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他是女孩(十一)
    “立轩你在干什么?”

    时芩的话让陈立轩回过神来,他随着时芩讶异的目光低头往下看,便看到原静静的翻着白眼无语的看着他,嘴巴也被他扯成了一条线。

    陈立轩被原静静这个样子莫名地萌到了,手指传来的q弹手感让他忍不住又扯了扯原静静的脸。

    “疼啊!”

    原静静被陈立轩不注意力道的手扯的她脸像撕成两半一样疼,这样的痛感使得原静静直接叫出了声。

    陈立轩听到原静静嚷着叫疼,便立刻放轻了力道,手指只是将原静静的脸拉的变形,却没有使出多少力气。

    “立轩,你先放开她吧!再这样下去说不定明天她的脸会肿。”

    哟呵,这又多了一个女生的声音,这下偶像剧的男一男二,女一女二都凑齐了,黄真这个男版恶毒女配又自动下线了,男女主之间有发展成甜文的可能性吗?

    陈立轩听到宁宁不赞同的语气,看到她清澈见底的黑色眸子,觉得自己心里那点隐秘的小心思全被她看清了。

    这个宁宁姐从小就让他有点怕怕的感觉,听她这么说了,陈立轩就悻悻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原静静揉了揉自己发酸发红的脸颊,偷偷看了一眼站在时芩的边上的宁宁。

    “谢谢。”

    这名长得非常漂亮的女子,她从一开始里注意到了,可是她周围所散发出来的疏离让人对她望而却步。

    宁宁听到原静静的道谢,却没有看她一眼,也没理会她。

    时芩见宁宁不回答,又看原静静有点尴尬,他可不想别人对她女朋友留下不好的印象,便主动开口来调节突然沉默的气氛。

    “宁宁有些认生,原同学你不要介意。”

    原静静听到时芩话,连忙摆手,“没事的,我没有介意,是宁宁姐帮了我的,我给她道谢是应该的。”

    “宁宁姐也是你叫的。”

    宁宁都还没有对原静静的自来熟说些什么,陈立轩就已经开口了。

    当他说了这句话后,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四人都愣住了。

    时芩深深地看了一眼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的陈立轩,眉头微蹙,长手一捞便和宁宁十指紧扣在一起。

    陈立轩和原静静看到时芩的这个动作时,都觉得有些刺眼。

    “时学长你们?”

    时芩将他与宁宁十指紧扣的手走拿到两人眼前晃了晃,站着对原静静说:“我们是已经订过婚的男女朋友关系。”

    “是这样啊,难怪觉得时学长你们两人看起来那么配,原来已经订婚了,恭喜时学长你们了。”

    从刚才被陈立轩略带训斥的说了一句,又听说宁宁与时芩的关系后,原静静就没有勇气叫出宁宁姐这个称呼了,只能用“你们”来称呼时芩和宁宁两人。

    原静静看着两人紧紧扣在一起的手,觉得异常的扎心,她发现自己在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心情之下,她就已经失恋了。

    吞咽了几口泛着苦涩的口水,强忍着夺眶而出的泪水,对时芩说道:“时学长,我突然想起还有一些考题还没有看过,我就先回去了。”

    语毕,原静静也不管几个人是什么样的表情,跑着出了活动室。

    从刚才就一直走神的陈立轩看原静静突然走了,他也不好一个人待下来,看了看原静静离开的门口,他对时芩两人说:“我本来就是跟着原静静来的,她走了我也没有理由留下了。”

    宁宁见两人都走了,就用力甩开了时芩的手,转过身端着个手背对着他。

    时芩看了一眼自己被甩开的左手,忽然开心地笑了。

    “宁宁你因为我帮那个学妹说话,吃醋了?”

    “是,我就是吃醋了。从你们话里的意思听得处,你们两个不过才见过两次你就帮着她说话,你对小时候初次见面得我可不是这样的。”

    宁宁见时芩明白了她的意思,就又将身子转了时芩这边,一点都不矫情,直接承认了。

    而时芩最爱的就是宁宁这副坦诚耿直的样子,这样他也不需要去才她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所以他对宁宁也一直是坦诚相处。

    有什么矛盾,就直接摆到台面上来说,这样不仅让他们的矛盾得到解决,也让他们两人的感情越来越好了。

    “可是我也吃醋了,你知道吗?”

    宁宁腻了一眼时芩,“你吃什么醋,难道你要禁锢我的人身自由?让我说话不能对除了你之外的男生说?”

    时芩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我的宁宁特别容易招人喜爱,我想把你珍藏起来,免得叫有些人觊觎。”

    “你这话和我说的有什么区别?”

    宁宁皱着眉头,有点无语的看着时芩。

    “啊切……啊切……”

    沙发上传来的喷嚏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黄真见没法躲了,就自动从沙发上坐起来身子。

    “咳……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听你们谈话的,其实你们来这之前就来了这里,只是一直找不到出来的时机。”

    宁宁和时芩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私下撞见了,所以两人心情都还算比较平稳,对此没有多大的意见,何况黄真还说了是她先到达这里的。

    “我记得你是今年的新生代表安天瑞,最近是不是还加入了我们的美术部门?”

    黄真见宁宁问她,便乖乖地点头:“是的,会长。”

    “你的那张画稿我看过了,画的非常好。”

    “谢谢会长的称赞,以后的宣传工作我会继续加油的。”

    说到绘画,黄真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早知道她就以前好好学习了一下。

    这会儿不仅为了表现出她的诚意,还有就是化解刚才的听到他们说话时的尴尬,所以她又说大话了。

    黄真真想扇自己一耳光,让自己清醒一点,不过她也就想想,从来没有付出实践过。

    她只喜欢虐别人,不喜欢虐自己。

    宁宁看了几眼黄真,觉得和记忆中的那个人似乎有点区别,有些事情她需要确定。

    于是她转头对时芩说:“你先去教室里等我,我学生会还有一些事要处理。”

    “好的,没问题。安学弟是吗,我们一起走吧?别打扰了我家会长大人处理事情。”

    时芩本来就是专门送她过来的,所以他以为宁宁刚才的话是对黄真说的。

    “你走就行了,我和安天瑞还有事情要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