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他是女孩(七)
    原静静在原处说了好些黄真他们的坏话,才稍稍消了气,骂骂咧咧地走了。

    等原静静走远,她刚才躲的树丛里有有两个人走出来。

    两人分别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看起来十六七岁,男的俊女的靓,看起来非常般配养眼。

    只是女的走在前面,边走边整理还有些凌乱的衣服。

    脸色绯红,眼稍还带着点点媚意,柳眉微蹙,墨色瞳孔中有着丝丝火光。

    女孩走的太快,男子跑了几步才追上她,女孩还在生男子的气,男孩本要去牵她的手,被她一把给甩开了。

    被她甩开了以后,男孩没有放弃,又上前去搂着女孩子的腰。

    女孩继续反抗,但是男孩的手臂力气大,所以这次女孩没有得以挣脱。

    男孩见女孩没有再做出激烈的反抗动作,开心地低头去吻女孩的脸蛋,却被女孩转个头避开了。

    “别生气了,下次我不会一次这样了。”

    男孩把玩着女孩柔若无骨的纤细玉指,将他毛茸茸的大头放到女孩的颈窝处磨蹭,他知道女孩最受不了他这样给她撒娇了,一定会原谅他的。

    果然女孩刚才还暗沉的脸色缓和不少,“没有下次了,我又不是变态,才不想让人看到和你亲热,你舍得让别的男人看到我吗?”

    “不是舍不得,是根本不可能。”

    一想到有可能有其他男人看到他心爱的女子的身体,男孩心底就冒出一股熊熊燃烧的烈火。

    对男孩的回答女孩非常满意,“所以没有下次知道了吗?”

    “好的,我亲爱的未婚妻。”

    男孩在女孩颈窝处笑的狡猾,现在先答应她,把情绪稳定好,以后才有更多的机会。

    可是女孩却不打算让男孩的如意算盘打响,她掏出手机,转过身面对男孩子,打开手机里的录音。

    “把你刚才说的话重新再说一次,我要录音作为证据使用。”

    听到这话,男孩笑着的脸暂停了一秒,随即笑容消失,那张俊俏的脸也垮了。

    “宁宁你不相信我。”

    女孩一点都不惧怕男孩眼中的凌厉,她分的清他是否真的生气了。

    两人从小就认识,女孩可以肯定的说男孩自己说不定还没有她了解他来得多。

    对于男孩的提问她没有丝毫迟疑的点了头,“时芩哥哥你在我这里的信用早就降到最低了,这个音你必须录!”

    时芩看着已经开始走秒速的手机,面色尴尬的看着名叫宁宁的女孩。

    “宁宁,我刚才都答应你了,就一定会做到的,你要相信你的时芩哥哥。”

    宁宁摇摇头,“其他事情宁宁可以相信时芩哥哥你,可是这个事情宁宁却无法相信时芩哥哥,因为你太坏了,每次就知道偷袭我,所以这次必须得让你把你的承诺录下来。”

    时芩看着女孩灼灼的目光中映衬着全是自己的身影,让他心中涨的满满的,这是他最爱的地方,尽管他心中百般不愿,最后还是因为那双仿佛可以融化一切的眼睛而败下阵来。

    ……

    时间一晃而过,黄真在这所高中里已经待了三个星期了。

    现在她做了当初祈愿者想做却又没有做的事情,她加入了这所贵族学校的学生会,成了学生会美术部的一员。

    祈愿者有一个画画的爱好,但是因为平时学业繁重,而且因为秘密的事心中压力也大,所以这个爱好也就被他耽误了。

    黄真通过观看记忆,知道了祈愿者特别羡慕能在学校宣传栏画画的人,这才选择了加入学生会。

    虽然继承了祈愿者的记忆,可是黄真可没什么绘画技能,在美术部要求交画稿的时候,她是拿的祈愿者以前画好的拿上去的。

    这几个星期她都在利用课余的时间在寝室里跟着教学视频练习绘画,但是可能黄真在这方面的天赋不怎么好,都画了十几二十天的正方体了,还是像正方形一样。

    因此还每天都要被于阳嘲笑一番,开始的时候黄真还会想着揍于阳一顿解气,但画了十几天后她不想揍于阳了,她想把自己揍一顿。

    明明每次她都是按照老师教的在画,脑子里也对素描的绘画技巧进行了更进一步的分析,可是每次画完以后,黄真都会开始思考人生,她到底是为了什么当初才选择做这么一份工作的。

    “sakure when i see……”

    随着一阵美妙铃声的响起,黄真接过电话,手机里传来于阳的惨叫声。

    “救命啊,天瑞!我爸要把送出国了。”

    黄真等于阳嚎叫完了,才又把手机放回了耳边。

    “去了也好,就你现在这个成绩三年以后参加高考也只有落榜,你现在去国外溜达一圈,也算是给自己渡一层金,过几年学成归来,也让你爸因你涨点面子,不是挺好的吗?”

    “你说的是别人那不是我,我爸眼中只有他的女儿,没有我这个儿子,他才不会因为我感到骄傲,我都怀疑我是我爸妈捡的,不然为什么那么重女轻男,我不过是打了我姐的一个杯子,我妈就撺掇我爸把我送出国,现在你还在这儿幸灾乐祸的,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

    “你是傻子吗?你爸你妈不疼你,你姐不是还疼你吗?你好好给你姐道个歉,她原谅了你,让她劝劝你爸妈,这件事不就搞定了吗?”

    语毕,黄真回味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恨不得抽自己的嘴巴,怎么就因为听他说的可怜兮兮的,就嘴快了呢?

    “你说的没错啊!我怎么没想到啊?天瑞,谢谢你啊。”

    说完,于阳就挂了电话。

    黄真望着已经又黑屏的手机,拿另一只手懊恼地挠着头发,她怎么就心软了呢?

    过了一会儿,黄真还没有从后悔中拔出来,于阳的电话又打来了。

    “我恐怕必去无疑了。”

    听着于阳毫无生气的语调,黄真又有一点可以一个人住的信心。

    不过,她还是装作很关心于阳的样子问道:“怎么了?”

    “我姐说我打碎的那个杯子是她初恋情人送给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