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他是女孩(十)
    “没有,我哪敢说第一王子你的坏话,我怕被你的后援会再次找麻烦。”

    原静静说的毫无诚意,看都不看第一王子一眼,说完就想离开。

    第一王子觉察出她的行动,一把抓住了原静静的手臂,邪肆一笑。

    原静静纳闷地看着第一王子,不知道他又要干什么事情,他不晓得她已经因为他的那些后援团吃了很多苦吗?

    “学生会可不是普通学生能够能来的地方,不如我们到处参观看看?”

    第一王子说的是问句,但却是命令式的,根本不容原静静拒绝。

    黄真听到两个人要留下来,心中有些不喜,她并不想和这两人正面碰面。

    从那第一王子与原静静说话的语气来说,明显现在原静静已经引起了第一王子的兴趣,她可没有闲心做电灯泡。

    “一个学生会活动室有什么好逛的,不就是学校钱多装修的好看一点吗?能和普通的高中有多大的区别?”

    第一王子见原静静不屑一顾的表情,心中觉得甚是有趣,没有多少人能让他这么多的耐心

    “你一心放在学习上,可能对学校里有些地方的事不是很了解,这个学生会可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简单。”

    第一王子看原静静还是做出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激起了他的逆反心理,反而更让他想给原静静讲。

    他带着原静静在原地转了一圈后又向黄真所在的方向走了几步,幸好中途停下来,不然黄真就要被看到了。

    沙发后的黄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明明是她先到这里的,怎么搞的她像专门在这里偷听的。

    第一王子指着一面贴满的荣誉奖章的墙面,转头看着原静静。

    “你看这面墙上的奖状了吗?这个全部都是学生会为我们学校的赢取的荣誉。虽然学校创建了各种各样的部门,但是大部分的各式人才最后都会被学生会吸收,被学生会所吸收也就代表着他们才能得到了学校的认可,从而获得治理学校的资格。”

    “这么大个学校怎么能够让学生自己来管?”

    如果说刚才原静静还能在第一王子面前装出对典雅大方的学生会活动室的轻视,但当听到这么大个学长居然是让学生来管理的时候,这让她感到不可置信。

    看到原静静终于有点他想象中的反应了,第一王子有了一点计谋得逞的开心,他还以为她真的对他们上流阶层的人不感兴趣的,见她有了这样的反应反而让他内心不禁有点欢喜。

    “为什么不能让学生管理?学生不是最懂学生需要的是什么吗?你在学校待了这么久时间有发现什么基础的服务设施让你特别不满意的吗?”

    这把原静静问愣住了,虽然称之为贵族学校,但是卖的东西大多却不会贵的离谱。

    她们这些所谓的平民也不是真正的特别贫穷,就原静静来说,她家也算是小康之家,就这样进了这所高中之后也拿到了助学金的,在学校里生活除了一些特别讲究的东西她没法买以外,基本的生活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从上述来说,这个学校的却是她待过最为舒适的学校的,什么都是安排的妥妥当当的,除了学习其他的东西需要操心确实很少。

    可是一个学校怎么能够让学生来管理,就因为他们都是所谓的贵族,就要特殊一点。

    这个超出了原静静的认知。

    在还没进到这所学校的时候,原静静除了对那个抢走她奖学金的安天瑞有几分看得起,其他的人他都是看不起的,觉得他们都是纨绔子弟。

    在“见识”到黄真的人品之后,原静静对他也没有那么一点佩服感了。

    这忽然有人跟她说她就是被这群看不起的人管理者的,原静静除了不敢相信就剩下膈应了。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这里是学生会的活动室,不是学生会的人不能进来。”

    时芩看着背着的他的两个人,觉得那个男的看起来都有点眼熟,但又不敢确定他是不是真认识,所以就出声招呼让他们注意到他。

    原静静与第一王子转过身就看到一对壁人站在门口看着他们。

    “立轩,你来这儿干什么?”

    当第一王子转过身,时芩这才确认了人,叫出了名字。

    而站在他旁边的女生,时芩看到她的正面才觉得她也有一点眼熟,就是想不起在那里见过。

    陈立轩见是时芩和他的未婚妻宁宁,便向他们两人点头示意,打算走到他们跟前闲聊两句。

    他们三家人在生意场上都是有利益联系的,然后时芩因为大一岁,平时都像大哥一样照顾陈立轩,所以打招呼于情于理应该的。

    可是陈立轩没有想到他身边的原静静比他还要积极。

    他这儿刚走了几步,原静静就已经跑到了时芩面前。

    “时学长,我是原静静,你还记得我吗?”

    黄真在沙发后听到时芩这个名字,稍稍有点吃惊,这个不是原静静在和第一王子在一起以前的憧憬对象吗?

    哎哟喂!三角恋现场啊,这下有好戏看了。

    原静静看时芩迷茫地看着自己,心里有点失落,不过向来乐观的她又马上打起精神。

    “时学长可能忘了,在学校后门你帮解过围,当时你帮了我以后就直接走了,我一直都想当面给你道谢,但我在学校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你,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了,真的非常感谢你。”

    时芩听完原静静的话,依稀有那么一个印象,难怪看着她有点眼熟。

    “没事,都是举手之劳,你没事就好,不用放在心上。”

    时芩说的话礼貌中又带着温柔,听的原静静小鹿乱撞。

    陈立轩皱着眉头看着与时芩互动的原静静,心中觉得非常的不舒服。

    特别是原静静对时芩笑的非常灿烂阳光,这时陈立轩才发现原静静在他面前的时候大多时候都是对他横眉竖眼的,从来没有对他露出这样的笑容。

    陈立轩看着因为时芩一句话笑的更加绚烂,让他狠不得撕了原静静的脸。

    然后他真这样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