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千年以后(四)
    黄真开始研究这部功法后,不知不觉就被里面的内容所吸引了。

    她感觉自己仿佛进到了另一个任务世界里,在那个任务世界里她既是以第一视角的方式经历了一生。

    又像一个旁观者看着那个像是自己又像是别人的人,怎样萌生想法到成长实践到最后成功的集于大成。

    在那人最终历劫飞升后,黄真才从其中清醒过来。

    黄真睁开眼,发现她还在封鸣的怀中,封鸣也还在哼着黄真意识进入识海前听见的那个不成调的曲子。

    她便明白,她刚才所经历的一切与现实相比不过是刹那的光景。

    而此时黄真也发现,只要她开始想到魂修术的内容,魂体就自动开启修炼模式。

    温和的能量如涓涓细流缓缓流入黄真的体内,这种暖洋洋的舒适感是黄真第一次在这个任务里感受到有温度的感觉。

    封鸣突然推开黄真,双手抱住黄真的肩膀,疑惑而急切地将他的脸贴在黄真的脸上,右边贴了没完,又贴了左边,最后用双手伸进黄真的腰间上下抚摸个没完。

    黄真一边躲着封鸣在腰上乱动的手,一边问他话:“鸣哥哥,这是这是在干什么?我身上有什么地方很奇怪吗?”

    听见黄真问自己,封鸣停住在黄真乱动的手,却没有将手从中抽出,反而就势将黄真环腰抱着。

    他用复杂而惋惜的神情看着黄真,“刚才我有那么点时间从秋秋身上感受到了温度,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温度?鸣哥哥,我身上怎么会有温度呢?你确定你感受到了吗?”

    黄真故作不知,惊讶地回问封鸣。

    封鸣没带一丝犹豫,表情肯定的点头。

    黄真摸摸自己的早已恢复的冰冷的脸颊,“可是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鸣哥哥,你说这是不是你给我吃得那个能够恢复前世记忆的带来的副作用?”

    “不知道,我并不知道它除了可以恢复人的记忆还能有什么其他作用。”

    对于黄真这带有诱导性的说法,封鸣下意识的就想反对。可封鸣给黄真吃得那个传说中的圣物,他也就以前听过说,没想到在现代这个相信科技的末法时代却让他找到了。

    这个时代对于圣物的描述肯定最多也就只有只言片语,不会有更多更详尽的解说了,所以封鸣也一时拿不准了。

    “不过我刚才真的感受到秋秋的魂体周围灵气波动,然后你的身体就变得开始有了温度,或许这个圣物真有什么特别的用途。”

    黄真激动地将封鸣的手从她腰间拿下,然后握在手里,“既然这个圣物有着特殊的用途,鸣哥哥刚才不是说找到了适合的修炼场地吗?我们赶快过去将这个圣物给炼化了,看它具体还有什么作用。”

    封鸣眉头微挑,看着被黄真握着的双手,她似乎还不想让他近她的身。

    黄真望向封鸣,疑惑地眨眨眼睛,“怎么了鸣哥哥?我有说错什么吗?”

    封鸣被黄真的恶意卖萌会心一击,摇头说道:“没有,你没有说错。但是,这个先不着急,我先带你另外去个地方。”

    另外一个地方?这个与祈愿者记忆不符合吧?

    封鸣根本不给黄真询问的时间,拦腰将黄真抱起,一个类似于空间隧道的东西出现在两鬼面前,封鸣抱着黄真走了进入。

    黄真被封鸣的神技惊悚了。

    跨越空间的能力,这是她在修真世界成为元婴修士都不定能运用自如的能力。

    鬼帝什么的,也太特么牛逼了!

    这么个实力强大,疑心病重又心狠手辣的主,黄真再次开始怀疑这个任务她真的能够实现吗?

    ……

    黄真被封鸣搂住,站在一个伤心不已的老妇人面前,不远处还有一个一言不发,眉头深锁的老头。

    他用装满了悲痛的双眼,遥遥望着老妇人手中的黑白照片,手中还那些一本打开的相册。

    只要有人愿意看,就能发现相册上算是一个女孩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孩看起来非常活泼爱笑。

    黄真已经被封鸣带到这儿好一会儿了,两位老人一直都是这种状态,似乎都陷进了回忆中无法自拔。

    黄真看得出祈愿者对两位老人打击非常大,平日里被收拾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地的房间东西放的非常杂乱,浅色的木地板上也留下了不少杂乱的脚印和纸屑没有人清理。

    只有一个地方非常干净,那个地方放着一个红褐色的骨灰盒。黄真算了一下时间,今天居然是祈愿者的头七。

    封鸣把她带到自己的头七忌日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还要为她上柱香不成?或者让她自己上?

    “咔!”

    门口的响声让黄真的思绪回笼,转过身向门口看去。

    不好!祈愿者的丈夫过来了。

    黄真僵在原地,脑海突然一片空白,这种前任与现任相见的场面,她该如何怎么办?

    特别是这个前任太厉害,一不注意吃个醋就能把现任给搞死,偏偏她不得不保护这个现任。

    封鸣弯腰将头放在黄真的肩膀上,不阴不阳地说:“怎么?鸣哥哥不够你看吗?”

    说完,封鸣放在黄真腰上的手在黄真腰间狠狠地掐着,幸好黄真现在是魂体,封鸣这种类似于物理伤害的行为,她感受不到疼痛。

    不然,就凭他一扇祈愿者就与家人阴阳相隔的力道,黄真刚才得被他直接给横腰勒断。

    现在也不是想封鸣有多暴力这个事实,最大的问题是她该怎么回答封鸣那个醋味爆满,又满含杀气的话。

    怎么办?一直这样沉默会不会被当成是默认了。

    封鸣放开一只在黄真腰间的手,摸上了黄真的头,捋顺她耳边略显毛燥的头发,“嗯~不回答是默认了吗?”

    看吧!看吧!被她说准了。

    修罗场感觉不要太明显好么!!!

    “鸣哥哥,我不是都说了,生前的事我已经不想再谈了,为什么你还要把我和他们联系起来?”

    “是吗?那我现在就把他们也杀了,秋秋应该不会有意见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