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千年以后(九)
    甄泽的阴阳眼是天生的,从小他就能看到许多别人常人不能见到的东西。

    家里人知道他的情况,都告诫他在看到那些东西的时候,不要大惊小怪,也不要惊慌,就当做没看就行了。

    只要不和那些东西对上眼,就不会缠上。

    甄泽小的时候还做不到真正的不看那些东西,然后被缠上了不知道多少次,耗费了家里人不知多少力气才将其全部摆平。

    这些情况随着甄泽年龄增大,慢慢得到改善,直到他开始上大学后,甄泽已经差不多能够无视那些东西了。

    可是昨天下午看到的那两个陌生的一男一女的鬼,他差点因为两鬼强大的鬼气而破功。

    这两鬼着实奇怪。

    女的穿着还算正常,一身现代装扮,这个女的好像发现了他能看到他们,但她并没有给男鬼说。

    男的则是一头长发,一副古人的装扮,他身上的鬼气比女的还重。

    他本以为他昨天遇到他们只是巧合,谁知今天一大早又遇到了他们。

    甄泽见两鬼突然出现后就一直看着他,这让他产生一种两鬼的目标应该是他的感觉,难道这个女鬼告诉了男鬼他能看到他们。

    这个直觉让他快速的逃离了两鬼旁边。

    可是他还没有走多远,忽然感觉身体变得不听使唤,僵住了。

    他被定住了,周围还在走动着的其他同学都奇怪的看着他,脑洞小,以为可能是在玩什么游戏,脑洞大的人,说不定还以为他在表现行为艺术,吸引人注意。

    那两鬼把他定住了也不到他面前来,甄泽不知道这两鬼到底要对干什么。

    难道就是想捉弄他,所以才把他定在这儿。

    ……

    封鸣的探魂术被甄泽体内残留的强大法术给弹了出来,眉间的神色变得凝重了几分。

    他的灵魂本源的气息他又感受不到了。

    这个法力似乎是他熟悉的,像当年封印他的人之一,这个事实让封鸣的眼神变得狠厉起来。

    “怎么了鸣哥哥?我们要追吗?”

    黄真瞟了一眼解开定身术快速跑走的甄泽问道。

    封鸣摆手,“不急,我在他身下点下了印记,先跟着他,我有点事需要确认。”

    黄真从来没见过封鸣表情这么凝重过,那个少年恐怕不止能恢复灵魂强度那么简单。

    傍晚,黄真和封鸣偷偷跟着甄泽,看着他回了甄家。

    “你们在干什么?”

    后面一个脆生生的女声,打断了两鬼还未开始的动作。

    黄真转头就看到一张熟悉而陌生的脸。

    熟悉是因为黄真之前在祈愿者的记忆中见过她,有点印象。

    陌生也是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个女生的真容。

    封鸣皱眉看了一眼那个女生,发现是个人类,有点不喜,搂着黄真直接在那个女生面前消失了。

    ……

    封鸣又把黄真带回了学校,准备守株待兔。

    “鸣哥哥,到底怎么了?那个少年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你屡次三番的跟着。”

    黄真这两天一直处于一种迷茫的状态。

    虽然说她只要管好任务目标不对祈愿者家人进行伤害就没事了,可是一直被人牵着鼻子,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好受啊。

    “报仇而已,秋秋到时候在旁边看着就行,我要好好看看现在还有人真的能困的住我的吗?”

    哦,所以那个少年有可能是封印他的人的后代吗?

    先人的积的仇恨值,让子孙来还。

    嗯,这个想法很强势。

    晚上,黄真依旧开始修炼,今晚的月光很足,黄真有感觉今晚她就要升级了,想想还有一点小激动。

    子时刚过,黄真就感觉有一道能在发出的力量,在试图冲撞她的魂体。封鸣又把黄真带回了学校,准备守株待兔。

    “鸣哥哥,到底怎么了?那个少年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你屡次三番的跟着。”

    黄真这两天一直处于一种迷茫的状态。

    虽然说她只要管好任务目标不对祈愿者家人进行伤害就没事了,可是一直被人牵着鼻子,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好受啊。

    “报仇而已,秋秋到时候在旁边看着就行,我要好好看看现在还有人真的能困的住我的吗?”

    哦,所以那个少年有可能是封印他的人的后代吗?

    先人的积的仇恨值,让子孙来还。

    嗯,这个想法很强势。

    晚上,黄真依旧开始修炼,今晚的月光很足,黄真有感觉今晚她就要升级了,想想还有一点小激动。

    子时刚过,黄真就感觉有一道能在发出的力量,在试图冲撞她的魂体封鸣又把黄真带回了学校,准备守株待兔。

    “鸣哥哥,到底怎么了?那个少年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你屡次三番的跟着。”

    黄真这两天一直处于一种迷茫的状态。

    虽然说她只要管好任务目标不对祈愿者家人进行伤害就没事了,可是一直被人牵着鼻子,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好受啊。

    “报仇而已,秋秋到时候在旁边看着就行,我要好好看看现在还有人真的能困的住我的吗?”

    哦,所以那个少年有可能是封印他的人的后代吗?

    先人的积的仇恨值,让子孙来还。

    嗯,这个想法很强势。

    晚上,黄真依旧开始修炼,今晚的月光很足,黄真有感觉今晚她就要升级了,想想还有一点小激动。

    子时刚过,黄真就感觉有一道能在发出的力量,在试图冲撞她的魂体封鸣又把黄真带回了学校,准备守株待兔。

    “鸣哥哥,到底怎么了?那个少年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你屡次三番的跟着。”

    黄真这两天一直处于一种迷茫的状态。

    虽然说她只要管好任务目标不对祈愿者家人进行伤害就没事了,可是一直被人牵着鼻子,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好受啊。

    “报仇而已,秋秋到时候在旁边看着就行,我要好好看看现在还有人真的能困的住我的吗?”

    哦,所以那个少年有可能是封印他的人的后代吗?

    先人的积的仇恨值,让子孙来还。

    嗯,这个想法很强势。

    晚上,黄真依旧开始修炼,今晚的月光很足,黄真有感觉今晚她就要升级了,想想还有一点小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