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他是女孩(四)
    “除开我与小姐交流的这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加上刚才与小姐你交谈的司机师傅的时间,我注意到前方的红绿灯绿灯亮了两次,红灯亮了一次,反过来说就是小姐你所行走的人行道旁的红绿灯红灯亮了两次,绿灯亮了一次。而我们的车刚才是在绿灯的情况下正常行驶的,这样小姐明白我的话里的意思了吗?”

    黄真已经说的很明显了,原静静怎么可能没有听出来他这是在挖苦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人是她!

    原静静被黄真的话气的脸红耳赤,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扒光了衣服给羞辱了。

    “说话我们要讲究真凭实据,我走上人行道的时候,明明看清了是绿灯在走的,是你们不遵守交通规则,虽然我人没事,但是你们不想负责人就给我明说,不要把责任赖在我身上,如果你再试图诬陷我,我现在就报警,让警察叔叔来评评理!”

    说到警察原静静就像找到支柱一样,人也更更硬气了。

    她鄙视地看着黄真,语气也变得尖酸刻薄起来:“最近经常在电视看到一些富二代或者开豪车的司机遇到碰瓷的事情的时候,为了避免麻烦都直接给人家撒下一大笔钱然后了事离开。看你们这开的也是豪车,我呢?就是一名正正经经的学生,也没有想过要碰你的瓷,就想让你给我道个歉,怎么就那么难为你吗?还要诬陷我?”

    黄真看着原静静在她面前越来越神气得意,快要笑僵的脸上贴上了大大的“井”号,眼底的不耐烦都快溢出来。

    她见心里劝慰自己,蛮不讲理的人见多了,何必为了眼前的这人和自己置气。她现在可是从小受到良好教养的公子哥儿,要镇静点,可不能因为这么个女人破功了。

    可是要她给一个她心中不喜的人道歉她也做不到啊,况且她们明明没有错。

    原静静见黄真不说话,看了一眼前方的红绿灯,抬手看了一眼手表,眼中的显出不耐。

    她指着前方的红绿灯对黄真说:“刚好现在是绿灯,你马上给我到了歉,还有时间过去。”

    黄真随着原静静的手指方向看去,结合原静静的话黄真上翘的终于忍不住开始抽搐起来。

    “小姐你确定你看到的是绿灯吗?”

    原静静秀眉一皱,眼前的这个男的在她初见时的好感已经完全没有了,看着像个温润如玉的绅士,和她说话的时候也总是左右顾而言其他,一个简单的道歉都做不到,小气的很。

    “那个不是绿灯是什么?我难道当着你的面睁眼说瞎话吗?”

    “小姐我们还是不要堵在这儿给人家其他的车辆添麻烦了,到一边去说可以吗?在这样下去我家司机可能就不是违章这么简单了,而且小姐你站在路中央也不安全不是吗?”

    “违章还不是你们差点撞了我,你道个歉我马上就离开还不行吗?”

    讨厌一个人大概和喜欢一个人差不多,喜欢一个人你看她做什么你都觉得是可爱的,讨厌一个人就和这个差不多,她做什么你都觉得怎么那么让人生恶。

    原静静一副你不道歉的模样我就不让开的样子真的是气到黄真了。

    “这位小姐我本来还想给你留面子的,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长这么大的,你有色盲你不知道吗?红绿不分还敢这么理直气壮让我们给你道歉,是刘小茹给你的勇气吗?你该庆幸这条道路上的车上,刚好遇到的我们车的这种经验老道的司机,不然后果会是怎么样你能想到吗?你说你熟悉交通规则,那么你知道行人拦车不让过是属于违法行为吗?如果你还要再这么做,我也就只有报警处理了,就像你说的让警察来为我们评评理。”

    “你胡说,你才是色盲!我的眼睛没有一点问题,我没有色盲,我的眼睛是正常的!好,既然你也半步不让,那好本姑娘今天就顶着迟到的结果和你警察来,看我们谁说的有理。”

    原静静被黄真噼里啪啦的一大段话气的不轻,从背后的书包里拿出她的手机,打了报警电话。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注意到黄真说的后半段话。

    路上有巡警,不一会儿就有两名民警开着警车过来了。

    一位民警让张叔下车帮忙把路障桶布置好,一位上前询问原静静和黄真话。

    问了几人性命之后,民警从黄真和原静静那里了解了事情经过之后,分别问了她们几个问题,他又对张叔和一直坐在车里的于阳做了例行询问。

    因为好几个当事人都还是未成年人,而且还要赶着去上学,所以最后他们决定一人先带张叔回去做详细的笔录,一人带原静静去医院做详尽的检查,黄真和于阳先去学校上课。

    听说要做检查,原静静不干了。

    “警察叔叔我的眼睛没有问题的,我以前过马路的时候从来没有任何像今天这样的情况,一定是他们为了逃脱差点撞到我这个事实在说谎!我也是学生,我今天开学我也要去上学。”

    两位民警听了原静静的话,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他们也就才二十四五有那么老吗?

    其中一名民警正声对她说道:“小姑娘,色盲并不是一定都是天生的,后天如果眼部受到伤害也有可能会形成的,而且这位男同学看起来也不像会为了这点小事就随便撒谎的人,做虚假证言是会面对刑事拘留的,所以请你配合我们工作。”

    民警显然对付这种场景已经得心应手了,果然把情节说的严重一些原静静就没敢在说话。

    黄真和于阳站在路边,看着远去的警车,心情愉悦了不少,她这算为祈愿者提前报仇了不?

    黄真说实话有点搞不懂她现在这个祈愿者,明明被欺负的那么惨,最后还绝望的跳楼自杀了第一愿望居然不是报仇,而是要做回那个导致他所有不幸的,一直被他排斥着的本真的自己。

    这或许就是人心的复杂之处吧!

    于阳还在折腾他的手机。

    黄真撇了一眼没有仔细看,“怎么样?有没有可能给你增加点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