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千年以后(十五)
    【宿主忘了吗?是你自己答应的以后不会向1748说要免费交易。】

    “好,我记住了。我还是那句话,以后总有你求着的我的时候。”

    黄真不知该说系统都是这样尊重规则办事不懂变通,还是只有她遇到的这只系统是这样的。

    可是你说它不懂变通,可是它又可劲儿的坑你,精明的很。

    【提醒宿主,请不要投机取巧,踏踏实实地完成任务。】

    说完1748又主动下线了。

    黄真也不想再与之多说一句,她刚才不过是醒来之后发现魂体内的能量储存又上升了一个等级,她就是想让系统告诉它她现在的实力在那个层次。

    就算它不说,黄真还可以问封鸣,让他告诉她不就行了。

    但是封鸣去哪里了,为什么这次醒来没有看到他,难道他趁这次回了s市,她又没有缠着它,然后去找祈愿者家属了?

    这可不行!

    黄真连忙起身往祈愿者的家中去了。

    黄真通过祈愿者记忆知道了祈愿者的父母两年后也没有搬家,很快穿墙到了祈愿者父母的家中。

    恰好两人都还在,看着还安然无恙的的两人,黄真舒了一口气。

    相对于黄真的淡定,对面能看到黄真的两位老人却吓得僵硬的坐在沙发上不敢乱动,不知该是高兴还是害怕。

    以为不会被看到黄真没有发现两位老人的异常。

    好不容易来一趟,给祈愿者上柱香吧。

    “老婆子,我的老花眼又加重了,我看到我们女儿在拜自己。”

    易母摇头,被褶皱遮住阴翳瞳孔此时闪着晶亮的光芒。

    “没有,老头子你没有看错,是我们囡囡回来了。”

    听完两位老人的话黄真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她就是真傻。

    她刚才是从空中飞过来,不知道有没有看到啊。

    鬼应该不能被相机拍出来吧?

    好了,她又搞出一起灵异事件了。

    黄真试着集中精力,用手去拿香炉上的香,不过还是抓空了。

    但是这又让黄真莫名地舒了一口气。

    黄真看了看祈愿者的遗像,想起了在空间里初看到她的时候感受到那股绝望。

    白发人送了黑发人,又因黑发人让白发人也不在。

    祈愿者痛苦她虽然无法切身体会,但是帮她尽一下孝她还是能做到的。

    “囡囡是你吗?”

    易母问得小心谨慎,她害怕这只是她与她家老头子的一场不切实际的梦。

    黄真笑着转过头,“爸!妈!我回来看你们了。”

    易母握住易父的手,“老头子,看到了吗?囡囡回了我们话”

    “爸妈,我真的是你们的囡囡,我回来了。”

    黄真无法与他们接触,只能将自己送到他们面前。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易父连说四个“回来就好”表达他此时内心的喜悦之情。

    “老头子,快给小晨打电话让他回来一趟,就说家里有好事发生了。”

    说完易母想到一件事,看着自己的女儿又觉得尴尬和对不起自己的女儿。

    “囡囡,我给你说一件事,你别生气。”

    黄真笑看着忽然变得惴惴不安的两位老人,他们是说起卫晨变成这样的,那么他们接下来要说的这件事肯定是和卫晨有关的。

    她耐心地对两位人说:“妈,是和卫晨有关吧?有什么你就直接说吧,我都没事的。”

    “好。”

    易母拿出衣服包里的手绢,擦了擦脸上的眼泪,

    “自从你两年前突然走了以后,就是小晨一直在照顾着我们,这一照顾就是两年。你知道的他做的是设计师的工作,平时工作很忙,却还要抽出时间来照顾我们老两口的。这两年来它一直都是一个人,我们心中对他一直都很愧疚,然后他的父母又没有在这边,所以我们就做主给他相了几次亲,现在正在与相中的姑娘谈恋爱。”

    易母说完就尴尬的看着黄真。

    这两年卫晨对她们两位的老人精心照顾,早就把他从以前和女儿结婚时的当半个儿子到现在从心底当他是自家的孩子。

    她不想让女儿因此对他们心生芥蒂。

    “就这事?我没关系的,我与卫晨早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谈恋爱结婚都是他的自由,我一点都不介意,而且我还要为他高兴,他是我心中和爸妈一样重要的家人,只要你们过的幸福,我在那边也会放心的。”

    黄真表现的很大度,也很成熟懂事,这让两位老人有些惊讶。

    当年她多黏糊小晨,他们两位老人可是看在眼中的。

    “爸,你不是要给他打电话吗?快打吧,我要给他一个惊吓。”

    黄真做了一个祈愿者以前经常爱在家人面前做的调皮的表情,让两位老人感到怀念的同时又心情大好。

    “现在还早呢,我们先吃早饭,小晨最近好像在赶项目,这几天都在公司里加班,这会儿他应该还在睡,我们先吃完饭再说。”

    黄真做了两年鬼了,对时间的感觉越来越不明显,所以她也没意识到她过来的时间其实大部分人都还没起床。

    黄真是虚坐在两位老人的中间,易父将放在厨房的早餐端出来没有放到餐桌上,而是放到了黄真所在处的茶几上。

    两位老人他们就这样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和黄真聊着家常。

    卫晨接到易父的电话,晚上把所有工作都做完了才过来的。

    易父事先问过他回来的时间,所以卫晨回来的时候,易父刚刚把菜全部做好。

    “小晨来了,快去洗手,准备吃吃饭了。”

    “好的,爸,马上来。”

    卫晨一边在门口脱鞋,一边回复易父的话。

    等卫晨洗完手坐在餐桌前,才发现今天做的才特别丰富。

    “妈,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我不知道的,为什么爸做的菜这么丰盛?”

    易母已经在卫晨对面坐下了,正在给卫晨盛饭。

    听到卫晨的问话,易母嗔怪地看了一眼还在厨房忙碌的某人,“谁知道他突然在发什么神经,做了这么多也不怕浪费,买菜的时候我还劝了他好久,这个老头子还死倔着,不听!”

    厨房里的易父听到易母颠倒黑白的描述,无语了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