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千年以后(八)
    黄真看了一会儿来往的人流,放空了一会儿,给自己打打气。

    封鸣好像也习惯了黄真这种动不动就发神的状态,他像往常一样将手从衣服下探进了黄真温暖的腰腹,感受着不同与他寒冷身体的温度。

    因为只有黄真在这种时候,封鸣他才能感觉到黄真真的对自己放下了戒备,而且那温暖的体温真的很让人流连忘返,所以封鸣也渐渐就喜欢上了黄真发神的时间,完全没有以前那种没有受到关注后的郁不满。

    等黄真给自己加完油,回过神时,就注意到封鸣的动作,也没将他的手拿开,就站在原地等封鸣享受够了。

    而黄真之所以没有再像开始进入时,对封鸣的行为进行化解,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安抚封鸣,还有一点就是黄真对着封鸣有点心虚。

    黄真刚来任务时只顾着让封鸣和她远离祈愿者的家人,所以为了让封鸣安心,她说了要与封鸣试试一类的话。

    假装成恋人,不可避免的就会有亲密的身体接触,这是黄真在当时没有想到的一个问题。

    都是在有一次封鸣硬抱着黄真的头亲她的时候,黄真才意识到有些被她选择性的忽略了。

    就黄真自己来说,为了任务能够完成,她是可以做到一些在常人看来无法接受的事的,这其中包括与任务对象负距离接触。

    当然这只是黄真对待任务的态度,而往往都是祈愿者愿不愿意才决定黄真最后的任务行为与方向。

    而这位祈愿者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黄真明白她应该极其厌恶并且仇恨的,黄真本来打算好在与任务对象中牺牲掉祈愿者对她的满意度,可是当时想的只是和祈愿者记忆里做的一样,跟在封鸣身边就好了。

    可是她除了抱抱外,忘记了恋人应有的相处方式。

    所以在意识到封鸣对她会有更为亲密的举动时,黄真因为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想出应对的办法的而感到沮丧不已。

    她只好用修炼来逃避,于是那段时间黄真的修炼速度就和坐火箭一样快,封鸣还为此夸奖过黄真的努力认真。

    黄真在接受到表扬的时候有些汗颜。

    祈愿者对封鸣身怀怨气,而黄真却对他也没有多大的感觉,他只是一个带解决的任务对象而已,和他相处久了之后想的最多的也是找出他的弱点,找机会弄死他早日早日完成任务。

    之后黄真就发现,黄真认真修炼时,封鸣的高兴程度仅此与黄真进行身体接触。

    只要黄真要开始修炼了,封鸣就不会像得了肌肤饥渴症一样一定要把黄真搂着抱着,反而在一旁为黄真护法,指导黄真的修炼。

    所以在两年的时间里,黄真游玩的兴致越来越低,到最后变成了每天不用超过一半的时间的来修炼,她就心理上过不去,浑身不舒服。

    于是在两年的时间里,黄真与封鸣的亲密接触最多的就是搂搂抱抱,偶尔封鸣会趁黄真不注意亲一下。

    封鸣这一享受,黄真就陪着他从傍晚站到晚上。

    封鸣见月亮出来了,就自动的放开了黄真,将黄真搂着飞上了这所大学最高视野最好的一栋楼。

    他放出来自鬼帝的威压,将附近的游魂全部驱走,黄真也自觉的开始盘腿坐着开始修炼。

    第二天。

    因为要等着那名少年的死亡,黄真和封鸣就暂时待在了这所学校了。

    黄真修炼了一夜,体内的能量充沛的很,她有感觉再过不久她就能修炼到魂修术的二十二级了。

    以前没说过,这个魂修术就是一个锻炼魂体的秘术,它没有固定的招式,就和游戏里的技能等级一样满级是一百级,前面等级很好上升,到了后期就变得不再容易。

    就和技能需要喂能量石和花费游戏币才能升级一样,经过黄真的实验,别的关于魂修的修炼功法真的就是被魂修术吃掉了,然后它让黄真升级了。

    黄真在封鸣那里套了好多套功法,她才能升级到现在的高度。可修炼了两年,也才修炼到魂修术二十一级。

    如果是一个游戏,两年的时间,天天为此奋战到天明,已经足够让黄真从新手村毕业成为这个游戏里的传奇了。

    这部功法不止要吃其他的魂修技法,还很贪吃,吃得少了还不让黄真好过,不然为何到现在黄真还像个新手村刚毕业的才二十一级。

    现在黄真觉得她已经基本上把封鸣知道的功法全部都喂给了魂修术了,她有预感她有可能将止步于二十二级了。

    黄真由最开始租到这部功法是的兴奋期待到现在的无语凝噎,欠了两万多积分给自己买了一个鸡肋的东西,黄真心里可以说是十分复杂。

    她果然是没有做女主的命吗?!

    ……

    时间慢慢过去,学校到了上课的时间了,在学校里走的人越来越多。

    封鸣还没有通过感应,就在他们所处的这栋楼下发现了那名少年,就带着黄真空间跳跃到少年身边。

    黄真明显看到那名少年的身体僵了一下后又恢复了正常。

    忽然,黄真感受到在她腰间的手离开了,有些疑惑,封鸣可是很少会敢这种事的。

    黄真只见封鸣皱着眉头,闭着眼睛。

    一会儿以后,少年都走了,封鸣结了一个黄真从未见过的复杂手印,定住了前面那个没有走远的少年。

    又打了好几个复杂的手印到少年的身体上。

    黄真以为封鸣这是突然要改变主意,要现在解决这位命不久已的少年。

    便打开了天眼来看。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明明昨天还是濒死之兆的少年,现在的魂魄非常强大。

    这个强大是相对于黄真昨天见到的那个弱到快要马上散去的魂魄来说,实际也就和普通人的灵魂强度一样。

    通俗点来说,就是一个明明一个马上就会死掉的人通过一晚上奇迹般的像一个正常人一样。

    封鸣应该是下来就发现了这事,才会突然对那名少年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