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他是女孩(十八)
    黄真对这个学校并不了解,之前也顾着排练,没有事先调查过,进了学校走了十几分钟以后,她就发现自己迷路了。

    她记得明明是按照路牌走的,可是现在这里那儿,没有标牌,也没有人。

    黄真为了不暴露自己男人的身份,一路上就没有问过人。

    她看着墙上杂乱的爬山虎,灰白的墙上还有涂鸦过的痕迹,地上扎堆的烂树叶,脱落墙皮的建筑看起来年代也有些久远了,忽然黄真发现不远处的灌木丛里有一条若隐若现的小道。

    静谧的环境,神秘的小路这个激起了黄真的好奇心。

    让她暂时抛弃了来这里的目的,只想看看小路深处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周围一切都是静悄悄地,让黄真落地的脚步都受到了影响,变得小心翼翼地,生怕稍微大一点的声音就打破这一片地区的宁静。

    黄真揣着有些忐忑的心,缓缓地向小路深处走去。

    越往深处走黄真越能感受到这个地方的安静,树木开始变的高大浓密,树木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紧凑,俨然就是一道厚厚的深绿的树墙。

    黄真又往里边走了几步,恍惚间她好像听到了重重地喘息声。

    这让她的好奇心更重了,不禁加快了顺着小路走进去的步伐。

    黄真越往里走,那个喘息声就听的愈加的清晰,而喘息声也似乎也不是一个人发出来了。

    其中一道喘息声要重一点,另一道要轻一点听起来有点闷,像是在忍受什么。

    突然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紧随其后的像是在发泄的男声。

    听到这里黄真还能有什么不明白了,她这是走到人家野鸳鸯的约会场地上了。

    她对这种伤眼睛的场景可没有什么兴趣。

    正当黄真想转身原路返回退出去的时候,她听到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让她的身形一怔。

    黄真有点好奇那个人怎么会出现在,冒着被发现的危险,黄真又向前走了几步。

    黄真有点庆幸她身上的衣服是深色系的,浓厚的树丛刚好能够挡住她的身影。

    她借着上下错落不断的树叶缝隙,看到了两具赤果果的交缠在一起的肉体,他们身下还有男女见肤色的差异,让黄真下意识地就往她想确认的人身上看。

    树木浓密有可以遮挡黄真这个好处,相对的也会有不好得地方,比如蚊虫很多,比如视线会变得有点模糊。

    黄真看了好一会儿,她都还没有看清人到底长什么样,可身体上带来的瘙痒感,让她感觉身上已经被咬了不下二十个包,可是她一点都不敢动。

    她这会又作死了一次。

    又过了一会儿,那对缠绕在一起的男女换了一个女上男下的姿势,黄真这才看清楚了人的长相。

    在只听见女子的声音的时候黄真可以当做自己是听岔了,这回看清了她的长相让黄真不得不相信她看到的事实。

    看着还在男人身上律动的宁宁,黄真再次觉得自己眼睛都快瞎了。

    高中里边已经不够这对情侣玩了吗?

    所以要特地大老远跑到这个大学里,找个树多人静的地方,一边喂蚊子,一边做那事。

    额……

    有点不对,时芩的身材好像没有这个男人好,肤色也要比这个男的白一些。

    意识到这点黄真这才正眼看躺在地上的男子。

    男子的长相和时芩有点像,这也是黄真晃眼一看没有多留心的原因。

    黄真想起时芩有个哥哥好像就是考的这个大学,不会就是这个人吧。

    是不是时芩的哥哥很好认,他左眼的眼尾处有一颗红色的桃花痣,这是他的标志。

    因为这颗代表桃花痣,不知有多少圈子姑娘败在他的西装裤下。

    这位主可是圈子里出了名的风流人物,从高中开始换女朋友的速度就和他换一件衣服的时间差不多,不然仅凭一颗桃花痣就让祈愿者记住他,依祈愿者的性格是不可能的。

    因为视线不好,黄真盯着男子的脸看了好一会儿,他们都又换了一个姿势,她才看到了他看到了脸上那颗标志性的痣。

    确定了人以后,黄真此刻不止觉得辣眼睛了,还觉得有点毁三观。

    这到底是哥哥背着弟弟上了弟弟的女人,还是宁宁主动的分别的与两人勾搭在一起,最后准备再来一场说走就走的三人行?

    不管是那种可能,最后的结论都是宁宁脚踏两只船。

    按照宁宁的说法重生前的她对陈立轩可谓是爱的死去活来,重生后也还记得要找原静静报仇,怎么就突然和时家两兄弟两个人同时纠缠在一起了。

    剧情变得

    宁宁这个女人肯定没有和她说真话,这个女人的心机阴沉,城府颇深,手段了得。

    虽然黄真早已经决定了不会答应她的合作,到为了防止这个女人之后对她动手脚。黄真掏出手机,关掉手机的快门声和打光灯,调好焦距,对着两具肉团子就是一顿咔咔地狂拍。

    拍完黄真觉得还不够,又打开录像功能,一直录到了两个人完事,穿上衣服离开,黄真才关闭了录像。

    黄真心满意足地看了看手中的手机,内存大就是好,用最好的画质录了二十多分钟也没见中间垮过。

    确定两个人真的都走远了,黄真才从树丛里走出来。

    刚走出树丛的后,空气里还留着淡淡的萎靡的味道。

    黄真还没有来得及数身上有几个包,忽地觉得她的下身绷得厉害,还有一点那种肿胀的痛感。

    黄真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低头看向她那个不可描述的地方,一个简易的小帐篷已经搭起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她可一个直的不能在直的直女啊!

    黄真可以确定刚才只是一心一意地录像,对时芩他哥没有半点想法,在她眼中那就只是证据而已啊!

    她是什么后变成这样的?

    对!好像是闻了那两个完事后留下的味道造成的。

    黄真又想起上次与宁宁单独相处时,心跳不受控制地跳动,还有想去抚摸她的身体那种冲动。

    黄真看着身下的情况,一定!一定和那个女人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