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他是女孩(十二)
    “有事聊?”

    黄真和时芩都满脸疑惑的看着宁宁。

    黄真这是第一次私下里和这位会长见面,她不知道她们两个人有什么好聊的。

    时芩此时的想法也和黄真差不多,但是他知道宁宁一向都是有主意的人,短暂的困惑之后,看了一眼已经坐下的宁宁,就笑着把空间留给了两人离开了。

    “去把门关上,锁着。”

    宁宁走到黄真刚才躺着的沙发上坐下,她的话,让站着的有点手足无措的黄真有点发懵。

    “关门?锁着?”

    一男一女单独相处,还要关门,虽然这个男的只是表面是男的,但这要是让有心人看到了不知道该怎么编排呢。

    特别是会长大人你的男朋友刚走啊!

    我们两个陌生人没有什么之间不能让人知道的吧?

    “嗯,关上并锁着。我相信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你现在是一定不想让别人知道的。”

    宁宁的眼神看起来非常认真,打动了黄真想入非非的心,让她不得不正视。

    黄真遵照宁宁说的,将门关上并锁上了。

    宁宁听到了能上锁那一刻时候,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她也就无所顾及了。

    她就大声地对黄真说:“重新活过来的感觉不错吧?”

    这个活动室的锁是那种偏老式又很精巧的锁,黄真捣鼓了一会儿才把门锁上。

    她的手刚从锁把上下来,还没有转身就听到了宁宁在背后说出类似于爆炸性的发言。

    “刚刚发现自己活了过来又回到过去有什么样想法吗?”

    黄真僵硬地转过身,试探性的说了一句,“会长你在说什么,是戏剧节上要用到的台词吗?”

    这所学校有一个传统的为期五天戏剧表演节,每个班级到那时都必须准备一个戏剧表演。

    当戏剧表演完毕之后,还会对其进行评选表彰,还会单独选出表演作为突出的两人,作为那一年的戏剧公主和戏剧王子。

    其中获得优秀表演的班级可以得到为期七天的出国游玩机会,戏剧公主和戏剧王子除了这些以外,还能有资格获得入驻学校名人馆的机会。

    这个名人馆可是经过上流社会的专门认证的,只要入驻过里面的人,都代表了你已经不是普通而言的优秀了。

    这是一个荣誉的象征。

    所以每年的戏剧节都是虽然还没有开始,但是每个班级陆陆续续就已经开始了准备工作。

    戏剧王子和戏剧公主不好获得,但是最佳戏剧还是可以拼一把的。

    虽然这里边的学生百分之九十的都是不缺钱的,对七天的出国游也不是多感兴趣,但是那种别人在学习你却在玩的那种很爽的感觉却不是任何时候都能体验到的。

    距离戏剧节还有两个月,黄真所在的班级也在开始写剧本了,所以黄真以戏剧节为探石路听起来就比较自然。

    宁宁站起身,转头看向已经走到她侧旁的黄真。

    黄真给宁宁那双仿佛能将人看透的眼睛看的后背直冒冷汗,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让她有压迫感的视线。

    “实话告诉你吧,我也是重生的。”

    重生?

    虽然大概猜到宁宁会这么说,但黄真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1748,你给我出来,告诉我为什么我就一个小透明的快穿工作人员,怎么就能老是能遇到一些什么穿越到异世或者重生的,这年头的小说都是这么玩的吗?”

    前边就觉得了,她这是个都还没有完成十个的任务中,有一半以上的任务里的有人是穿越或者重生的,搞的好像烂大街的青菜叶子一样,到处都是。

    【宿主,就允许你能穿越着玩,还不允许别人有机会改变自己的人生?宿主你这样会没有朋友的。】

    都死过的人还能有什么朋友。

    “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想说你不觉得我在任务里遇到这种类型的人太过频繁了吗?”

    【这能有什么办法,宿主觉得这是你的烦恼的话,你就只能自认倒霉了,这些任务都是随机抽选的。】

    这系统真是越来越不会说话了,黄真觉得与它的每次谈话都会让她感觉心累。

    宁宁看安天瑞发神地看着她,还以为他是被她的话惊到了。

    她轻轻地咳了一声,妄图召回还在与1748瞎扯的黄真。

    但是这并没有让黄真反应过来,宁宁只好又咳了一声,黄真仍旧没有理她。

    见此,宁宁只好改变策略。

    她一把上前捏住黄真的鼻子,等了都快两分钟了,黄真的耳朵都开始泛红了,脸部也早就因为缺氧变得通红,可黄真还是没有反应。

    这下宁宁总算明白了黄真这是故意的。

    她狠狠地踩了黄真一脚,钻肉入骨的痛感让黄真不在装缩头乌龟。

    赶忙双手抱着痛脚,单脚跳到沙发上坐着,也不顾什么绅不绅士,礼不礼貌的,脱下鞋查看自己的伤情。

    黄真不想回答宁宁的问题,在祈愿者的记忆中,虽然祈愿者认识这个会长,但是两人没有一点交集,黄真不明白宁宁跟他说出这些事情有什么目的。

    其实在宁宁咳嗽第一声的时候,黄真就听到了,就是因为前边的考虑她没有停止和系统的互怼。

    “你不愿意回答我的话,是不是在害怕我把你的事情被传了出去?”

    黄真边揉痛脚,边抬头看着低头俯视她的宁宁,咬牙切齿地说:“会长,你就这么暴力,时学长知道吗?”

    宁宁听黄真总算开口了,心中松了一口气,本来她还只是猜测,心里有点悬吊吊的。

    这下黄真虽然说的是其他的事,相反的让宁宁认为黄真这是承认了,她也放下了心。

    宁宁坐回了沙发,对黄真笑的非常绚烂,“他知不知道不是你用思考的事,现在我这里有一个合作你可以思考一下。”

    黄真困惑地看着笑盈盈地宁宁,不知道她要干什么,此刻的她有点明白以前她向别人寻求合作时,别人心里那种防备又好奇的心情了。

    “我要说的这个合作对你没有一点坏处,你大可不必用戒备的眼神看着我。”

    嗯……这话怎么这么那么耳熟,这不是以前她用来诓别人用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