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他是女孩(三)
    第一王子的一段话直接让祈愿者走入了全国人民的视线。

    如果只说祈愿者是一个同性恋者其实民众不会有多大的感觉,因为在他们这个社会,大众的开化程度相比这些所谓上流社会来的更高,对同性恋者也更加的宽容。

    可是从第一王子嘴里描述出的祈愿者就成了爱而不得,就使心机耍手段,心狠手毒的小人。

    就这样,祈愿者被推上了舆论的巅峰,成为了网上一些人发泄对现实生活中的对象。

    第一王子为了让祈愿者彻底明白他们之间没有可能性以及为女朋友报仇,买了一个月得热搜和水军。

    每天祈愿者上网都能看到网上骂他话在改变,甚至因为骂他的人太多,还导致了网络平台的瘫痪。

    祈愿者的家世自然也被人爆了出来,安家的股票价值因此连连下降,安家引以为傲的诚信也因此受到了质疑。

    父亲因为自己的事每天忙的焦头面额,母亲因为自己每天都以泪洗面,网络上还未停息的谩骂,这些全部加在一起让祈愿者本就因为承受过多压力的脆弱心灵变得更加羸弱不堪。

    沉重的心理负担让祈愿者最后走为上了学校的楼顶纵身一跃,就此结束了短暂而充满绝望的一生。

    “天瑞?天瑞?……”

    黄真睁开双眼看着叫她的人,接收完记忆之后黄真再看他就有些人不一样了。

    于阳是祈愿者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因为这货有些神经大条,而且祈愿者说什么他就是什么,所以也是祈愿者在知晓自己有性别认知障碍以后唯一还在交往的朋友。

    但他依旧不知道祈愿者的秘密。

    在祈愿者被爆出是同性恋的之前这厮就被家里人打包发到国外去了,祈愿者的杯具他从头到尾他就没有参与进来。

    “天瑞你怎么哭了?难道做噩梦了?你都十六岁了还被噩梦吓得哭了吗?这也太搞笑了吧。”

    黄真白了一眼还在哈哈嘲笑他得某人,手指触上脸庞,指间当真沾上了水渍。

    看着指间的还未干透的泪水,黄真有些惊讶,这应该是她第一次因为看了祈愿者的回忆而哭出来吧。

    她分不清这是祈愿者的心情占了主导,还是因为她在空间中对这个害羞少年有好感,这是她为他短促却又充满波澜的人生而流的眼泪。

    “嗤……”

    本来平稳行驶的车子猛然停住,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黄真和于阳坐在后边要是没有系了安全带,就凭这急刹车的猛力,他俩一定会被甩到前座靠垫上贴上。

    “少爷,前面突然跑了一个人上来。”

    “张叔你下去看看人有没有事,没事就让打发走,我们就算是开着的是好车,也不能被那些投机取巧的人占了便宜;如果有事话就把人先送去医院。”

    总有些胆子大的人拿自己的生命不当回事,看着没车就随便在机动车道上走走窜窜的,自己作死出了事还要别人跟他一起承担。

    “好的,少爷。”

    张叔刚从车上下去,车前就有一个人站起身来,张叔赶忙上去询问。

    谁知张叔还没有说几句,就被这个与少爷年纪相仿的女孩子气的说不出话。

    张叔黑着脸回到车上,对黄真说道:“少爷,是个小姑娘,人没事脾气有点冲,一定要让你下去给她道歉。”

    黄真见张叔的模样,大概猜到事情没有他说的这么简单。

    她点点头对张叔说道:“辛苦张叔了,你先坐着我下去一趟吧。”

    “少爷,那个小姑娘有点听不进别人的话,你别被她激怒了。”

    黄真给张叔一个安心的笑容,下了车。

    黄真下车走到看清女孩的长相,不得不感慨真是冤家路窄啊。

    这不就是那位土气女主吗?

    果然早起的虫儿有鸟吃……啊呸,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第一王子与土气女主第一次相见的经典桥段被她这一早起给截胡了。

    看这两条扎的紧紧地麻花辫,厚重的黑框眼镜,洗得泛黄的白t恤和样式老气的牛仔裤,这些可都是玛丽苏校园小说中灰姑娘的标配啊。

    原静静交叉着两只手放在丰满的胸前,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当看到黄真从车上下来以后,她藏在厚重的镜片后面的眼睛露出几分满意。

    黄真礼貌地对原静静微笑了一下说道:“这位小姐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吗?需要去医院吗?”

    原静静大概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一个和她年纪相仿长相帅气而且又不失礼貌的男孩子,所以她居然一下子看黄真给看呆了。

    黄真没有想到有一天她可以看到女的对她发花痴,其他人也就罢了,说不定她还会因此得瑟一把,可发花痴的人变成眼前这个人,只会让黄真觉得恶心厌恶。

    “小姐,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

    原静静因为黄真再次的询问回过了神,看着黄真微笑的看着她,原静静想起自己刚才看人家看的出神,觉得有点害羞,一下子一张小脸蛋儿就红的像个大番茄。

    “我没……有事,你得给我道歉!”

    原静静在心底唾弃自己,差点被男色所骗了。

    “道歉?小姐,我们的车应该没有撞到你吧?”

    “车是没有撞到我,但是却吓到我了,你看到我脚下踩的是什么吗?这是斑马线是给行人过路的地方,我刚才正好好地在斑马线上走,你的车突然冲过来,差点把魂都给我吓丢了,所以你必须给我道歉!”

    原静静说完还挺了挺她的胸脯,一副我有理我胜出的模样。

    黄真听完原静静的话,尽量维持着她现在作为男人的风度。

    “小姐,你知道那个是什么吗?”

    黄真指着路边的红绿灯问原静静。

    原静静有些气恼地看着黄真,“红绿灯我还能不认识吗?你问这个干什么?还不赶快给我道歉!”

    “既然小姐知道这是红绿灯,那么也一定知道红灯停绿灯行了“既然小姐知道这是红绿灯,那么也一定知道红灯停绿灯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