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千年以后(十一)
    封鸣强撑起身体,向昨晚黄真打坐的地方望去。

    他见到黄真还躺在那儿,虽然看起来受了非常严重的伤害,但是魂体还完完整整,这样让封鸣放下不少心。

    然后封鸣就发现黄真的身体正在不停地冒烟,手部与脸部已经不同程度的被灼伤了。

    万里无云的天上,有一枚不断燃烧的火球正在炙烤着黄真的魂体。

    之前黄真魂体较弱的时候,一直有封鸣跟随在身边,所以黄真没有恐惧过太阳。

    之后她的修为越来越深后,便能够靠自己的能力抵御太阳直接的灼晒。

    现代灵气稀薄,污染严重,那九道天雷似乎就已经将空中的灵气耗费完了,根本没有力气再降下具有修复能力的灵雨。

    所以黄真身上的伤势根本没有得到救治。

    封鸣看着黄真不断冒出青烟后,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非常不妙,也来不及顾自身魂体的损害程度,逼出体内仅剩的点点魂力将两鬼转移到了这栋楼的地下储藏室中。

    ……

    甄泽一大早来到学校就听到大家都在讨论关于学校教学楼被雷劈却没有事的话题。

    他因为自身体质的关系与同学的关系都不是特别亲近,所以在有人给说起这个事时发现他并不感兴趣,后面就没有人再找过他。

    而事实上甄泽对这个事情非常的关注。

    昨晚家里多年不管事的老祖先突然打来电话,告诫家里所有人不许任何人靠近那所被雷劈过地方,那不是普通的雷电,是蕴含天道力量的劫雷,普通人去那里不会有事,他们这种出身就身负灵力到哪儿去会被劫雷的余息伤到的。

    听说现今的这个世界真的还能有渡劫的修炼者,甄泽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两个以他目标的鬼气强大的两鬼。

    听老祖宗说渡劫是赌命的是,过不去就只有被雷劈的只剩渣渣,过得去将踏进一个全新的境界,这种人他们得罪不起。

    甄泽今日来学校是瞒着家里人的,他想确认一下那两个鬼会不会真如他猜想的那样就是渡劫者。

    他可不想每天被两个不知目的,总是出现在他面前的大鬼盯着看,他慎得慌。

    甄泽看着楼顶盘旋着还没有完全散开的紫色烟雾。

    这个烟雾看起来轻飘飘的,若不是甄泽感受到了它里面有非常危险的气息,他一点都不相信这就是劫雷余息,只会当是有了什么表演以后留下的。

    甄泽上课的楼层在整栋口的中间,他心慌慌的上了一上午的课,除了一些熟面孔的鬼,那两名鬼真的没有再来找过他,甄泽虽然还是心慌,但他多少有点放心了。

    中午放学。

    甄泽出教学楼就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从远处走来。

    那人似乎再找什么东西,东看看西瞧瞧的。

    甄泽趁她还没有发现自己,赶紧退回教学楼,将自己藏了起来。

    那名疑似在找东西的女子,问了旁边的行人后,就往甄泽所藏的这所教学楼走了过来。

    随着女子越走越近,甄泽将自己藏的越来越隐蔽,可是却能看到女子的一举一动,他怕她是来抓他的。

    女子进入教学楼后,就坐上了去往顶楼的电梯。

    甄泽本来见女子没有发现他想直接走的,可是想起老祖宗的话,甄泽又不放心。

    犹豫再三,乘上另一辆电梯,追着女子上去了。

    “同学,这里真的不能让你通过,你还是先走吧。”

    “这位大叔,我说过了我是被找来的专家,你就让我进入吧。”

    穿着制服的保安大叔大概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了,有点不耐烦。

    “你说你是被找来的专家,就请你出示你的证件,我们只认证件不认人。”

    甄泽上来时看到的情景就是这样的。

    然后他就想起来,班里人在讨论这件事的时候,是说过上面的天台从早上开始就有人守着,不让进了的事。

    他当时一心惦记着,那两鬼会不会还来找他,没有认真留意他们到底说了什么,所以看到女子被人拦着他才想起这个事。

    “大叔我真的没骗你,我真是专家组的工作人员,我是先被派过来的,所以还没有拿到工作证。”

    保安大叔被女子的话逗了乐,“姑娘你要是真的没有骗我的话,就不要给我编个先遣部队,又不是打仗,我们已经收到消息了,下午专家组的人才会过来,在哪儿之前任何人都不能进入。”

    女子的谎言当场被拆穿,她的脸色有点不自然。

    又不是她想撒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慌,她又不知道这个地方已经被封了,实在是一时找不到进入理由,所以随便编了一个。

    保安大叔的态度很强硬,女子知道她是暂时没办法进入了,要不想办法混入下午的专家组,她一定要进入看看。

    女子意兴阑珊的耷拉着头往回走,还没走几步就被一堵人墙挡住了。

    女子疑惑的抬头,看清楚挡住自己的人是谁后,马上变得有些生气。

    “小泽,妈不是给你请了假让你待在家里不许来学校吗?”

    女子的声音有点大,她后边的保安把她的话也听见了。

    甄泽看到保安有点看热闹的心思,觉得有点尴尬。

    “姐,这里不适合说法,我们先下去吧。”

    甄泽为了避免她姐和她在现场争吵起来,对着保安歉意地笑了笑,用了一点力气将女子拽走了。

    两人一直坐着电梯到底楼。

    甄泽将女子拉到一个比较僻静的小园子,刚好现在又是饭点,所以这附近现在基本上除了甄泽他们两人,就没有其他人了。

    女子坐在园中亭的靠椅上,“好了,现在人也少了,你是不是该回答我的问题了。”

    甄泽在女子对面坐下,“姐,你得提高一点警惕性了,我都跟了你一路了,要不是我自己主动现身,你到现在也不会发现我吧?”

    “你跟了我一路?”

    女子问道。

    甄泽点头。

    “一直跟着?”

    甄泽继续点头。

    “不可能,我上午去了一趟山里,不巧走到山中的时候下起了雨,我身上穿的衣服是打湿后才买的。你说你跟了我一路,为什么你还穿着的是早上我出门前看你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