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千年以后(十七)
    黄真话题急转,内容却让卫晨更加的无语。

    两年的时间对鬼的改变是不是有点太大了,虽然只说了几句话,终归是曾经爱过的人,卫晨觉着现在面前的这个女鬼已经和他当初爱过的那个人不是同一个人了。

    “爸妈,给你说过了我的事了吧?”

    黄真点头,笑说道:“我不介意,我死的太过突然,都没有让你过上几天你想过的幸福日子,我希望那个女孩能够给你,这也是算是我对你祝福。嗯~我现在可是个能让普通人都能看到的高级鬼,你没事多给我上点香烧点钱纸,说不定我还能保佑我”

    卫晨听着黄真前半部分的话还挺正常的,甚至听的他还有一点感动,越往后听无法觉得不着调,脸色越听越尬的慌。

    当着人面让人家拜自己这话她也说的出口,这已经不是脸皮厚了,脑洞实在是清奇。

    “还是那句话,谢谢你,谢谢你这两年对我父母的照顾,谢谢你为他们做的一切,我和你们现在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等一会儿我就要走了,接下来的时间还请你继续多看护一下他们。”

    在黄真给卫晨道完谢后,黄真有感受到魂体一轻的感觉,这种感觉她很熟悉,黄真明白这是祈愿者在看到父母活的健健康康的同时也有人照顾他们,他的老公也没有因自己而死,还找到了自己的幸福,祈愿者她满足了。

    卫晨的人品是值得保障的,从易父易母对他的态度就知道了。

    所以黄真接下来的唯一的任务就是紧跟着封鸣就行了。

    可是现在失踪了,她得先找到他。

    “我是真的当爸妈是家人,所以照顾他们是我的应该做的,你大可放心。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黄真看卫晨这一本正经的模样,她还真有点拿不准,不知他要说什么。

    “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成为了鬼怪没有投胎,也不知道你们鬼怪之间都有什么事,让你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但是现在知道你可以在爸妈面前现形,所以你必须答应我每年至少来见爸妈一面,他们一直都很想念你。”

    “这个我确实有点为难。这样吧,如果明年我能有机会来到这里就说明我答应你了,但是明年这个时候你们看不到就说明我已经重新投胎转世了。”

    这个黄真还真不敢打保证,封鸣那个霸道性子黄真可不敢招惹,除非明年今日之前她能打倒封鸣,让祈愿者归位,到时候祈愿者想和父母在一起多久都没有问题,这样她的任务满意度应该可以比她预期的高一点。

    但是黄真觉着她能打败封鸣可能性很小,她已经做好了要和封鸣斗争到祈愿者父母和卫晨都自然的死去为止的准备。

    卫晨听得出这是黄真最后的让步,想着她一定也有自己的难处,也就点头答应了。

    之后黄真让卫晨拿出一张纸,将她接收到关于祈愿者对她父母的内疚都如数记在了纸上,让卫晨交与他们。

    写完以后,黄真就直接走了,挥一挥衣袖,没带走一片云彩。

    ……

    甄家老宅。

    甄父拿着收魂瓶,在天黑之前总算赶回来老宅,与他同行的还有甄泽姐。

    老宅里灯火通明,甄家老祖宗早就让无关人缘先撤离,已经做好了准备在等他们。

    “老祖宗。”

    两人见了老祖宗都规规矩矩的按照古时的礼节给老祖宗行了一个礼。

    甄家老祖宗坐在红木凳上,没有动,指着一个铺着卦阵的黄布说道:“东西都带了吧,先把他放出来我看看。”

    “是。”

    甄父听了老祖宗的话,拿出收魂瓶将还昏迷着的封鸣放于卦阵中间。

    老祖宗起身对着封鸣的方向结了一个手势,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老祖宗的脸都快被流下的汗水洗干净了,封鸣的魂体中总算是发出缕缕金光与卦阵相呼应。

    随后老祖宗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甄父给甄泽姐使了一个眼色,甄泽姐就立刻上前扶住老祖宗,拿出纸巾为老祖宗擦去脸上的汗渍。

    老祖宗喘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然后对甄父和甄泽姐说:“我刚才帮你们又确认了一次,他就是鬼帝。”

    如果说两人之前对他们的判断还是有点拿不准,现今老祖宗这样说了,就说明这只男鬼毋庸置疑就是鬼帝。

    “那接下来就要麻烦老祖宗先给他施上缚魂术,不然半个月后我们怕在施法炼丹的时候出现意外。”

    “已经有意外发生了。”

    三人被突然多出来的阴狠男声吓得浑身一震,面对面说话的三人不同程度同时转过身子向着声音的发出地看去。

    只见刚才还狼狈地的躺在地上的封鸣已经好好地站了起来,就是还没有出卦阵。

    三人被封鸣释放出来的属于的鬼帝的威压其实直接压的跪在了封鸣的面前。

    封鸣如同看蝼蚁一样,俯视跪在他面前的三人,“本尊的主意你们也敢打,你们的祖先都没有那个本事,就凭你们那点本事也敢在本尊面前班门弄斧。”

    封鸣视卦阵为无物,走到三人面前,一挥手就将甄泽姐这个看着就让他讨厌的女人给扔飞了出去。

    “本尊身边的那个女人呢?”

    甄父惊恐又怜惜地看着被扔到窗外的甄泽姐,一时没有回答封鸣的话,就被封鸣控制了身体引到空中。

    “本尊再问说一次,本尊身边的那个女人呢?”

    “你伤了我的女儿,我凭什么告诉你那个女鬼在那里。”

    甄父想起在书房看到封鸣紧紧握住女鬼的场景,又看他这刚醒来就找她的下落,甄父觉得那个女鬼应该不止女儿说的女侍那么简单。

    “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如果你再不说,我就让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消失。”

    老祖宗一听鬼帝打算把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毁了,他可就不干了,这座甄家古宅里面各种书籍典藏以及驱魔工具都是他们的先辈历经年岁给他们积累的财富,可不能因为一个女鬼就没了。

    “老大,你就快点告诉他!你家大姐有修炼过,定然不会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