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他是女孩(二十一)
    胡天和梁恩没想到黄真连这一层也想到了,对她防备心也越来越强。

    黄真看着面前两个一言不发的男生,将电脑拿回身前,打开了桌面上的另一个ppt,递到他们面前。

    看到黄真递过来的电脑,两人瞬间就被ppt的标题名吸引了,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这回不用黄真,他们自己就主动往下点了下去。

    见两人神色认真,已经完全看进去了,黄真悠闲的喝起了刚才点的咖啡。

    胡天和梁恩看完这个游戏策划里所写的东西,只觉得热血沸腾,这样的游戏方案是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了,他们本以为自己的想到那个游戏已经很好了,可是与这个仅仅还是策划阶段的这款游戏来说只能是小巫见大巫了,但是这份游戏策划里所描述的前卫理念和他们的一些想法也有一些相近的地方,甚至来说是完善了他们的想法。

    两人看到这份游戏策划就像是看到一个宝库一样。

    黄真其实对游戏并不是十分了解,只能说是玩过一些,然后结合一些有名的网游小说中对游戏的描述和实际的人为心里所写的这个策划案,她还担心这两个在这方面专业的人看什么问题来。

    不过当她看到了两个人眼中的兴奋激动时,浅浅一笑,明白自己的目的应该达成一半了。

    她趁两个人还在回味,又夺回了电脑。

    真的是夺回,这两个人在看了她的策划案后,真的就是抱着不松。

    随后又ppt调到了之前那个,然后点了下一页,递给胡天两人。

    “这是我做的游戏策划,我找你们的目的就是希望你们不管多大代价也要把它做出来,只要你们把它做出来成功让它面市了,我可以答应给你们足够的资金研发你们自己的游戏。”

    黄真其实是想说这个策划案是她无意间看到的,并非她自己所写,她有多少本事她自己是知道的,她觉得她担不起这个游戏创作发展里程碑式的人物的。

    胡天现在脑子一片空白了,前面是先进的游戏策划的刺激,后面又是可以制作自己的游戏这个天大的馅饼,顿时把他砸的晕乎乎的。

    只能用求助的眼神看着梁恩。

    梁恩也像是被馅饼砸中了,这么令人热血沸腾的游戏是要他们来研发的,他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不过他好歹还尚存了几分理智。

    “黄小姐就这么直接把策划案给我们看了,就不怕我们跳过你自己把这个游戏做出来买给别人吗?”

    这个问题是黄真之前没有考虑到漏掉的,所以她只有拿过电脑,删除原有的字迹,将心中所想打上去。

    “这个我完全放心,在来见你们之前我已经给我的这个游戏申请了游戏著作权了,你们只要不怕侵权赔钱,我就可以告到你们倾家荡产。”

    游戏著作权是黄真临时想到的,申请这个东西是需要很多资料和程序的,黄真就是看这个社会对知识产权的不注重专门来欺负这两个初来乍到的人。

    果然听到著作权那两人明显一愣,大概是没想起还有这个东西存在。

    黄真怕倾家荡产这句话把两小孩吓到了,又换了个婉约了一点说法:“就算你们有心想做,这个游戏开发应该对设备要求很高,依你们现在的条件恐怕做不来吧。”

    黄真这个自认为委婉的说法,却是重重的在两人胸口插上了一刀,即使她说的是事实。

    “我是带着诚意来的,如果你们愿意相信我,我也会给予你们无条件的信任,我可以先预支和你们一个月每个人一万块的工资。”

    黄真本来是想带着合约来的,这样给对方的安全感会更高,但是祈愿者还是未成年,合约签了不仅没有效,还有欺诈的嫌疑。

    黄真可不能给祈愿者背上这个不好的名声。

    幸得这短短的相处,还有贴吧里别人对他们两人只言片语的描述,黄真一向精准的直觉告诉她,这两个人是值得信任不会令她失望的。

    不过他们要是敢卷款和带着她的创意逃走,黄真有的是好果子给他们吃。

    不知是游戏开发的诱惑还是摆在他们两人眼前的一沓钱让两人动心,两个饱含激动的青年就这样决定了他们光明前途的第一步。

    当他们在社会上闯荡了不知多少年岁,生活学历也丰富了不知多少。

    每当回忆起他们此时仅靠着一腔热血,就被小他们六七岁的老大哄的团团转的时光,就会问一遍自己怎么当时就从了一个打扮这么古怪的人。

    但是他们却一点都不曾后悔,是他的出现让他们的才华不至于被淹没;因为他的出现,除了担心开发游戏时会出现什么问题,其他任何事情他们都不需要操心;因为他的出现,他们才可以心无旁骛地做出真正属于自己的游戏。

    黄真走的时候,给他们了一个自己的联系方式,把桌上所有的钱都就给他们,让他们先把自己安顿好,再替她找几个组织开发的成员后再联系她。

    游戏开发是个长久的过程,特别是黄真提出的游戏理念先进不少,是前人花了不知多少时间才得以面试的,开发起来困难重重,随便弄弄花上好几年,黄真也不会觉得惊讶。

    所以她还得找其他的赚钱的方式。

    ……

    夜晚,安父书房门口。

    “进来。”

    安父听到门口传来的敲门声,继续在处理他的文件,没有抬头,他以为是安母安排人给他熬的汤有端来了。

    久久没听到门再次关闭的声音,安父依旧没有抬头,而是用指了指书桌前边的小桌子。

    “把汤放到这上边就行了。”

    “爸,是我。”

    听到儿子的声音,安父才觉察到不一样,抬头便看到黄真早已站在他的书桌前边了。

    安父与儿子平时的沟通很少,最多也就问问儿子的学习之类的,大多时候安父都是从安母那里知道儿子的事。

    安父放下中的笔,“有什么事?”

    “我听说最近我们集团要和美一集团旗下的化妆品公司合作?”

    :

    :