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千年以后(十)
    “1748我们当初的签的契约里就没有保护我生命安全这一条吗?”

    黄真不是第一次经历天劫了,但是没有比这次让她害怕的。

    一是没有任何防身的法宝可以使用,二是黄真觉得以她现在的功力她根本无法承受一击天雷的捶打,还别说经历九道。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现在要以鬼魂之姿抵抗天雷,这不是就和以卵击石一样吗?

    黄真明白她这趟任务怕是凶多吉少了。

    一想到任务完成不了话,按照上次的那个模式,不仅她要被扣除属性点,最后她还得把借的积分全部还完。

    这样的事实,让黄真表示生无可恋。

    【有的,契约里有写当宿主在执行任务途中,宿主的寄体出现生命垂危时,系统将自动为宿主开启保护屏障,将宿主送回系统空间,但是这条契约只能使用三次,宿主在之前的修真位面已经使用了一次,宿主现在还有两次使用的机会,所以请宿主尽心完成任务,不要导致任务失败。】

    “任务!任务!任务!我魂体都可能要被雷劈没了,还怎么完成任务,就不能给我提供一点保护措施吗?”

    【宿主,魂修术本来就是一部修真界的功法,你要经历天劫本来就是应该的,1748先前已经给你提供一次交易的机会了,所以宿主的要求1748无法满足。】

    “那我这个天劫是不是来的太早了?我记得我在修真位面修炼的时候也至少过了两百年才第一次经历天劫。”

    【末法时代,灵气越来越稀少,天道对修炼之人的约束也就越来越大了,这时候降下劫雷,难道不是天道对宿主你的认可吗?】

    “认可个屁,老娘宁愿天道那家伙把我当成隐形的,每次都是这样,只要我稍微想得瑟一下,就出来打压我!”

    【总之,1748没有办法再次为宿主提供交易,请宿主加油。】

    说完系统怕被黄真继续缠着,直接关闭了与黄真的联系,黄真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得到回应。

    完了这个任务她又要失败了。

    ……

    封鸣一边为黄真输入魂力,一边望向从黄真体内的鬼气释放出来以后就开始电闪雷鸣天空,这个熟悉地来自灵魂的压制,让他的表情变得非常凝重。

    按理说凭借秋秋现在的修为,只要他在一旁护法得当就能平安无事,为何会有劫雷引来?

    看着这来势汹汹的样子,封鸣想起当年晋升为鬼帝他独自渡劫的时候,最后差点被打的魂飞魄散。

    他能撑下来靠的是几百年积累的深厚功力以及对找到秋秋与之再续前缘的执念太深所至。

    秋秋这才修炼不到两年的时间,现在还被魂体内的能量冲击的晕了过去,而他现在情况也有点不好,不可能全程都能保护着她。

    封鸣望向天空,劫雷似乎已经酝酿的差不多了,他最后看了黄真一眼,飞升到黄真的头顶上方,剩下地希望她能靠自己的自制力抗下来。

    ……

    黄真和系统谈判失败后,她才发现她的意识像是被锁在了这具魂体里的一个地方没有办法出来。

    之后她花了好一会儿的时间才让自己重新掌握了身体的自主权。

    黄真掌握身体主权后,还没来得及探清魂体的情况,一道天雷就迅速而猛烈的犹如一条长满刺的长鞭重重的抽在黄真的身上。

    这道天雷就像是与黄真有仇一般,将她抽的身上都有了重影,三魂六魄中有三魄差点飞出体外。

    劫云没有留给黄真一点调息休整的时间,上一道天雷劈下之后又连续霹下两道天雷。

    黄真又一次被霹昏死过去了。

    ……

    “观众朋友们,我现在所在的位置就是昨晚惊险出现异常旱天雷的地方。我们大家都有一个常识,雷电的破坏力是非常强的,连续且强力的电击足以将一栋楼给毁坏掉。”

    报道的记者伸出那只没有握话筒的右手,摊开手掌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继续说道。

    “可是,观众朋友们你们可以跟着我手指的方向看,经历了连续九道雷劈的这栋教学楼没有一点被损坏的痕迹,而且连这栋楼的电路系统也没有受到一丝影响,处于正常供电中,这实在是一件怪异的事情,或许真像有些观众在网上所说的那样,是有人在此渡劫成仙也说不定,但是相关专业的专家们对此还在调查中,稍后如果有新的结论出来,我台将继续为你报道。”

    摄影听到记者说完了,就关闭了摄影机,开始收拾摄影器材。

    在旁边等着的实习生很有眼色给报道的那名记者递上了一瓶已经拧开瓶盖的水。

    记者也不说谢谢之类的话,拿过瓶子就喝了起来。

    “学哥你真厉害,那么长的一段台词一口气就说完了,中间还没有出一点错。”

    记者喝完水,听到实习生对自己说的奉承话,嘴角一钩,眉头一挑,颇为得意。

    “所以今后你就好好跟着你学哥我,准让你出师后比你同期的人有出息的。”

    “谢谢学哥,我一定认认真真的跟你好好学。”

    实习生听懂了记者这是要栽培的他的意思,顿时觉着这几天他在这个记者这里受的罪都值得了,心里舒畅不少。

    “学哥,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说吧。”

    记者现在的心情好,他这刚答应了要培养这个实习生,这个实习生就有问题要问他,这让记者有些飘飘然。

    “刚才学哥在报道的时候,将网上那些网友调侃说的修炼成仙之类的话说了出来。这种夹含迷信的信息,台里能允许吗,这对您没有影响吗?”

    记者冷笑一声,“怕什么,我这是现场直播,那句话可是可能为台里带来更好的收视率的,台里的人看到收视率上去了,也就对此睁只眼闭只眼了。”

    实习生听完记者的解释,对其谄媚的笑着,“还是学哥懂套路,有学哥教我,我就一点不担心实习期满了不被录取了。”

    封鸣是被吵杂的人声吵醒的,他眯着眼睛迷迷糊糊看着他的头旁边有一个正在侃侃而谈的男子。

    见到这个景象,封鸣的第一反应就是让这个男人从他眼前消失。

    可是疲惫不堪的身体提醒他了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