事情都不愿深想。”

    皇帝见黄月真回答的避重就轻,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回到桌上,悄悄将黄哲成散朝后递给他的纸条打开来看,立刻心领神会。

    “既然爱卿这般三番五次的拒绝了,那也就没办法了。”

    “多谢皇上体谅。”

    见皇帝终于不再为难她,黄月真舒了口气。

    “所以朕为了防止有女子学习爱卿这个楷模,打算为这桌上的所有青年才俊们下旨指婚,爱卿觉得朕这个想法如何。”

    皇帝说完就兴致勃勃地看着黄月真,就见黄月真明显眼神见皇帝终于不再为难她,黄月真舒了口气。

    “所以朕为了防止有女子学习爱卿这个楷模,打算为这桌上的所有青年才俊们下旨指婚,爱卿觉得朕这个想法如何。”

    皇帝说完就兴致勃勃地看着黄月真,就见黄月真明显眼神呆滞了一会儿,身体也僵住了呆滞了一会儿,身体也僵住了。见皇帝终于不再为难她,黄月真舒了口气。

    “所以朕为了防止有女子学习爱卿这个楷模,打算为这桌上的所有青年才俊们下旨指婚,爱卿觉得朕这个想法如何。”

    皇帝说完就兴致勃勃地看着黄月真,就见黄月真明显眼神呆滞了一会儿,身体也僵住了见皇帝终于不再为难她,黄月真舒了口气。

    “所以朕为了防止有女子学习爱卿这个楷模,打算为这桌上的所有青年才俊们下旨指婚,爱卿觉得朕这个想法如何。”

    皇帝说完就兴致勃勃地看着黄月真,就见黄月真明显眼神呆滞了一会儿,身体也僵住了见皇帝终于不再为难她,黄月真舒了口气。

    “所以朕为了防止有女子学习爱卿这个楷模,打算为这桌上的所有青年才俊们下旨指婚,爱卿觉得朕这个想法如何。”

    皇帝说完就兴致勃勃地看着黄月真,就见黄月真明显眼神呆滞了一会儿,身体也僵住了见皇帝终于不再为难她,黄月真舒了口气。

    “所以朕为了防止有女子学习爱卿这个楷模,打算为这桌上的所有青年才俊们下旨指婚,爱卿觉得朕这个想法如何。”

    皇帝说完就兴致勃勃地看着黄月真,就见黄月真明显眼神呆滞了一会儿,身体也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