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他是女孩(八)
    黄真听完于阳的话,悬在空中心总算是落下了,差点自己把独自相处的时间给丢了。

    “那恭喜你了,可以去国外过自由自在的日子了。”

    于阳的姐姐是他们这个圈子里出了名的,气质出众、样子出挑的女生有很多,但是像她那样自由奔放,大胆又洒脱却是他们这个圈子里少有的。

    而让人彻底将她记住的事就是她和她初恋之间的事。

    当年祈愿者和于阳还都是天真可爱的小学生,于阳她姐也才高二,读的也是他们于阳和黄真现在读的这个高中。

    她喜欢上了她当时的美术老师,于是对那名大了她十二岁的美术老师展开了热烈的追求,猛烈而不带含蓄,让这个事情闹到全校尽知。

    自然于阳父母也知道了这个事,就算他们再疼爱他们的女儿,也不会允许她和一个大她一轮的男人在一起。

    本来他们想私下找那位老师聊一聊,可是还没等到他们出面,那位美术老师就自己消失了。

    于阳姐并没有就此放弃,她背着爸妈在学校休学,开始世界各地的寻找那名老师,在一年后于阳父母才把她找到带回了家。

    从那儿以后,于阳姐重回校园学习,直到于阳和黄真上了高中也没有再说起过任何关于那个初恋情人的事,也没人敢和她提,因为他们都知道那是她的禁区。

    于阳这番把她初恋情人送给她的杯子打破了,她姐没有找他麻烦已经算是对他手下留情了。

    他爸把他送到国外想来是因为知道那个杯子的特殊性,这样也免得两姐弟抬头不见低头,因此生了嫌隙。

    “天瑞,你给我爸求求情吧,我爸喜欢你都比喜欢我来的多,你跟他求情说不定会改变主意。我真的不想一个人去国外,人生地不熟地,一点都不比国内好。”

    说到最后于阳说话的音调里都带着哭腔了。

    这个爹不爱娘不疼的倒霉孩子,幸好生在了一个富裕的家庭里,不然他该怎么生活啊。

    黄真在电话这头都能想像出他那可怜的小模样了。

    不过黄真为了自己个人的休闲时光,也为了更好的完成自己的任务,早已经下定决心不再像前面那样嘴欠的给他出主意了。

    “我没法帮你,你自求多福吧。”

    “安天瑞,你个没良心的,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连这点忙也不愿意帮我,我算是看清你了,从今天现在开始我们两个人就绝交。”

    说完于阳就气冲冲地挂了电话。

    黄真愣愣地拿着手机,她把祈愿者的唯一的朋友逼得和她绝交了,他会不会扣她满意度啊?

    第二天,星期一。

    今天要回学校,黄真早早地就起床收拾东西,但是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想要什么东西学校里都有,她就最多把她的正方形素描带回学校去。

    这画给于阳看了无所谓,他不是那种爱说人闲话的性格,给祈愿者家人看到了就不一样了,黄真才不想让他们看到画的时有所疑问,到时还得给他们解释,很麻烦的。

    走下浮夸的楼梯,黄真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正在笑着给她打招呼。

    黄真走到于阳面前:“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要和我绝交吗?你爸还没有给你办好转校申请?”

    接连三个疑问句,让于阳的脸越来越黑,眼中还有点受伤。

    “你就这么希望我走?”

    黄真想老实的回答是的,不过祈愿者他妈阻止了黄真。

    “阳阳来了,你们俩别在站着说话了,快点过来吃早饭了去学校。”

    自从开学的几个星期以来,每个星期一的早上于阳都会提前来到祈愿者家里等黄真,因为来得早就没有吃饭,所以他都是在这边吃的早饭。

    安母刚走到客厅就看到了于阳,于是就熟练的招呼他。

    黄真看着于阳责问的眼神有点尴尬,虽然和他已经相处有一段时间了,但是黄真还是有点不习惯和他走在一起。

    这是她第一次做为男子来完成任务,虽说已经在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了,但是有的时候还是会下意识地做出一些女性化的动作。

    这个也因此成了于阳除了绘画的以外嘲笑她次数最多的一点。

    虽然这可以帮助黄真纠正她的一些习惯,可是这种类似于时时刻刻被人监视感觉她也不喜欢。

    所以这也是黄真最希望于阳离开的原因。

    “要不先吃饭?”

    黄真小心地问于阳。

    于阳的性格是属于比较大条脱线并且不记仇的,不然也不会昨晚给黄真说了那样的狠话,今天一大早又笑嘻嘻地来等她。

    可是黄真这又是直言相问,又是转移话题的,联系到他昨天说的话是真的把于阳的心伤到了。

    于阳没有搭理黄真,早饭也不吃了,冷冷地看了黄真一眼,就走了。

    黄真看着于阳有些寂寥的背影,这么一个性格开朗,不爱计较的男孩子被她就这样伤着了,第一次开始问自己总是只顾自己的事是不是太自私了。

    ……

    吃完饭后黄真便催着司机送她去学校,她想给于阳道个歉。

    黄真发现自从来到任务接收了祈愿者的记忆后,流过那次眼泪,她就变得有点心软了,以往她的任务虽然看起来有在为别人考虑,但那都不过是对她的任务有利而已,所以她其实一直都是我行我素的。

    这次是她第一次主动认识到她做的事对别人来讲是会受到伤害的。

    黄真坐在车上正在思考等会儿见到于阳该怎么开口,一段清脆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路。

    她看着手机来电显示人,有点疑惑,不过她也很快将电话接通了。

    “喂,星儿姐。”

    “你和于阳吵架了?”

    于星儿说的很平淡,不像是在询问,更像是在确定她自己的想法。

    她没等黄真回答,又继续说道:“他这个人没什么心眼,所以平时就算爸妈对我比对他好也没怎么在意,但是他却是很珍惜你这个朋友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星儿姐是我说对他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是我的不对,我想当面给他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