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他是女孩(六)
    原静静看清走到台上的人时,顿时狠的牙痒痒。

    就是因为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害得她上午的时候迟到了,因此还被班主任说了一顿。

    凭什么像他那样的人考试成绩比她好,这里边一定有猫腻!

    原静静一想到这里,就激动地一下子站起身来。

    本来听着黄真讲话的在场所有同学老师都把视线集中到了突然站起来的原静静身上,连昏昏欲睡校领导都因为她清醒了不少,迷茫地看着她。

    原静静看到她成了别人的聚焦对象,与刚才站在台上不一样,她的脑袋此时出现了短暂的空白,脸色爆红,不知所措地低着头不想让别人看清她的样子。

    “这位同学就算我的致词说的很精彩,但能请你听完之后再起身鼓掌吗?”

    黄真调皮的语气,幽默的语言引来在场人的相视而笑,刚才还静谧的空间气氛变得轻松欢快,纷纷为黄真的机智拍手鼓掌。

    老师和校领导也是用赞赏的目光看着黄真,对这位家世显赫而且成绩优良的学生的好感更高了。

    原静静看大家都去看黄真了,没有人再注意她,便窘迫着脸坐回了位置上边。

    身边的和她一样同位特招生的同学用担忧的语气问她怎么了,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摇摇头,安静地看着还在台上说话的黄真。

    那位特招生见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撇了一下嘴,就和旁边另一个同学两人小声的聊着天,说几句还往台上的黄真看几眼,眼中闪着亮晶晶地光芒,显然已经是被黄真给俘获了。

    这段开学仪式的小插曲随着仪式的结束被人逐渐淡忘。

    可是身为当事者的原静静却怎么也不能忘记她丢脸的那一幕。

    仪式完了以后,礼堂里上的人三三两两的走出了出去。

    原静静一路上跟着黄真和于阳,直到一个人少的僻静地方,黄真才和于阳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不远处藏在树丛后面露出马脚的原静静。

    “同学,请问你跟了我们一路是有什么事吗?”

    原静静没想到自己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发现了,站在树丛那里踌躇了一会儿就走了出来。

    她走到黄真他们两人面前,低着个头也不说话,于阳中午还没有吃饭,好不容易让黄真答应陪着他去吃东西,这人跟了他们一路,他本不想搭理,奈何黄真停下来了,他也只好跟着停下了。

    “这位同学如果没事我们就要走了。”

    说完于阳就想拉着黄真走了,他真的好饿的现在。

    黄真也没有想到跟着他们的人是原静静,她也不想这个可能随时给她带来麻烦的女人有多少纠缠,于阳拉着她走她也就没有拒绝。

    原静静看黄真要走了,连忙上前去抓住黄真的衣服。

    看到被抓到的衣服一角,黄真眼中尽是不悦,手臂上冒出鸡皮疙瘩,这是来自她身体本身的对这个女人的排斥。

    “原同学能请你放开我的衣服吗?”

    “你知道我的名字?”

    原静静没想到黄真会记得她的名字,她以为他们这些富家子弟6个都是眼高于顶,目中无人的人,这蓦地被黄真叫了她的姓,她有点惊讶。

    “上午才和你见过面,下午又听你在台上做了自我介绍,我们不想知道也都知道了,同学你如果还要为上午的纠缠话,我想我们不介意再和你去警察局再聊聊了。”

    于阳从早上见证过这个女生的无理取闹之后就对她没了好感,没想到在学校里还遇到了她,他觉得他和黄真被她给缠住了是他们倒了八辈子的霉,才有此一遭。

    被人给怼了,刚才专注看黄真的原静静这才留意到黄真身边这个男同学似乎早上的时候也有在场。

    原静静本来觉得于阳前面的话挺说得通的,可是说的后边什么去警察局谈谈之类的,让她想起今天早上被警察带走的事。

    民警带着她去医院进行了系统的检查,果然发现她有后天性的色盲症,而且刚好是那种不分红绿那种。

    这个检查结果让她不能接受,她不过是在暑假的时候和朋友去爬山的时候眼睛受了一点伤,之后也就好了也出现什么问题,怎么就受到影响变成色盲了。

    最后因为黄真这方不追究,又没有真的发什么事,她妈就把她从派出所领了出来,当时还被她妈好好训了一顿。

    明明她才是报警的人,最后被带走人居然也是她,这是原有静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被带进派出所,可以说是她人生的耻辱了。

    “我本来是给他道谢的。”

    原静静指着黄真,怒气冲冲对于阳说着。

    “早上的事我有错你们就没有就没错吗?作为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斤斤计较你们就不觉得有失风度吗?看在刚才安同学替我解围的份上,我本来还想说道个谢之后可以和你们做个朋友,现在看来完全是我想多了。”

    于阳听完原静静的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大概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厚颜无耻的人。

    黄真知道像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人,不管自己说错什么做错什么也都是口头上说知道错了,可心里责怪的别人,她都是没有一点错误的。

    这是典型的没有公主命,一身公主病,也不知道那个所谓的第一王子怎么受得了她。

    对于这种人黄真一向是敬而远之,更何况眼前的这个人还让她非常的讨厌。

    当空气话你还要呼吸,她只适合做废气。

    黄真拦住还想要怼原静静的于阳,一把将自己的扯了回来。

    “既然原同学不喜欢我们,我们也对原同学非常讨厌,那么希望原同学以后见到我们两人的时候能够做到无视,到时候我们也就可以装作没有看到你了。”

    语毕,黄真冷漠地扫了一眼原静静,和于阳两人快步走了。

    原静静愣愣地看着黄真远去的背影,把消化了黄真话很久才彻底明白她这是被人讨厌了。

    她在原地跺跺脚,喃喃自语道:“什么人嘛?真把自己当回事儿啊?我就不信你们的家世和我一样你们还能这样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