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千年以后(十六)
    易父把最后一道清蒸鲈鱼端上桌后,三人就坐下开始吃了。

    易父易母两人一边轮流给卫晨夹菜,一边聊起一些他们近日的状况。

    消失的从卫晨回来前黄真就躲进了祈愿者以前的房间,听着三个人热闹的交谈声觉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悠悠然地从房间里走出来。

    “咳……咳……咳……”

    本来在吃饭的卫晨看到一个人从房间走廊里出来是有点懵,正在夹菜的动作也停住了,当在看清这人是谁的时候,他直接被呛到了。

    “啊呀!小晨,吃饭别发呆啊,呛到了多难受。来来来,把这杯水喝了。”

    易母倒了一杯水递给还在咳嗽卫晨。

    卫晨被呛得厉害,等他喝完水再看刚才黄真站的地方,发现已经没有人,这让卫晨怀疑他刚才看到的都是幻象,只当他是工作太累产生了幻觉。

    “小晨,怎么了?妈怎么看你心不在焉的?”

    卫晨对对面的两位担心他的老人勉强的露出一个安慰得笑容,“没事,就是加了几天班脑子还有点不清醒,等会儿回家多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别硬撑着,有那里不舒服就给我们说,我们都是一家人,好的坏的一起承担。”

    “真没事爸,就是有点累了,我回去睡一觉就好了。我们吃菜吧,爸好不容易今天做这么多好吃的,不能浪费了。”

    说完,卫晨就各往两位老人的碗里夹了一道他们爱吃的菜,桌上的气氛又变的和之前一样了。

    “我爸妈对你真好,你看看这上面的菜大部分都是你喜欢的。”

    凉凉地一个女声在卫晨耳边响起,让卫晨吃饭的动作一顿,看了一眼正在吃饭的两位老人,发现他们并无异常。

    于是魏晨他便告诉自己这是幻觉,一定是熬夜熬多了,产生了幻觉。

    “老公我知道你听到了我说话,为什么不理我?老公?”

    幻觉,都是幻觉!

    吃饭,吃完饭回家睡一觉就没事了。

    “老公,你不敢和我说话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黄真继续被无视,她就继续说:“好啊,卫晨。我爸妈对你这么殷勤,这么好,还以为以你的性格对他们也会是照顾有加的,没想到你搞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

    “谁当面一套,背面一套?”

    卫晨突然大喊一声,将对面两个吃饭的老人吓到了。

    “小晨,你怎么了?没事吧?工作太累的话要不先去囡囡的房间休息一下?”

    卫晨看到两个老人的反应,想起他刚才冲动之下大声反驳黄真,他知道自己这是失态了,面上有些尴尬。

    又听易母让自己到罪魁祸首的房间里去休息,卫晨以前觉得没什么,可是已经死了的某人乍然在你耳边叽叽喳喳指责你,不管他的脾气多好,现在他都觉得膈应。

    卫晨放下碗筷。

    “爸,妈,可能我要影响你们的心情了,我吃的差不多了,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卫晨说完为了防止易父易母阻止自己,快步走到玄关取下一旁衣架上的外套。

    “你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没有幽默细胞,一点都不经逗。”

    黄真的话没有让卫晨停下手中的动作,反而加速了他换鞋的速度。

    “小晨,先别走。你别听囡囡的,她就是想给你开个玩笑,给你一个惊喜,你别当真。”

    易母见卫晨都要开门要走了,终于不装眼瞎了。

    而她话里的内容也成功阻止了卫晨握在门把上的手。

    他转身,看着还在餐桌旁边站着的两位老人把手指向站在他左边的黄真,神情有点不可置信的问道:“你们……看得到她?”

    两位老人饱含歉意的对卫晨笑了一下,一同点了头。

    然后易父说道:“小晨,你别生气,我们太久没有看到过囡囡了,所以才陪她玩了一会儿。我们刚才看你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也就没有揭穿囡囡,你千万别见怪。”

    他怎么不害怕,他都要怕的要死了!

    卫晨心里是这样想的,可是在两位老人面前他又不能表现出来。

    两年的时间,繁忙的工作。

    它们一点一点的蚕食掉了卫晨曾经对祈愿者的感情,现在还与两位老人有着频繁的来往,也不止先前的一点责任,更多的是和易家父母一样,他们在对方身上感受到了来自家人的温暖。

    卫晨看了一眼一旁一副兴致缺缺的黄真,弯腰又将鞋脱下,褪去外套,回到餐桌上,端着那碗没吃完的饭继续吃着。

    易父易母还没见过卫晨跟他们发过脾气,不知道该怎么和此时的他如何相处,看他又回来吃饭了,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也跟着吃了起来。

    期间易母还瞪了一眼又站到了卫晨身边的黄真,像是在埋怨着黄真说:“你看你干的好事。”

    黄真撇嘴,她不过是抖s情节又犯了,想在现实中实验一下曾经看到过综艺节目,看看会不会有像节目里那样的搞笑效果嘛。

    晚上,卫晨被留在了易家,依旧住在祈愿者以前的房间。

    卫晨从浴室洗完澡出来刚好看到虚坐在床边黄真。

    他无视黄真,娴熟地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吹风机。

    “谢谢。”

    卫晨插线的手一顿。

    “你难道不应该在道谢之前先给我道歉吗?”

    随后吹风机的声音响起,室内除了吹风的声音,就不再有其他的声音。

    等到卫晨吹完头发,黄真才又开口:“抱歉,刚才我只是想玩玩,毕竟做鬼有点太无聊了。”

    “为什么你能把对别人的恶作剧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而且你这个已经不算是恶作剧了,你这纯粹的就是再吓我,你就不怕我被你吓死吗?你以前可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是吗?我有变吗?这也是没办法的,做鬼久了思想发生点变化,不过你是一点都没变,还是和以前一样啰嗦。”

    黄真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把卫晨气的胸膛起伏不定。

    “你说你做鬼思想发生了变化,怎么就没有让你自己变得更成熟一点儿,反而越来越幼稚了。”

    “怎么样?这种两人吵架的感觉你不觉得怀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