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千年以后(十三)
    楼顶并不像新闻报道里的那样没有一丝变化,在甄泽他们这些拥有灵力的人的眼中,这里将有可能成为他们的禁区。

    劫雷的力量太过强大,即使是余息也不是他们这种处在灵气薄弱的现代的低等修炼者能够承受的。

    这不仅是因为劫雷力量强大造成的结果,还因为长期从事驱鬼的工作,他们的身上多少都有一点阴邪之气,劫雷就是它的天敌,所以这些专家和甄泽姐即使现在贴了符也是不好受的。

    “甄小姐,我们可以开始了。”

    专家组里一位比较有带头性人让其余人将工具箱拿出摆好向甄泽姐示意。

    他们这次冒险前来就是为了看看有没有机会可以将这些像紫色迷雾的劫雷余息给收集起来。

    甄泽姐拿出包里准备好的罗盘,“你们先干你们的,我还有点私事要处理,麻烦你们了。”

    “好的,甄小姐独自行动要小心点,这些余息不可小觑,甄小姐如果遇到难题我们可以到时可以提供帮助的。”

    专家组的人见甄泽姐这样说也没有什么介意的感觉,他们这个行业就是这样,每家都有属于他们的秘法,而且她本来也不是工作组的工作人员,所以甄泽姐要单干他们也无所谓。

    “多谢提醒,各位前辈也请多加小心。”

    甄泽现在的身体状况有点不好,他现在不仅不能动,而且他发现他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暴动,他觉得她的胸口都快要爆开了。

    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儿时他的身体不能承受体内过多的灵力的时候,也出过这种情况。

    甄泽明白,他这是劫雷余息里的灵力引起了他体内能力的躁动,眼前的东西渐渐变得恍惚起来。

    可是他又特别在意他姐手里的那个罗盘,他记得没错话这个罗盘不就是他家那个被拿来供养起来的玉龙盘吗?

    她什么……时候偷出来……的。

    甄泽的疑问暂时无法被解释了,因为在想完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就光荣的倒下去了。

    甄泽姐拿着罗盘,看着罗盘指针停的方向,前一刻还在庆幸她这次赌对了,有机会找到那人,可下一刻她亲爱的弟弟口吐鲜血,脸色苍白的倒在血泊里。

    他什么时候来的这里。

    甄泽姐连忙将玉龙盘一丝不苟地踹回兜里,他弟重要,这个盘也重要,这可是她们家的根,好不容易偷了出来用了一次,她可不敢给弄坏了。

    ……

    甄泽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他的房间里了。

    他从床上坐起来,习惯性的端起右手边的还是温热的水杯,这是他妈每次大概计算出他醒的,特意准备的。

    甄泽喝完热水以后,从床上起来站起身动了动舒展身子。

    他对着镜子撩开上衣,拿出手机前几天拍的照片进行对比,果然又变深了吗?

    甄泽心口的位置现在横有一条深红色的线,这条线是两年前开始出现在他心口出的。

    开始只是浅浅的,他没有在意,之后他有此被人用球以外砸晕后,心口线的颜色就开始变深了。

    他将这件事告诉他爸妈以后,两人虽然疑惑并也有重视,但他们并没有找到处理这条红线的办法,所以这条红线两年的时间只要他晕倒以后就会颜色变深。

    而他这两年无缘无故晕倒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现今的颜色已经如鲜血一般了。

    甄泽觉着这个东西就是他的催命符。

    总有一天他会因为晕倒以后再无起来的可能,他已经做好这样的觉悟了。

    所以他想在他死之前弄明白,家里人到底背着他隐瞒什么关于他的事,可家里人在这方面都防着他,只要他有提出这个方面问题的苗头,他们马上就转移话题或者直接过滤掉他的话。

    另一边,甄泽姐通知家里人将甄泽送回去时没有一起回去。

    一是她有点不敢面对她父母的愤怒,二是还不容易才找到的线索,她可不想放弃。

    甄泽姐跟玉龙盘的指示走到黄真与封鸣所在的地下储藏室。

    她走到这储藏室中,发现此地的气场已经被改变了。

    封鸣为黄真当了六道天雷,伤的太重,后用最后的魂力将两人转移到这里,现在早已经昏迷过去。

    而黄真的魂体还处在深度的自我修复中,也没有醒过来。

    甄泽姐进了储藏室没走几步,就发现了随意躺在地上的两鬼。

    她回忆起家中古籍的描写,那天下午只是匆匆一眼,她还以为她看错了。

    这可是鬼帝,只要得到他,小泽的身体一定就有救了。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性,甄泽姐就高兴无比。

    甄泽姐拿出收魂瓶,感谢上天的劫雷,给了她有机可乘的机会,只是这两只鬼的手一直牵着,还牵的这么紧,她要怎么才能将鬼帝收到瓶中。

    算了,先都收进入吧。

    这只女鬼左右不过是只新魂,肯定是被鬼帝抓到身边伺候的,之后再想办法分开这他们吧。

    甄泽姐回到家的时候,甄泽已经从房间出来了,加上她的爸妈三个人已经坐在餐桌前吃饭了。

    甄父见到甄泽姐回来了,刚才还算温和的脸马上就板着了。

    “跪……”

    “爸,我有事和你商量,我们可以先去你的书房吗?这件事非常重要,真的非常重要。”

    甄父不喜欢被甄泽姐打断了话,本就不高兴的他对甄泽姐更加不满了。

    可是看甄泽姐那个兴奋又急切的模样,甄父知道他这个女儿向来知道分寸,就先放下心中的怒气,暂时先饶了她。

    “走吧。”

    甄父放下碗筷,从餐桌上下来,两人一前一后上了二楼的书房。

    甄泽本来想跟上去,但是却被他一旁的妈妈给拦了下来。

    甄泽姐刚把房间门关好,不等甄父询问,就迫不及待将收魂瓶里的黄真和封鸣给放出来了。

    指着封鸣,激动的对甄父说:“爸,你猜这是谁?”

    甄父没有回答,疑惑的看着地上这个像是在那里见过的男子,觉着熟悉,又一时想不起来是在那里见过。

    “爸,这个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鬼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